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誰先打疫苗?CDC下周二表決順序 老人也可能優先

「黑五」今年最傳神!陰鬱色彩來自當年費城故事

我的圖書館情緣(上)

一九七一年,我到外地讀高中,不上課時最喜歡去的地方,就是學校裡的圖書館。圖書館有兩大間,外間是閱覽室,凳子圍繞著一些課桌,四邊是書架、報架,當時出版的報刊不多,架子上常常散亂著少許的書籍和報夾。裡面有四大排書櫥,而書櫥裡的書,只有前兩排能夠出借,我看了其時的一些文學和科技作品,無可諱言,收穫不小。可我最感興趣、最想看的是裡面那兩排書櫥裡的書,但那是幾年前封存起來,說是「封資修」的毒草。

我幾次溜到裡面去,通過玻璃窗貪婪地看著書脊上一個個誘人的書名,不料被管理圖書館的老師「趕出來」幾次。那姓姚的老師說是有歷史問題,不給教書,就讓他來管理圖書館,一些學生跟著校革委會主任直呼他的名字。我想看那些書,常和他套近乎,都是輕輕地叫他「姚老師」;閱覽室要關門了,有幾次我總是留在最後,還幫他整理桌上和書架上的書報。

一天,晚飯鈴聲響了,我還慢慢吞吞地不走開,姚老師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要我離開。我望著他和藹的面孔,鼓起勇氣說:「姚老師,能借幾本給我看看嗎?」姚老師搖搖頭說:「這是禁書,不能借的。」我直說:「聽說這些都是寫革命鬥爭的,難道不能看?」他停了停:「我以前都看過,受到很大教育和啟發,現在——也講不清啊!」「姚老師,借給我看看吧!」姚老師嘆了口氣對我說:「這位同學啊!你還不知道,我是有問題的人,那些書我不能給你看,你別想了,不能害了我,也不能害了你啊!」

之後,我仍然常常去圖書館,那些年出版的幾本長篇小說、兒童文學集子,特別是幾個劇本,真的是翻了又翻。離畢業還有兩個月吧,一次課外活動,要下大雨了,閱覽室裡的同學們跑了個乾淨,只有我還在裡面的書櫥過道裡,一眼不眨地盯著裡面的書。此時,姚老師突然放低聲音說:「反正時間不長,我就……」他朝四周望望,「星期六放學,你揹著竹簍從這兒經過吧……。」

那天,我按照姚老師的講法,躲在廁所裡,等同學都離開學校了,才繞道去圖書館。姚老師不講話,遞給我一個報紙包著的小包,說:「不能給任何人發現,明天晚上還給我,快走!」走了幾里馬路到了小路上,我忍不住,拆開紙包一看,是「烈火金剛」!真是心花怒放,我高興地跑起來,一會兒就趕上幾個同村的同學。

到家吃了晚飯,湊著煤油燈,我捧起「烈火金剛」就看,地下工作者英勇鬥爭的故事吸引我,不怕犧牲的精神感染著我,我一口氣看了半本書。燈火小了,暗下來,再跳了幾下,熄滅了,原來小小的煤油燈沒有油了。半夜了,無法去母親房間拿煤油瓶,只得上床,卻好長時間睡不著,總思索著,這怎麼是毒草呢?

➤➤➤我的圖書館情緣(下)

圖書館 教育 小說

上一則

陳振聰繼續消費小甜甜

下一則

小花悟語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