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疫情未歇 確診數破2500萬大關

川普欲組新黨?共和黨顧問:他仍試圖建立自己派系

《老照片說故事》窯洞

作者七○年代初下鄉農村,在居住的窯洞前留影。
作者七○年代初下鄉農村,在居住的窯洞前留影。

這張老照片是七○年代初我們下鄉農村時,在住的窯洞前拍的。窯洞是陝北農村裡的民間住宅。在黃土坡上劈開垂直的崖面,向裡掏兩人高的土洞。在窯洞內刨出火炕、爐灶及煙道;在炕上鋪上石板炕席,灶上安鍋,在窯洞口安上木門木窗,一個新窯洞就建成了。建窯洞,只需木門窗、石板炕席的費用,經濟實惠而且冬暖夏涼。

當年陜北貧窮落後,村民們大多數都住在土窯洞裡,只有稍微富裕些人家有石窯。

陝北的夏天驕陽似火,酷熱難忍。頂著烈日幹完農活,我們回到窯洞裡,一股清爽的涼氣擁抱著汗透而疲勞的身體;再從缸裡舀一瓢涼水,仰頭從乾渴得冒煙的喉嚨裡灌下,身上立即有一種舒服又痛快的感覺。炎熱的夏天在窯洞裡睡覺清涼而安靜,比起空調房並不遜色。

陝北的冬天大雪皚皚,寒風呼嘯。走進窯洞,一股暖氣撲面而來。在爐灶裡生把火,爬上熱乎乎的炕頭,我們凍僵的身子感到溫暖又舒坦。天冷的時候,我們都是在窯洞炕頭的爐灶做飯,做飯的煙和熱氣經過火炕石板下的煙道排出,做飯又取暖,兩相兼顧。

窯洞裡的土炕,熱烘烘暖乎乎的,睡在上面舒服解乏。幹一天活下來,睡在熱炕上舒坦極了。據說雙層窗戶紙可以保暖,我們就用報紙貼了雙層窗戶紙,心裡感覺暖和一點。為了從窯洞裡看到外面的天氣,我們特意在窗戶上掏了洞,照片上隱隱可見那個洞。

早上,我經常捅醒睡在窗口的同伴,讓他通過洞看看外邊天氣,心裡盼著下雨,就不用下地幹活,我們可以繼續蒙頭大睡。

由於山村缺水,飲水要到幾里深的溝裡去取,而且只夠做飯和飲水。我們無法刷牙洗臉,更談不上洗澡、洗衣服了。住的窯洞深處是衣服堆,身上的衣服實在太髒,就到衣服堆裡翻,找件相比乾淨些的衣服換上。

當年,村民相當貧窮、衣服破舊,冬閒時只好縮在熱炕上避寒。有的人家只能合蓋僅有的一床被子。有一家有八個孩子,每晚睡覺時,孩子們在炕上一排躺好,父母拉著唯一的被子從炕的一頭拉到另一頭給他們蓋上。

窯洞既是土洞,就可能會塌。所以建新窯洞時要憑經驗選好地點,如果壁上出現裂縫,就要嚴密監視裂縫變化,發現不妙及時搬出。陜北不時有窯洞塌了造成死傷發生。

時光似箭,歲月如梭,一晃就是幾十年,小山村發生了巨變,泉水入了戶,電燈閃閃亮,柏油公路修到了村裡。陜北退耕還林,田野裡到處種著蘋果樹和經濟樹林,村民的窯洞裡有了電冰箱、電視機,有的人還用平板電腦開了賣蘋果的網店。

幾年前,我們又回到那個小山村,照片上的土窯洞已經塌了,老鄉們都住上了明亮寬敞的石窯。那個我們住了多年的破舊土窯洞留在老照片上,留在了我們的記憶裡。

蘋果

上一則

進口與出口

下一則

洛杉磯周家「美術館」豪宅 6500萬求售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