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傳拜登團隊與軍情機構交接受阻 國防部否認

放空特斯拉下場?賠的錢超過美國航空業總虧損

《老照片說故事》六十七年前的愛妻照片

作者愛妻攝於六十七年前的照片。
作者愛妻攝於六十七年前的照片。

這是我妻子於六十七年前、結婚才一個多月時拍的照片。

一九五三年七月,我與浙西淳安縣城一位幼兒教師結為連理。九月我去上海一高校學習,不久,新婚妻子把剛拍的一張底片寄給我,要我在上海照相館洗;因為上海照相館水平高,又可以把照片著色,那年代還沒有彩色膠卷。照片洗出來後,我拿給同宿舍的五個同學看,他們看後大為稱讚,說我愛人美如電影明星。我聽了內心也是美滋滋的,有誰不喜歡別人誇自己的老婆漂亮呢!

半年後,校團委任命我為年級團支部書記,因為當時團中央第一書記胡耀邦說,高校團支書必須學習好,否則起不了帶頭作用。我同班同學C某,出身貧農,為人忠厚老實,是第一學期年級團支書,但他學習感到吃力,所以第二學期就把他換了,委任我當團支書。

不久,黨支部在爭取入黨的積極分子會議上宣布,我排名第一。我是班上籃球隊員,一百米短跑成績十二秒。當時躊躇滿志,以天之驕子自居,對前途充滿信心和期待,也被一些同學看好甚至羨慕。臨畢業時,有好幾位女生給我拋來繡球,她們雖然學歷高,家在大城市,家境也較富裕;我妻子出身貧寒,家在浙西農村,學歷低。可她不僅形象姣好,且心地純潔,善良天真,我真心愛她,因而不為拋來的繡球所動。

正是由於這樣的抉擇,我在一九五七年整風反右政治運動中,被劃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右派分子,幾遭滅頂之災時,才二十二歲的年輕妻子與我不離不棄,相濡以沫,一直陪伴著我。有人動員她和我畫清界限,實質是叫她和我分手;但她毫不動搖,直至被迫和我一起退職,回老家浙西農村當農民,受盡屈辱。

為了生計,她把兩個幼兒分別由姥姥、姨媽帶養,自個兒跑到遠在他鄉的高山上當民辦教師,又到煤礦區修鐵路。風霜刀劍二十年,無怨無悔,始終與我心連心,最後終於迎來了明媚的春天,恢復了做人的尊嚴。

十年前我們夫婦移居來美,住在一老年公寓,安度晚年。豈知今年新冠肺炎突然爆發,我倆平均年齡已八十七歲,是高危人群,不敢出門。我因有慢阻肺病且腰椎受傷,做飯、打掃等家務事全由老伴包了。我真心疼她,對她說:「難為妳了。」她說:「只要你身體好,我做牛做馬都願意。」

我有時跟她說:「妳嫁給我,這一輩子受的委屈苦難太多,我常感內疚。」她說:「我願意。如有下輩子,還要和你做夫妻。」

近年來,親朋好友先後離世,不禁淒然,也難免談起我們的身後事。我對她說,我年齡比她大,疾病又多,可能先走。我向她建議,我走後,她應到一個新環境生活,以免在舊宅觸景生情。她聽後說:「你走了,我也不想活了。」

八年前,我曾向她隱瞞我罹癌之事,近日才告訴她痊癒了。思前想後,我們只能互相開導,生老病死是自然法則,要坦然處之。由於互相鼓勵,在抵達人生旅程終點前,我與老伴歡樂多於憂鬱,我們常常翻閱相冊,我每次最愛看的就是這張六十七年前拍攝的、愛妻的照片。

電影 新冠肺炎

上一則

十月南瓜情

下一則

孩子變成另外一個人?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