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李蘇妮奪金圓夢 曾買不起平衡木 父親手為她造一個

「病毒載量一樣多」接種疫苗者 恐參與Delta變種傳播

人生驚夢(上)

作者(前排右一)一九七○年在農村出工。
作者(前排右一)一九七○年在農村出工。

每年總會有幾回,按「政策規定」,我又得回那個「插隊」的村子去。每逢此刻,心頭頓生無盡之恐懼,被驚慌襲擊刺激得渾身顫慄,忽地睜大眼睛。暗夜時分,我多少次總是從惡夢裡驚醒。

一九六九年末,創造文化大革命的「偉大領袖」又心血來潮,又發出一個新「最高指示」:「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於是,全國上下雷厲風行堅決執行「無產階級司令部」的「英明決策」,數百萬「停課鬧革命」兩年多的在校中學生,頓時被強行規定「上山下鄉插隊落戶」當了「知青」。

文革一來,我帶上紅衛兵袖章沒兩天,就因為一九二九年加入中共東北地下黨的父親,曾經在哈爾濱遭日本憲兵隊逮捕入獄八年的「歷史問題」,成為「黑幫子女」,被學校的紅衛兵組織開除了。我頂了個「大叛徒」女兒的帽子,忽然就從「紅五類」變成了「黑五類」。

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插隊落戶的命令下達全中國,我們學校那些極左派的同學,就找到我這個早就不去學校的落後分子家裡來了。一夥不速之客「哐、哐、哐、哐」使勁地敲擊我家的房門,他們像鬥爭階級敵人那般高聲勒令我:必須隨班級同學一起去學校指定的農村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他們圍堵在我家門外久久不去,劇烈的敲門聲夾雜命令式的叫號,嚇得我渾身顫慄驚恐不已,生怕他們會破門而入,以至於我失魂落魄得鑽到床底下躲藏。

趴在床下暗處,聽見門外有個出身工程師家庭、處境比我好不了多少的男同學高聲喊了句文謅謅的話:「雞子若是沒有適當的溫度,怎麼能夠孵出小雞呢?」

➤➤➤人生驚夢(下)

教育 中國 中共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