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4.1%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本土確診增185例、15死 陳時中:疫情往好的方向發展

當年興致勃勃學照相

上世紀六○年代以前,一般人家照相是難得的事,只是在家裡有大事時上照相館照張相。我今年八十九歲,三○年代時,只有一張三、四歲時和母親的合影,抗戰八年沒有照過相,一九四九年初三畢業拍了一寸大的文憑照,五○年代末結婚、得子都在照相館留影紀念。

一九六四年夏,咸陽北街處理門市部門口人行道上突然擺出一籮籮照相機大減價,每台八元。我那時月工資六十來元,八元還承擔得了,聽說原價要一百來元,也就下手買了一架。

據介紹,它是西北光學儀器廠生產的「華山」牌相機,是完全按蘇聯「接班人」牌相機的設計照搬過來的。由於使用比較麻煩,又是困難時期,產品大量積壓,只好降價處理。

它使用一卷可拍三十六張照片的膠卷供初學者用用,還是滿適合的。但是,給相機裝膠卷有點麻煩,買正牌的膠卷,要拉出一點夾到另一頭的卡子上,正品的膠卷那時要三元多一盒,進口的日本「富士」、「櫻花」膠卷更貴一些。

六○年代,人們喜歡用五毛到一元的處理膠卷,這些處理膠卷沒有膠卷盒,僅僅用黑紙包著,要自己在被窩裡摸索卡到相機的兩個暗盒上。如手法不老練,沒有卡好,膠卷就可能報廢。

我一次在廬山拍照,突然膠卷鬆脫,沒有辦法,只好把衣服脫下遮光,蓋在一片岩石上,嘗試重裝,結果可想而知。

我也跟一位內行學會了沖膠卷和印照片。所需的顯影、定影藥水在照相館裡都有得賣,五分錢一汽水瓶,是他們用過的藥水,一般自學者完全可以使用。沖膠卷要掌握好時間,太短膠卷過於透明,術語叫「底片太薄」,照片印出來過黑;反之,過白。多幹幾次,就積累經驗。

六、七○年代我四十歲上下,家裡有了三個孩子,特別喜歡給孩子拍照。文革年代活動多功課輕,我也給學生拍活動照,教學生沖洗照片。學生田大放畢業後當了工人,在咸陽陝棉八廠和張藝謀共事,大放又把沖洗照片的本領傳給未來的張大導演,不知對他的後續發展是否有所啟發。

照片積累多了,我自製相冊,買一大張馬糞紙裁開,從畫報上剪下一張好看的照片作封面。先後積累了二十多本,成了人生的寶貴記憶。八十歲時,我把其中和三個孩子有關的相冊分別送給他們自己保存。三人的相冊裡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幾百張照片都是他們童年的真實紀錄,不像我只有一張三、四歲的照片。

世界日報」開闢「老照片講故事」專欄,我檢視自己的相冊,發現故事不少,也就成了寫作的泉源,這是當年學照相時沒有想到的。

導演 六四 世界日報

下一則

柏克萊加大畢業 律師轉行演唱 顧忠光入圍葛萊美獎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