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貿易戰不會停!專家:拜登將聯手盟國 續對中國施壓

美宣布加購2億劑疫苗 夏末秋初供應3億人完成接種

釣蟛蜞

小時候的快樂時光,現在想來真是簡單得不能再簡單了。比如當年到河涌邊去釣蟛蜞的經歷,就是一件雖然簡單卻很快樂的事。

這段樂事是我在小學時期的一段經歷。當年我們居住在廣州城內,叔父在市農機公司下屬一個近番禺農村的集體農場工作。到了暑假,因父母要在城裡每天上下班,我們無學可上,他們擔心我無人看管;而叔父所在的農場地處城市邊緣的郊區,那裡沒有來往的車輛,只有農田及農場所養的魚、鴨、牛以及所種植的水果等農作物。

父母便將我安排到叔父的農場,一來環境安全,二來可以讓我接觸瞭解農村、農事,有益於我拓寬視野,也可能是父母曾在農村生活過,也希望我不要忘本。農場裡的一切對我來說都十分新鮮,尤其是整齊農田間用於灌溉的河溝中,出現的大大小小的蟛蜞了。河溝隨著珠江潮水的漲退而豐枯,蟛蜞則隨江水的漲退進出洞穴,水退時覓食散步。

為觀察蟛蜞的行動及潮水的漲退現象,我常常會一個人在河溝邊待上半天。我會想,從哪裡來那麼多的水呢?否則我眼前小溝溝裡的水,怎麼會幾次波濤就淹沒了那個蟛蜞進出的小洞洞了呢?那隻蟛蜞在裡頭不會透不過氣來吧?

我所喜歡的蟛蜞是中國沿海及珠江三角洲水鄉桑基魚塘環境中,一種淡鹹水產小型蟹類。所謂蟛蜞真的就如棋子般大小,形似小螃蟹,喜食腐植質,主要吃河裡的微生物、紫泥以及小貝殼,也用螯足鉗斷稻葉吸取液汁。

牠們鑽洞能力很強,行走速度快,主要穴居於江河口岸灘、溝渠等處的洞穴中,或靠近大海的灘塗溼地。

蟛蜞的行動靈活,常在洞口東張西望,一有什麼動靜即迅速躲進洞內。特別有趣的是,平時牠還會在身體上部冒出小泡泡,在我們這些城市生長、剛接觸大自然的孩子心中簡直可愛至極。

因為可愛自然想擁有把玩,怎麼才能抓到牠們呢?用手是抓不住的,牠靈活而機警,我們尚未伸手牠已逃進洞中了,牠還有一對鉗子,我們還擔心被鉗住手呢。於是我們想到了釣蟛蜞。

釣蟛蜞並不複雜,用一條鐵桿或其他什麼硬物,在田埂邊溼潤的泥土上淺淺地挖幾下,就會挖出幾條蚯蚓作為釣蟛蜞的誘餌,再扯上一根魚絲及一支竹桿,備一個裝釣到蟛蜞的瓶子,就可以出發了。

隨便來到一條有水草的小涌邊,都可以看到小蟛蜞在洞穴口探頭探腦,或在水邊休閒覓食。我會選擇一段有個頭大一點的蟛蜞的溝邊,很小心儘量不驚動牠,然後輕輕放桿垂釣。

剛下釣時,蟛蜞往往驚恐地躲進洞中,但過不了多久,就會又跑出來。常常是這樣:我小心地垂釣,一次次將誘餌在牠面前提起又放下,目的是讓牠覺得安全同時又有美食,而蟛蜞則小心,欲吃釣餌卻又不敢咬餌,彼此進退多次。最後牠還是忍不住咬上釣餌。大概是咬上誘餌時捨不得放棄到口的美食,一旦咬上牠就不會鬆口,這時我會果斷提釣並將目標放進預備好的玻璃瓶中。

釣到蟛蜞並不是樂趣的結束,而是第二階段樂事的開始。我與同齡小夥伴對釣獲的戰利品一般有兩種處理方法,一是用一條縫衣服的線綁住蟛蜞的某個部分,然後牽著讓牠跑卻又可以控制牠;如果牠企圖鑽進床底,就把牠拉出來,看牠橫著豎著移動,看牠怎樣吐泡泡,就是我的一種樂趣。

第二種處理就是做飯時交給嬸嬸,把其放進油鍋裡炸來吃,變成美食。炸的過程也很有趣,下鍋瞬間蟛蜞就便變得通紅了,如喝醉了酒。

其實我內心是不忍將其炸來吃的。但大人告訴我,說這種小動物對農作物有傷害作用,比如牠會用鉗掐斷水稻的葉莖,吸其莖汁,影響作物收成。

有了這個解釋,吃牠時似乎心安理得一點了。

時間過去幾十年了,不久前曾想尋找釣蟛蜞舊地,打開地圖發現一切都變了,當年那個地方早成高樓林立的住宅小區,或被連排的廠房樓房取代了,直接到舊地,偶見殘存的一兩條河溝,也少有蟛蜞的足跡了。

中國

下一則

文壇秘戀曝光!《彼得潘》作者寫信告白《金銀島》作者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