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郵:川普是否履行捐出總統薪水承諾 儼然成謎

東奧/網球年度金滿貫夢碎 約克維奇4強不敵澤瑞夫

水車抗旱(下)

一般來說,車水是兩個人斜對著站在水車頭兩邊,每人抓一個搖柄,向前使勁轉動著就是。胡大叔招呼我和他先上,我便拿起搖柄鉤住水車上的搖臂,同他一起車水。

我沒車過水,開始跟不上胡大叔的節奏,用力也不均勻,或我突然力道大了就卡住,或對方力道太大致使我的搖柄被甩出手。胡大叔態度和藹,要我隨著他不慌不忙,不快不慢地搖動。

漸漸地,我熟練些,手搖勻速運動。水被帶起來,「嘩嘩嘩」、「嘩嘩嘩」從水車出口噴出,落在我們的腳下,流進水渠,倒空了水的龍骨和水板,轉過齒輪,從水車上層的滑板上,「抖抖抖」,拖了下去。如此,周而復始,水流不息。

時間長了,手臂發痠,速度自然慢下來,站在邊上的另一組,便會上前替換。老是站在邊上看,我覺得不自然,就用鋤頭學著洪隊長的樣子,沿水渠耙動,撈出雜草之類,使各處水渠暢通,讓水汩汩地流進稻田裡。

二十七、八歲的青年大牛,人高馬大,身體健壯,他嫌跟他搭檔的吳大爺動作慢,力氣小,就讓人家歇著,他一人車水。只見他叉開腿,站在水車頭上,一手握一隻手柄,一上一下,使勁轉動,水量大,水流急,在他腳下激起雪白的水花。我被感染了,後來也學樣子,一個人車水,行倒是行的,只是本人力氣小,水量便小多了,還沒幾分鐘,就累得氣喘吁吁,越來越慢,最後無力而停下。

河灣裡的水本已不深,一個上午車水下來,便見了底。洪隊長去另一處壩上看看,回來嘆口氣,說那邊壩上也沒水了,這片田還沒灌滿啊!那大家下午抬腳踏水車來,到底下的潭裡車。

下午上工,我們就去倉庫搬腳踏水車,它長達一丈五以上,上頭的齒輪比手搖水車的齒輪大多了,粗粗的中軸,向兩頭延伸,另裝上十字形木棍,木棍頭上是三寸粗,七、八寸長的踏板,還有人站的、靠的架子,得幾個人分工,把水車構件抬的抬,扛的扛,來到河壩下方。

河壩下的水潭,離塝上的水渠有八尺多高,手搖水車自然不行。大家把腳踏水車靠著河塝放好,把水渠的口子挖寬些,同樣墊上草皮,既能放穩水車架子,又能避免漏水。當我抓著架子,想爬上去時,胡大叔把我拉開,說你不曾踏過的,我做給你看看。接著他爬上架子下頭的橫檔,吳大爺爬上另一頭,兩人扶著上面的橫檔,一隻腳上了踏板。胡大叔一句「開始」,兩人踏板上那隻腳,用力踩了下去,另一隻腳跟上,踩著另一塊踏板。兩腳交替踩著,「吱呀吱呀」,齒輪帶著龍骨和水板,從水車底下,把水抽了上來,流下了水渠。

見我露出羨慕的眼光,大牛提議換人,和我上了架子。我早就學會騎腳踏車的,站在邊上也看出道來,這像站著騎腳踏車差不多,還能趴在上頭的橫檔上,只要速度均勻,用力均勻,也就不難了。可也就是如此,不能慢一點,不能輕一點,否則跟不上另一人的速度,腳會被輪打著,甚至踩空,有跌下去的危險,因此不能大意。

我學著,一腳一腳地踏起來,不一會兒,覺得自己學會了踏水車,感覺還不怎麼吃力;哪知道,幾分鐘後,腳下越來越踩不動,我雙手抓著橫檔,人撲在上頭。每腳踩著,要把整個身體壓下去才行。頭上早已冒汗,背脊也流汗了,衣服都黏在了肉上。我鼻子不夠用,只能張開嘴巴,大口大口地呼吸。

瞟一眼大牛,他倒輕輕鬆鬆的,閉著眼睛,嘴角露出笑意。「大牛,你害他!」是洪隊長來了,他看出門道,大牛撲在橫檔上不用力,腳輕輕動著,害得我累極了!大牛吐吐舌頭,做了個鬼臉,說「開玩笑,開玩笑」,繼而用力踏著,不再使壞。

隔一陣,洪隊長來了,要我休息,由他上去和大牛踏水車。洪隊長站在水車架上,只用左手挽著上頭的橫檔,右手卻端出大杯菸筒,含到嘴裡,從衣袋裡捏了菸絲,塞進菸鍋;又摸出火柴盒,塞進左手手掌中,右手開火柴盒,拿出一根火柴,畫著了,點上菸,舒舒服服地吃起菸來。這一切他做得自然,順當,雙腳絲毫不受影響,非常自如而連貫地踏著。當時,我很感慨,人家老農,勞作不僅熟練,而且富有藝術性啊!

幾天後,太陽仍舊明晃晃地高掛天上,沒有一點下雨的意思。中稻灌了一次水,還不行啊,田裡的那一層水,被稻子吸,被太陽曬,又要乾涸了。於是,我們再用水車去河裡車水。而這一次,河壩上下的水都比前一次淺多了,水量減少三分之一以上。可這畢竟是給中稻救急的水啊!我們不車水的時候,都常常去水渠、田缺檢查,不使水白白漏了浪費掉,儘量使水流入田中,滋潤著每一棵稻子。

別看只用水車車了兩次河水,但對那中稻來說,卻起了很大作用。那一片的中稻長勢良好,收割後秤秤,與往年差不多,基本上沒有減產。顯然,水車立下了功勞。於是,初冬季節,隊裡請來木匠,把幾座手搖的、腳踏的水車都修補了一次。儘管後來我在農村的兩年裡,沒見用過水車,可修復保存,有備無患,是必須的吧。

木製水車,是我國古代勞動人民的一大發明,曾在農作物的抗旱保豐收上發揮了長時間的重要作用;隨著現代科技的發展,它們已逐步隱退,絕少出現在勞動場所了。好在農村景區的一些農耕文化博物館,或農具展覽館,常常能見到它們的身影,不僅會觸動我們老年人的懷念之情,也會引起青年人的探究興趣吧。

➤➤➤水車抗旱(上)

博物館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