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逾2482萬確診 伊州逼近110萬例

中國核酸檢測增「肛拭子」採樣 網:記得換棉籤!

我的長跑故事

我今年已八十六周歲,身體還可以,夏天還能游泳,有時也能寫點文章。不少朋友認為與我年輕時堅持長跑鍛鍊有一定的關係,我也有同感。

上世紀五○年代初,毛主席向青年提出「健康第一,學習第二」的要求,以後又發出「三好」號召,要求青年做到「身體好、學習好、工作好」。那時我還是一個中學生,在學校和老師的鼓動下響應號召,積極參加體育鍛鍊。我每天都要在學校三百公尺的跑道上跑上十幾圈,運動成績不斷提高,參加全市學生運動會曾獲得三千公尺第二名。

有些人說運動員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但我卻不是這樣,我根據「三好」號召嚴格要求自己。我中師畢業分配時,由於學習成績優秀,表現較好,被分配為中學教師。當時同屆畢業的同學有一百零八名,只有八位成績較好的同學分配做中學教師,我是其中之一。

一九五三年我被分配到縣裡一所中學教書,教師工作比學生學習忙多了,我主教語文,但當學校缺少其他科目的教師時,我常常自告奮勇頂上去。因為我只是中師畢業,無所謂專業,所以學校缺某科教師,只要我能教,我就毫不推辭。

如第一年,學校缺物理教師,我就兼教初三物理課;一年後,學校缺少化學教師,我又兼任初三化學課。這樣文理兼課,備課很花時間,課後還要批作業,另外擔任班主任也要花不少時間。除此以外,我還要參加函授學習,因此每天都要弄到晚上十一、二時才睡覺。

儘管如此,我仍堅持清早鍛鍊,常到校外公路上去跑,日子一長,有人誇張地說:「王老師天天去浙江跑一個來回。」

那時我年年參加運動會,直到一九五八年我下放農村勞動鍛鍊,從此再也沒有參加過運動會。雖然不參加比賽,但是長跑仍然堅持。長跑使我身體強健,再苦再重的活我也經受得起,如在農村勞動鍛鍊期間,正逢「雙搶」(那時種雙季稻,前季稻搶收,後季稻搶種,謂之雙搶),天氣炎熱,勞動強度大、時間長,我照樣和農民一樣,扛過來了。

長跑鍛鍊還使我得到了更大的意外收穫。一九五六年參加工作才三年,我還只有二十二歲,就和當時縣裡的幾個知名教師一起被評為江蘇省優秀教師。我那時實際上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楞頭青,是從外地分配來的,人生地不熟,沒有人脈、沒有背景,又不會吹牛拍馬、巴結領導。照現在有些人看來,像我這種不會搞關係、不接近領導、又不活絡的人,領導怎麼可能想到我,把我評為優秀教師?

後來,我才慢慢了解到,我是作為青年教師的典型評上的。因為我響應毛主席的「三好」號召,做得比較突出,因而被評為江蘇省優秀教師。

現在,我已年至耄耋,再也跑不動了。回首過去,也許在那無盡的跑道上留下的一滴滴汗水,一串串腳印,還值得回味和詠嘆。

游泳

下一則

黑漆漆「靈魂閱讀」 高雄無關書店登CNN旅遊版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