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日本擬於武漢設領事館 預計2年內完成

BBC評選百大女性 周庭、方方、楊紫瓊上榜

奶奶納的鞋底(上)

在煤油燈昏暗燈光中,盤腿坐在炕頭的奶奶,日復一日的功課就是納著鞋底。針澀了,奶奶習慣性地揚起手,將明晃晃的針尖叉進頭髮裡,像是磨針似地用力在頭髮上嚓嚓蹭幾下,蹭上頭油後,針尖又光滑起來,穿針走線的節奏因此也重新利索了。

年紀大了,眼神不濟的奶奶,當針上的線用完,重新往針孔裡穿線的時候,細小的針孔和線頭看不真切,瞇起眼睛試著穿了幾次,總是對不準。

於是,無奈地搖搖頭,衝著趴在煤油燈下做功課的我說:「過來,幫奶奶紉紉針。」

這活兒我常幹,熟練無比。接過奶奶遞過來的針線,伸出一隻手的食指沾點口水,用大拇指按住,合力將線頭搓緊捻細後,瞅準攥在另一隻手上針的針眼就穿了過去。這種幫奶奶紉針引線的感覺,似在證明幼小的自己已具備為家裡大人排憂解難的能力,比考了全班第一更有滿足感。

納鞋底看似件輕鬆的活計,其實不然,在多層疊起、被糊的非常緊巴的鞋疙巴中穿針引線,每下一針、每扯一線都很費力。

光憑一根針根本不行,必須要有鞋錐子和頂針的配合,具體的操作是先用鞋錐子在上面錐出針眼兒,再把針扎進針眼兒裡去,鞋底厚實乾澀,扎不動了,就用套在手指上的頂針往裡頂。

用頂針講究力道勻實,動蠻力使勁頂,纖細尖利的針很容易被折斷,針斷在鞋底裡麻煩就大了,要用剪子在納好的鞋底上豁開個口子翻找出來,否則整只鞋底就算廢了。

針穿過鞋底,引出的線繩更要拽緊勒牢,因此,奶奶的手上都是老繭,等到了乾燥的冬天,往往會龜裂,浸出一道道血絲來,讓我看著心疼。

我小時候,自己穿爛了的衣服或媽媽裁剪衣服剩下的碎布頭都要交給奶奶。奶奶像得了寶貝似的將它們清洗整理,平鋪在自己睡的褥子下面。

等到冬季有閒的時候,趕上個陽光明媚的好天氣,叮囑爸爸拆下堂屋的門板洗乾淨,自己則熬鍋出稀湯掛水的麵糊糊,翻出褥子底下被已經壓得異常平整的布,撿出塊大的平鋪在門板上打底,抖落乾淨掃床用的小笤帚,沾上麵糊糊,用力刷幾回,再用薄竹片將麵糊掛勻。

然後,將小大不一的布頭新舊搭配,按厚薄不同一層一層裱糊成一大片花裡胡哨、像百衲衣一樣的鞋疙巴。

糊好的鞋疙巴,經過曝曬乾透了,只挑出幾塊,取來一家人老小不一的鞋底的紙樣,比畫盤算多時,一家人來年要更換的鞋子,心裡有了數,方才動剪子按紙樣的大小,將鞋疙巴裁剪成一片片鞋底的模樣。

➤➤➤奶奶納的鞋底(下)

上一則

殺妻的藍鬍子

下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記憶深刻壘球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