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中外交對話歧見深 白宮:尋求交往機會非此會目的

國務院放行 美軍將現身台「莒光園地」節目紀念飛虎隊

《老照片說故事》農村我的家

作者一家在農村家門口留下合影。
作者一家在農村家門口留下合影。

這張照片是在我們家門口,蔣爸爸媽媽幫我們照的。感謝他們每回照相時,總留些底片幫我們照,照完了再拿去沖洗相片送給我們,否則我們可能完全沒有任何小時候的回憶。

我出生於台北中正路,後來父親工作上需要搬到鄉下。父親是工友,不配給房子,於是只有向農夫租房,農夫只好把豬舍隔壁的工人房租給我們,每月是以多少斤的米價為租金

我們每天可以聽到、看到豬隻們嘰哩咕嚕地吃餿水的愉快神情,倦了就躺在地上睡;母豬生小豬後,很享受地躺在地上,任由小豬吸吮她的奶水。當時,我一點也不覺得臭,可能就是久居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吧!

記得小時候在農村的歲月,住那麼一小間房,吃喝拉撒睡全都在那一小間房,窗戶是一面牆上抽掉了幾塊磚,成為兩個直立長方形洞,外面釘上木板,平時都撐開著,颳風下雨天,再把木板合上。

每當屋外下雨潮溼天,屋內泥巴地就溼黏滑膩,所以,小時候我們食物掉到地上,就不太能吃了,也很容易把一身搞得髒兮兮的。

也因為如此,就算是大晴天,屋內也總是陰暗的,所以我們一般都是在屋外的土地上玩,有時附近的農家會找我們去撿小白菜,坐在小板凳上撿一整天可賺到一塊多錢。

小學一、二年級上半天課,下課後去撿到黃昏回家吃晚餐,也可賺七八毛錢。集到七八塊錢,母親就去買豬肝給我們進補。

到小學三年級,家中人口多添了兩個弟弟,我們搬離了這個令我難忘的美麗農村。

租金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