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夢想生計畫被裁定違法 衝擊數萬名年輕移民

羅奇警告:北京打擊在美中概股 是冷戰初期階段

老北京煤球兒

如今煤球早被多數人淡忘,年輕人甚至對其毫無所知。其實煤球離我們並不遙遠,上世紀四五○年代乃至六七○年代,絕大多數居民都住胡同的平房,燒水做飯、冬季取暖都離不開煤球爐,機關單位和學校也不例外。那時差不多每條胡同或幾條胡同就有一家小煤鋪,任務就是用煤末製成煤球供居民購買。

搖煤球不僅是力氣活,更是一門手藝,良心店鋪會把不能燃燒的煤矸石撿出來,再分出砟子,用剩下的煤末搖煤球。不同種類和等級的煤末,分別按不同比例與黃土加水混合攪拌和成煤泥,再攤成煤餅切成小方塊。

擱置一段時間後,分批次放在扁平的搖筐裡,搖筐下邊放一個轉盆(花盆)做支點不停地前後左右搖動,搖出來的煤球大小均勻、不易破碎,還易燃耐燒。

個別不良店鋪則有時把煤矸石砸碎摻在煤末裡;用戶發現煤球不易點燃也不耐燒,自認倒楣,若因此去找煤鋪,煤鋪的人就說趕上了這撥質量差的,再說幾句好話和送幾斤劈柴應付了事。

誰家沒有煤球了,就到煤鋪門口呼一聲:「叫煤!」老闆或伙計就出來接待並應承隨即送到;用手推或平板三輪車送煤上門的人在用戶門外喊一聲「送煤來了」,得到主人的允許後,送煤人把裝在煤筐裡的煤當著主人的面,一筐一筐如數倒在存煤的地方,收了錢馬上返回。

有時用戶到煤鋪買煤末,自己從天壇根兒(天壇北牆外)挖些黃土在家和好煤泥,用手捏煤球,這樣會省些費用。

火爐有多種多樣,生爐子並非一蹴可幾的事,煤球是不能直接點燃的,先得在爐箅子上平鋪一些燒過的煤球,用刨花或廢紙點燃劈柴,待燃燒到一定程度時再放入煤球,並在爐口放上拔火罐,等沒有濃煙時爐子就生好了。所以一般在叫煤時還買些劈柴。

北京人一年三季每天生爐子滅火,習以為常,但對沒用過北京爐子生火的人卻是件難事,煤鋪的人會教生手怎麼搪爐子(往爐膛壁上膩一層厚泥巴)生火。因冬季取暖,火爐必須置於室內,生火會弄得滿屋子烏煙瘴氣,需在火爐的煙道口處接上鐵皮煙筒通向室外。

困難時期的煙筒計畫供應,長度不夠需把舊煙筒接上,實在不夠用,只好借用鄰居或好友家的份額,以後再還。為避免煤氣(一氧化碳)中毒,窗戶上方還要留一個排氣口,並在排氣口室外安置一個利於排氣的紙「風斗」。

為免除夜間加煤的麻煩,又要確保一夜爐火不滅,睡前「封火」也是技術活。如果火滅了,一則室內寒冷,二則次日清晨還得重新生火。

自遼代起,京西山區門頭溝就有了採煤業,元代時大都城內有了煤市和煤鋪,但仍以燒木材木炭為主。明代煤業開始發展,並在前門外逐漸形成了「煤市街」(現今的地名),到了清代煤炭已成為首選燃料。

六○年代時,我曾參加京西石景山農村「四清」工作,那一帶有不少農戶及其父輩就是趕駱駝搞運輸的,土改時被定為「運輸資本家」(相當於富農)。門頭溝的煤就由這些人用駱駝經過阜成門(煤門)直接運到煤市街,清末民初常出現運煤駱駝隊占路影響交通的事。

民國四年,北洋政府修建了與京張鐵路連在一起的「京師環城鐵路」,山西的煤可用火車直接運到城牆周邊的各大煤棧,再用駱駝和馬車運到煤市街,城裡的各個煤鋪從那裡躉煤。據北京氣候特點,入秋時節煤鋪開始忙碌;春天到來,不少小煤鋪因利潤低微而關閉。

一九六○年代出現了煤球機,在人工操作下自動和煤泥直接把煤泥壓成煤球。這時期煤炭已與糧油生活必需品一起納入統購統銷的行列,煤球實行憑購煤本分片定量購買。後來又出現了蜂窩煤,生產加工、裝卸搬運實現了一條龍,火爐子也隨之變了樣,不在本文涉獵範圍。

北京 利潤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