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破1324萬 加州逾120萬例

封面故事/新冠疫苗如何運送?物流界世紀大挑戰

《老照片說故事》祖母與我

襁褓中的作者與祖母、母親合影。
襁褓中的作者與祖母、母親合影。

這是我襁褓中的照片,一九六七年攝於照相館。懷抱我的是已過世的祖母,身旁半坐著的是現已八十歲的母親。

我是家裡的長子也是長孫,可以說集三千寵愛於一身。父親是長男,上有一姊姊,底下有一個弟弟和四個妹妹,整個家族對我的到來既歡喜又欣慰。尤其是祖母,她偏愛男孫,對我的寵溺更不在話下,從小有好吃的、好玩的,祖母總是第一個想到我;她也常帶著我坐車到屏東里港找親友,沿途總怕我餓了、渴了,零食汽水從沒少過。祖母對我的差別待遇總是引來兩個妹妹的抗議,但是祖母還是以她的方式來疼我。

北上讀大學時,祖母總囑咐母親,要為我寄些肉乾、肉鬆等零食。每次打電話回家,祖母就是問三件事:飯有沒有好好吃?有沒有錢?什麼時候回高雄?當她知道我要回高雄時,一大早就拿把椅子坐在騎樓上等我,對我的思念可見一斑。

而後父親生病,祖母和母親肩負照顧之責;父親往生後,祖母的身體也每況愈下,一次浴室跌倒後,再也不能走路了。她的身體機能急遽退化,最後只能臥床。那時我在服兵役,放假回來會替她擦拭身體、帶著手套幫她把解不出來的排泄物挖出來,並和她說說話;也會將祖母抱上輪椅,推她到附近公園散步。祖母總是定定地看著我,我不知道她是否還記得我,但我想她會喜歡我為她做的一切。我服完兵役隔一年,祖母辭世。

我的小姑姑逢人就誇我孝順,也直說祖母沒有白疼我;比起祖母為我做的,我這點反哺之情,其實是微不足道的。

上一則

邪惡無法補救

下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世副兒童版專欄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