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繼輝瑞後 莫德納也說有必要打「補強第三針」

破冰?葬禮後哈利與威廉並肩而行 重回往日溫馨

千斤鐵帽一風吹

三哥本來是很幸福的,很受父親的器重,十八、九歲時就給他娶了一個美麗賢慧的妻子,人來客往父親都讓三哥陪同。三哥有眼色,腿也勤快,跑上跑下的父親都讓他幹。我那時年齡還小,對於人情世故茫然無知,但看到父親讓三哥辦這辦那、讓三哥坐桌子陪客人吃飯,很是羨慕。

但三哥的幸運卻是短暫的,三哥很快就遇到了不幸。日本鬼子快投降的二年,抓壯丁、拉民伕非常頻繁。

正在上學的三哥,從家裡往學校去時,剛上去城河溝,從學校的後操場向教室走,保長的兩個狗腿子趁四下無人,冷不防從後面扭著三哥就走,恰巧被學生看見,高喊:「學生被拉走了!」教室的學生聞言,跑出來幾個個子高大的學生飛奔向前,把兩個狗腿子揍了一頓,救回了三哥。保長惱羞成怒:「抓不著兒子,就抓老子!」

第二天,正在幹活的父親,被他們強行抓走了。派人捎信說:不准父親吃飯,也不讓父親喝水,三兒子啥時間去了,父親才能回來。年已半百的父親,怎能受得了這樣的折磨?萬般無奈,為了救回父親,三哥只好放棄上學的機會,被迫去當了壯丁。

接收壯丁的官員看三哥有點文化,就安排三哥當了憲兵。三哥一當憲兵不當緊,解放後,在四清運動中,不管三哥當時還是街道上受歡迎的街道幹部,也不管三哥在當憲兵時嚮往解放軍,率先向解放軍投誠起義;凡是構上偽(偽保長)、政(偽鄉長)、警(偽警長)、憲(憲兵)、特(特務)這個線的,一律給載上一頂鐵頂子──歷史反革命分子。

一戴上「歷史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就和地主分子、富農分子、壞分子、右派分子成一家了,成了臭名昭著的「五類分子」,成了人民的反面,被打入了另類,成了專政的對象,成了被壓迫被管制的壞人,成了義務的清道夫、專門打掃廁所的下等人,沒人願意幹的又髒又累的活就是「五類分子」的義務活。

開群眾會時,「五類分子」站在眾人前面,頭朝下,腚朝上,把尊嚴喪盡。有一次在這樣的場合,一個「五類分子」正在頭朝下,腚朝上時放了一個屁,一個左派人士上去就踢了一腳,罵道:「你還有意見啦,嘟囔什麼!」一有個什麼運動,需要找幾個人當典型、當靶子時,也要把「五類分子」拉出來,任人出氣、任人數道。

「五類分子」成了歷次運動中當然的活靶子,眾人的出氣筒。「五類分子」的帽子一戴幾十年抹不掉,有人給這帽子起了一個綽號──鐵帽子。這頂鐵帽子雖看不見又摸不著,卻重如千斤,把你壓得抬不起頭,直不起腰;子女不能參軍、上學也有限制,好事找不著你,壞事都往你籮筐裡豁!

三哥從戴上了這個歷史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後,幾十年沒有過好時候,腰彎了、背駝了、耳聾了、眼花了、額頭上的皺紋深溝能嵌上黃豆粒,把人擺弄得不像個人樣子。

三哥是個孝子,為了救父親,棄學當了壯丁,卻從此再也沒有見過父親的面。父親病重去世時,想念三哥,想見三哥一面,也沒有見成。

三哥在生產隊裡,因為義務工幹的多,抓的工分少,顧不著家,被逼無奈,經常抽自己的血賣。可憐三哥這個五尺男兒,又孝順又顧人,「千斤鐵帽」戴了幾十年,人壓垮了,子女也受了連累,一生沒有享過一天福,卻受了大半輩子罪,這個「千斤鐵帽」真可恨啊!要是能看得見,摸得著,非砸它個稀巴爛不可!

幸好,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鄧小平主持了黨中央的工作,推翻了文革的種種罪過,糾正了歷史上的很多錯誤,下發了中央的紅頭文件,明確規定,所有地富反壞右帽子一風吹,「千斤鐵帽」從此摘掉了。中央的紅頭文件像一股強勁的春風,溫暖著千家萬戶,戴了幾十年「千斤鐵帽」的三哥,去世前臉上也漾出了欣喜的笑容。

日本

下一則

華裔書法家祖孫三代 登時報廣場大屏幕籲保護地球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