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CDC估3個月添18萬人病故 「全民戴口罩才有救」

加州頒「區域性居家令」防醫療不堪負荷

手足情深八十年(下)

隊裡都是同姓叔伯兄弟,一年後總算同意他們入隊,但是把他們落到山頂的龍頭小隊。從我們村爬到山頂要半小時,積下的人糞尿肥要挑上山;我弟弟城市學生出身,又體弱多病,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他們離開杭州時,沒有想到城市戶口和農村戶口有這麼大的差別。自他回鄉後,我們按月資助,但日子仍過得很艱難。

倆口子不久又得了老四,還是位千金,過了一年弟媳又懷上了,弟弟建議打掉,弟媳猶豫說如果是男孩呢,最後五朵金花齊全。弟媳十年生了五胎,身體虧損很大,家裡營養根本談不上,不久查出得了肺結核。七○年代醫藥困難,我們想方設法大力資助,寄錢寄藥,但弟媳每況愈下,在一九八○年去世,終年三十四歲。我弟幼年喪父,中年喪妻,蒙受了人生苦難。

進入八○年代中期,國家改革開放,農村開始有些變化,弟弟給大女兒招了個好女婿進來,撐起了家。弟弟體力弱,就找點技術活幹,山區雜木多,他攬了車螺絲刀柄的活,利用細柴棍用土機器車成,上海的工廠會來收購。他逢年過節還挑著擔子外出給人家爆米花,後來還應好友之邀,到煤礦井操作升降機。

九○年代,溫州一家親戚辦起了皮鞋廠,請弟弟去看管庫房兼記工員。他當過大隊會記,能雙手同時打算盤,廠裡這種活對他是小菜一碟,廠裡飯菜比家裡好,晚上看看電視,那幾年是他過得最舒心的年頭,展現他的人生價值。三個大點的女兒也陸續出去打工,家庭負擔日益減輕。女兒們體諒父親一生辛苦,孝順父親,給他買大衣、皮鞋等。

溫州民營經濟發達,但競爭激烈,不久弟弟幹活的皮鞋廠產銷出了問題,老闆出逃,債戶來亂搬機器頂債。弟弟只得回鄉,家裡也不需要他下地勞動。他高中畢業,算是村裡的知識分子,生產隊就請他擔任老人會的會記,一當十多年。弟弟也與時俱進,先是玩數碼相機,後來看外面興起發「伊媚兒」郵件,他也很熱衷,就買了電腦,請在縣裡工作的年輕人教他,經常和我電郵來往。

我們青田是僑鄉,出國經商的人多,歐洲的子女常邀請家鄉的父母出去定居或旅遊,他們要到上海辦理簽證,但農村人很多沒有出過門,不會買車票,不會說普通話,也不太識字,有的請我弟弟幫忙填表,陪他們去上海當翻譯,把家鄉話翻譯成普通話,弟弟就當是外出旅遊,愉快地完成任務。

他慢慢對旅遊產生興趣,就和村裡老人結隊,山南海北去了不少地方。在北京登上長城當好漢;遊深圳、虎門、桂林加港澳;在廬山參觀美廬,租穿民國將軍服拍了照;他還去了台灣,受到台北青田同鄉會的熱烈歡迎。他去過陝西好幾次,武則天的乾陵和臨潼的捉蔣亭都是他感興趣的地方。

二○一六年我們回中國,回老家看望他,五朵金花熱情接待我們。我們兄弟談起幾十年來的變化,都感慨萬千。他把我五十多年來寫給他的信件交還給我,讓我帶回去保存。半月後,我們請弟弟和我們去陝西玩玩,兩個兒子分別開車帶我們三個老人去參觀西安、黃陵、延安、壺口瀑布、漢武帝的茂陵、唐太宗的昭陵 、楊貴妃死難的馬嵬坡等名勝古蹟,品嘗陝西小吃,弟弟一路都很興奮,在車裡看到什麼,就用手機拍下,隨即發給五個女兒。

他停留一個月,在離開前,也把他五十年來寫給我的信件帶回去,看看寫寫回憶。弟弟回到村裡和老人們大談見聞,大家說他是村裡旅遊最多、見識最廣的人。不幸的是,他一個多月後突然心肌梗塞離世。我們即將返回加拿大,就由我們的大兒子回去代表參與告別。五朵金花看到我們兄弟五十多年來的書信,認為是寶貴的家史,決定由老四慧麗打印保存。她日夜勤勞,花了近半年的時間把五十多萬字的信件打字存入電腦,再由老三萍萍印好,每家一份。

我把幾十年來保存的弟弟各個時期的照片一百多張,從三歲到八十歲,分別加上文字說明,發給慧麗,她委託照相館印成影集,每家保存一冊,傳給後一代。

每年春節和清明,五姊妹都要回故里,帶領下輩給父母掃墓。她們敬獻花圈,行禮如儀,拔除雜草,回憶父母勞碌的一生。墓是弟媳去世後,弟弟和女兒在八○年代後期修建,現在成了他們倆口子長眠之地。

➤➤➤《老照片說故事》手足情深八十年(上)

台灣 北京 名勝

上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世副兒童版專欄

下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母親的小兒麻痺學生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