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疫情升溫 舊金山酒吧堂食 將須疫苗接種證明

東奧/台桌球混雙擊敗韓 林昀儒、鄭怡靜4強對日

憶舊•養鴿子

一九七七年三月,農場有不少嫩鴿子出售,當時好像很便宜,我也買了一對。五七農場離父母工作的原公社衛生所,距離只有約一公里,我用一個碗將鴿子帶回家。父母雖是醫務工作者,但都很愛現在人所說的寵物。其實,家裡的大花貓和小黑狗都是外面跑來的。父母給吃的,牠們自然賴著不走了。

衛生所占地面積很小,前面是一排平房,主要是藥房、手術室、門診等,後面一排是兩間病房、換藥注射室和食堂、職工宿舍。後面一排平房前面,有幾根實木柱子頂著,中間一條過道。柱子與桁條間有一個空隙,剛好可放置一個裝葡萄糖鹽水瓶的紙箱,箱內放點稻草,舒適的嫩鴿子家就搭成了。

說來挺巧,這個柱子與桁條間的空隙,剛好位於我父母宿舍的房門上。那時候衛生所跟農村環境差不多,是絕對不能養鴿子的。餵鴿子吃食是全家很快樂的事,先上梯子將鴿子請下,放在距鴿籠不到兩米的方桌子上,掰開鴿子小嘴往裡面塞米或飯,再灌點水;鴿子每次都拍著光禿禿的肉翅膀「照單接受」,然後我和姊姊、妹妹及弟弟逗鴿子玩。幾個月後,會飛的鴿子居然從籠子裡直接降落到桌子上進食喝水,家人喜出望外。

又過幾個月,家人突然發現,籠子裡伸出了一對小鴿子的頭。半年後,鴿子一下子繁殖了好幾窩。那時生活普遍困難,豬肉七角三分錢一斤,要起早排隊在公社採供站買。豆腐、醬乾要等到過年才能買到,而且要憑票。為了控制鴿子的過多生產,也不讓其他職工說閒話,父親幾個月就宰殺幾隻快要飛的鴿子紅燒,請大家品嘗、過把吃肉的癮。

有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那是一個上午,縣衛生局丁副局長來衛生所檢查工作。由於父親是所長,丁副局長在門診會議室聽完工作匯報後,便端著玻璃茶杯親和地走向我家。那時沒有像現在這樣帶蓋的專用茶杯,來人泡茶都是用玻璃杯。丁局長捧著玻璃杯樂呵呵的,還沒跨進我家門檻,不料一隻鴿子這時不知天高地厚,正好在「方便」,一塊糞不偏不倚落在局長的玻璃杯子裡。

當時空氣似乎凝固了,所裡職工的目光全集中到我家門口,有驚訝的、有暗地擔憂的,也不排除有幸災樂禍的。母親反應最敏捷,一面連聲說:「這該死的鴿子,真不好意思」,一面接過局長手裡的茶杯,趕緊將茶倒掉,將茶杯拚命沖洗。父親則表態說要儘快處理掉這些鴿子。丁副局長胸懷開闊,不僅沒有像一般當官的藉機發火、耍威風,反倒哈哈大笑說:「這真是巧啊!」

到了冬天,鴿子似乎長得更壯實、漂亮了。這時,單位一藥師工生了小孩,奶水卻不夠,有時候幾乎沒有,該吃的中西藥都吃了,效果仍不理想。後來,不知是誰出了「餿主意」,說吃幾隻嫩鴿子就有奶水了。職工夫妻二人找到我父母,父母異口同聲說:「我們也聽說吃嫩鴿子有效,就試試吧。」

女職工的愛人是縣裡一企業的職工,平常大大咧咧。估計是晚上抓鴿子時動作過猛,前後只吃了四隻,鴿子全家都被迫搬遷「勝利大逃亡」了。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