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曾拒華童念公校 金山詹姆斯·登曼中學要改名

華裔打第2劑疫苗嚴重腹瀉「馬桶上過1天」

《老照片說故事》母親的旗袍

以前母親(左一)和她的友人們常穿旗袍。
以前母親(左一)和她的友人們常穿旗袍。

記不清母親已多少年沒有穿旗袍了。小時候的母親,鎮日穿著旗袍。五、六○年代,台灣的外省已婚婦女普遍以旗袍為日常服,但她們不是「花樣年華」裡的張曼玉,天天變換旗袍花色,婀娜多姿悠閒地走在街頭。

現實生活裡的旗袍族,很多肩上都負擔著沉重家務,必須在炎熱潮濕的漫長夏日裡,從早到晚為家人張羅三餐,去擁擠腥臭的市場買魚肉、搧熱煤球蒸飯炒菜、洗衣打掃、深夜還要為子女縫縫補補……,做這麼多的家事,都是穿著旗袍進行,光是那掐著脖子般的高領就夠受罪的了,實在令人佩服台灣五、六○年代的旗袍族家庭主婦。

家母以前雖雇用幫傭洗衣打掃,仍穿著布旗袍處理無盡的家事。記憶中母親最美的旗袍,都是出客時穿的。一件是翡翠色的鏤空紗旗袍,前胸一小片沒有襯裡,隱約露出喬琪紗下的白皙膚色。身材保持良好的母親穿上它,踩著尖頭細高跟鞋,頭髮是美髮院下午才打理出來,噴上髮膠固定的明星式髮型,臉上畫著淡淡的妝,挽著爸爸的臂彎出門參加飯局,真把我看呆了,幻想自己將來有一天也能穿上那件好看的喬琪紗旗袍。

母親還有一件五色如雲的旗袍,像黃昏天上的斑斕華彩。她的長袖旗袍是為溼寒的冬季準備,印象最深的有兩件:一件棗紅色的絲棉、一件乳黃色的布絨,上面都布滿碎花,風韻高雅帶著嬌俏。

不知從何時開始,母親和她的女友們都放棄了旗袍改穿洋裝,先是做家事時改穿舒服的洋裝,到後來出客也不穿旗袍了。時裝風潮改變,加上成衣業發達,滿街都是誘人的洋裝,靠裁縫量身訂製的旗袍逐漸式微。母親穿的洋裝也是她精心挑置的,可沒有一件在我心中留下印記。最近三十年,她的衣櫃裡全是襯衫、毛衣、長褲、外套。早年穿的旗袍帶了幾件來美國,後來都在清理雜物時丟棄了,沒有一件留了下來。

可母親那些漂亮旗袍的印象,在我心中根植發芽,讓我成了一名旗袍狂,甚至唐裝狂。每次回台灣、遊大陸,我都留意服裝店裡可有典雅的旗袍和中式上衣、外套,幾年來衣櫥內累積了不少復古衣著。光是旗袍,就有長有短,有傳統有改良,布料則包括絲、緞、絲絨、香雲紗、人造絲和棉布;有正式場合穿著的,也有適合與朋友聚會時的日常款式。自己覺得穿上旗袍,硬是有一種洋裝無法烘托的典雅氣質。旗袍,真是最適合中國女性的服裝。

奇怪的是,母親每次看到我穿旗袍,都流露不以為然的神情,覺得我在穿老骨董,開時代倒車。她似乎對當年穿過的那些旗袍一無眷戀,殊不知它們在我心底,永遠色彩明秀,款式清雅。

台灣 美國 張曼玉

下一則

與鳥為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