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國基民黨選出新主席 或成梅克爾接班人

加州疫苗接種大落後 50州中排名49

《老照片說故事》建國郵票與秋海棠葉

中華民國建國六十周年紀念郵票。
中華民國建國六十周年紀念郵票。

這兩張發行於一九七一年的中華民國建國六十周年紀念郵票,是我開始集郵後放入的第一套郵票,對我意義深重,彌足珍貴。

我當年尚在幼稚園就讀,時值「普天同慶」的國家慶典,這套郵票的發行不僅顏色鮮艷,而且主題清晰。它們除了擁有共同的主體架構──即兩者均有文字敘述,和迎風飄揚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外,以橙色為底的郵票凸顯一只大紅雙十圖案,標誌著十月十日國慶日,而六十的數字展現國父孫中山先生創立共和以來,一甲子歲月的艱辛。而以藍色為襯的郵票則使用了黃色「秋海棠葉」的固有疆域圖為背景,再鋪陳中華民國國歌的五線譜詞曲,昭示了國家主權的象徵。

然而,這個中華民國宣稱形似「秋海棠葉」、面積約為一千一百四十二萬平方公里的固有疆域,與現實是有很大的脫節。這不僅是自一九四九年以來,台北政權的有效治權早已限縮於面積僅有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台澎金馬四個島群以內了,即便計入北京政權實際控制的近似「公雞」形狀的九百六十餘萬平方公里的版圖,現今兩岸合計的陸地面積足足比「秋海棠葉」少了近一百八十萬平方公里。這其中差異主要來自外蒙古地區。

外蒙古早在一九二○年代,在前蘇聯派出軍隊入駐之下,就實質脫離中國管轄,成為了前蘇聯的附庸。一九三九年發生的諾門罕戰役,就是前蘇聯紅軍和日本關東軍,在外蒙古和時為偽滿洲國轄下的東北邊境線發生的武裝衝突。

一九四五年抗日戰爭勝利前夕,前蘇聯強迫中華民國政府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國民政府最終被迫接受外蒙古公民支持獨立的公投結果,無奈下承認其出走的事實,從而永遠失去了塞北大片土地。

雖然後來撤退到台灣的國民政府在聯合國大會提出廢除「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的議案,且在冷戰角力的氛圍下獲得大會通過,使中華民國在一九五三年正式宣告片面廢除終止「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的條文。

然而,這個「宣告廢除」並未能改變任何政治現實的殘酷。但由大陸遷台的大陸籍民意代表們拒絕承認喪失國土的結局,蔣氏政權只得將變更國土的議案對內「以拖待變」。即便到了一九六一年,實際控制外蒙古地區的「蒙古人民共和國」都加入了聯合國成為正式會員國之後,傳統「秋海棠葉」的國土形狀依然紋風不動,早已丟失的外蒙古和更北方的唐努烏梁海,仍對內視為國土之一部。

另外,我們中小學課本中所學習的國境極西點帕米爾高原上的噴赤河、黑龍江北岸的江東六十四屯,和原先中緬未定界江心坡等處,也在北京政權與周邊鄰國根據現實的協商下最終失去,而不是像台北當局的版本,一廂情願地全盤承接大清朝的遺產,畫入自己的地盤內。

猶記得小學教室外側的水泥牆上,曾繪製了巨幅中華民國全圖,頂上還有「還我河山」四字的橫幅。我曾駐足於兩層樓高的「秋海棠葉」之前,專心致志地凝視著,心中還神遊於故國山川的壯闊,胸懷尚激蕩出躍馬中原的澎湃。現今思之不過黃粱一夢罷了,著實令人唏噓!

北京 聯合國 台灣

下一則

紐約開放周 邀你探索150建築之美 虛擬活動更經典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