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裔打第2劑疫苗嚴重腹瀉「馬桶上過1天」

境內暴力威脅加劇 國安部罕發「恐怖主義警訊」

《老照片說故事》老夥伴萊西

萊西。
萊西。

這張老照片裡的狐狸狗──萊西,一身純白蓬鬆的毛髮,舒適地趴在草地上,以牠那一貫溫和柔順的眼神凝視前方。留影後半年,牠就以十四歲高齡離開人世了。之後我再也沒有飼養過其他竉物,萊西在我的心中,永遠是難以取代的好兄弟、好夥伴。

念小學三年級時,我放學回家,看見老媽雙手抱著一隻嬌小的白色狐狸狗,令我驚喜萬分,連忙搶著抱過來,也顧不得牠有一塊皮膚光禿禿的。老媽這才説道,她在寵物店裡看見一窩六隻剛出生不久的小狗,其中五個都討喜,唯有這一隻像是個小「癩皮狗」,商家還擔心沒有人會願意購買。老媽聽了大發菩薩心腸,立刻爽快地將牠買下來,事後還用「膚潤康」軟膏治好牠的皮膚病。

打從那一天開始,萊西就成為我生活裡極其重要的一分子;我是獨子,沒有兄弟姊妹,萊西每天跟前跟後陪著我,忠心耿耿。我寫功課時,牠就窩在書桌下;我睡覺時,牠就鑽進床底下,我們倆一起呼呼大睡。

那些年老爸忙著上班,老媽忙著打麻將,每當我放學回到空蕩蕩的家,只要看見萊西搖頭擺尾地奔上前來,我就高興地和牠打鬧,孤單的感覺一掃而空。亮晶晶的黑眼珠、渾圓的鼻頭,以及毛絨絨的潔白身形,襯托著萊西的溫順聽話。牠的個性平和,從來不會亂發脾氣、大聲吼叫。牠也不挑食,在那沒有特定狗食的年代,葷素水果都全盤接受。

念初二的暑假,到了夜晚依舊炎熱難耐。有天晚上,老爸老媽出外應酬,我一個人睡在客廳的涼爽藤椅上,萊西就睡在我腳邊。半夜時,我突然被萊西的叫聲驚醒,迷迷糊糊起來探個究竟,才發現後門紗窗被割開一個大洞。我嚇得出了一身冷汗,幸虧有萊西在旁邊壯膽,我推開門查看,顯然有小偷意圖進屋。

事後每回想起這段往事,總是心有餘悸;若非萊西敏銳地拿出看家本領,驚走了小偷,後果不堪設想。

有萊西跟班的歲月裡,我和牠如兄弟般互相照顧,一起成長茁壯。相處日久,彼此默契相通,不需要言語,只要幾個眼神、幾個手勢,萊西就能夠完全了解我的心意。

那些年習慣萊西變化甚微的外貌,我未曾把牠的年紀放在心上,直到牠眼瞼逐漸下垂、胃口逐漸衰退、四肢逐漸無力,我才意識到牠如同遲暮老人,已經慢慢走上生命的最後旅程。

大學畢業,即將步入職場的那個暑假,有一天回到家,看見萊西有氣無力地伏臥在門口等我進門。無論我怎麼呼喚牠的名字,牠想站卻站不起來,而牠的眼神徬彿正緩緩地向我道別。我不禁熱淚盈眶,彎下身輕輕把牠抱起來,低聲喚著牠、看著牠在我的懷裡安詳地閉上眼睛。

追憶有萊西相隨的十四個年頭,我的青春年華不再寂寞而生動有趣,至今仍難以忘懷。

下一則

與鳥為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