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駐港官員被迫撤離 美國務院表態「與台灣站在一起」

股指跌深後反彈 道指大漲586點

文(婁)字一號文件(下)

我所在的灑運汽車修理廠只有日班,我的師傅是通情達理的八級鉗工,看我學的機械製圖已能在車間生產中派上用場,非常支持我的業餘學習。平時廠裡加班,他會安排別的徒弟上,一到五時就轟我下班去上課。母親還安排我在工廠背後、十二段工人新村的舅舅岳父岳母家吃晚飯。五時十分進門,老倆口飯菜已擺在桌上。吃飽上車,飛馳到天津大學。在家人、親戚、工人師傅們的支持下,我每天像陀螺一樣,三點一線連軸轉。

大約六三年底、六四年初時節,天津大學負責夜大學的劉瑞福(教務)副處長告訴我們幾個班長一個好消息:「天津市政府剛剛下了一個紅頭文件,文(婁)字一號文件,明文規定,每周多給業餘大學學生半天學習時間。」原來這是天津剛上任不久的婁凝先市長的一項德政,意在盡快加強天津工業企業的技術力量。從此,我和朱君享受到這每周半日的學習假。周六下午,直接騎車到水上公園湖濱軒,買一壺茶水,坐下來靜心完成作業,再複習和預習功課。這每周半天讀書時間,對我們堅持學習確實厥功至偉。

六五年中,大三快結束了,我覺得在汽車大修廠的工作還是和機械製造工藝及設備接觸多些,就向劉瑞福處長申請轉專業,獲准從精儀系轉到機械系。

一天,上班時間,人事科的于幹部把我和朱君叫到辦公室,他說:「你們知道嗎?婁市長調走了,文(婁)字一號文件不執行了,你們的半天學習時間沒了!」我們看著他,好氣又好笑,心想,你就這水平!又不能和他硬頂,只好客氣地提醒:「不會吧?政策不會因人而易吧!您是否先問問李廠長再定不遲。」後來他可能真問了李廠長,據說碰了一鼻子灰。他哪知道,李廠長也在新華業大攻讀機械工程,儘管律己甚嚴,幾乎從不脫產學習。後來就再沒聽于幹部提過此事。

在我們上大學的第二年時,另一位有高中學歷的學徒工、住在香港路的韓君,也想循例申請報考夜大學,開介紹信時就遇到于幹部的阻擾,他公然稱:「吳朱是『漏網之魚』。」不再開介紹信報名,韓君未能如願。

文革中的一天,早晨上班時聽師兄弟們笑談說:「昨晚于幹部被人事科的科長從派出所領回來了!」原來他辦了件糗事:「一位交通民警,看見遠遠過來一個小紅點,走近才看出是一輛自行車,沒有車燈,車把上插著一根香菸,微微的閃著紅火。交警攔下他一問,才知道他還是工廠的保衛幹部,就毫不客氣地通知廠保衛科把他領回。」事後,幾個膽大的工人兄弟常開玩笑:「小于,來根菸,點個火!」不久,他就自己申請調走了。

我順利在文革前的一九六六年六月,完成大學本科學業,並在廠裡幹起技術員、工程師的工作。十多年後,多虧劉瑞福處長支持和幫助,我們這些六六屆的夜大學畢業生,在一九七九年拿到遲來的天津大學本科畢業證書。它來之不易,改變我們後來的人生,在改革開放大潮裡得以各盡所能回饋社會。

每念及此,就想到了婁凝先市長、李佩倫廠長和天津大學教務處的劉瑞福處長,我們生命中的貴人和導師!永誌不忘。僅以此文紀念天津(北洋)大學建校125周年。

➤➤➤文(婁)字一號文件(上)

汽車 六四 香港

下一則

退休工程師變院長 他開「玩具醫院」延續玩具生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