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破1324萬 加州逾120萬例

封面故事/新冠疫苗如何運送?物流界世紀大挑戰

獨輪小推車

一九七八年初,我從甘肅調到香河縣醫院工作,第一次在街上見到一種有兩個把手的、大多由男人推的獨輪車,特別是在趕集日,有的載滿貨物,有的在車上或兩側綁著活豬、活羊,還有的車上坐著老人或孩童;有時還見有人用一隻手推著小車,四平八穩地前行。

後來,我有機會用空車親身體驗一番,方知要保持小推車的平衡並非易事。至於小車的名字,我請教過五位朋友,得到四個答案,本文就叫它獨輪小推車吧。我家曾發生一件刻骨銘心的事與其有關,所以獨輪小推車給我留下極其深刻的記憶。

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淩晨,唐山發生了七點八級大地震,破壞力波及到一百三十公里以外的香河縣,醫院職工宿舍的屋頂也有損壞,受損的宿舍經過簡單的修整成了棚屋,我剛到縣醫院時就住進了這樣的棚屋。

因為在棚屋裡生活有諸多不便,不久我租了附近的農民房。另起爐灶比想像的要難得多,遇到的第一個難題是,當年很多生活必須品還是計畫供應,因為我是集體戶口,生活必須品沒有個人指標。

有朋友見我遇到困難,設法為我搞到了購買燃煤的一次性批條,那時已從煤球進入蜂窩煤時代,我可以買到上百塊兒蜂窩煤。一天正趕上妻子休息在家,我利用中午時間到煤廠辦完購煤手續,請送煤工把煤運到家。按規定,送煤工負責把煤送到院門外,從院門外搬到自家的住室需要自己動手。我囑咐妻子等我回來再搬運,說完匆匆趕去上班,沒想到妻子和孩子自告奮勇承攬下搬運任務;意外的是,在搬運過程中孩子不小心弄碎了十幾塊煤。

妻子見了,很不高興地責怪孩子說:「你知道這煤來的多不容易嗎,做事太粗心了!」熱心腸的房東大姐知道了這件事,從屋裡拿出一個提筐安慰妻子說:「大妹子不用著急,用碎煤可以到煤廠換整塊兒的。」

房東大姐一邊說一邊幫著把碎煤收拾好裝在筐裡,又從院子一個角落推過來一輛小獨輪車對妻子說:「咱這兒離煤廠得有二里路,把煤筐放在車上推著走可以省好大勁呢!」

謝過了房東大姐,妻子小心翼翼地推起小車與孩子一起上了路。就在母子倆說說笑笑在路邊行走途中,一輛馬車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妻子心裡一緊張,小推車和煤筐一起翻倒在地上。母子倆趕緊重新收拾,把碎煤裝好,擦去額頭上的汗互相對視了一下,見雙方臉上一道道煤灰,然後笑著繼續趕往煤廠。

順利地換好了煤塊兒,母子倆從煤廠高高興興安全地回到家,就在進院門時,妻子沒拿捏好推車的勁兒,小推車剛一拐彎兒就和煤筐再次翻倒在地上。妻子扭了腰,面對地上的碎煤塊兒流下了傷心委屈的眼淚。

房東 地震

上一則

遲來的南瓜

下一則

人淡如菊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