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州新冠單日確診破萬

幫廚一日

學生幫廚到底是什麼年代開始的,無據可查。據說現在有些學校還有這項勞動,是為了培養學生愛勞動的觀念。由此,我想起六○年代讀中學時,就有學生幫廚一事,不過那時的幫廚是在一個「又紅又專」的響亮口號下推動著,這個口號在當時形成的政治空氣很濃,每個學生都在爭取先「紅」再「專」,要想期終被評為「三好」學生:思想好,學習好、身體好,那麼思想「紅」就是重要的考核指標。

我們學校開闢了學生農場,有種菜、養豬,上勞動課時分班分組下農場搞勞動。下食堂幫廚的同學,就有到農場去扯菜的,每天初中部有兩個班,各安排兩名學生幫廚,一共就有四人在廚房裡做事。各個爭取去食堂幫廚,爭取獲得更多的「紅」分。

幫廚那一天,當然不能影響正課,是在上課前和下課後,趕到食堂裡去做事。我第一次幫廚是深秋初冬的季節,雪峰山下的學校,早晚已經開始進入了寒冷,我和班裡的一位同學負責劈柴。

在離廚房灶不遠處,堆碼著一座小牆高的松柴塊,那些柴塊都是從附近的生產大隊買來的。鄉民在松林裡砍伐大棵松樹,然後鋸成兩尺多長一節,再劈成四開,一擔擔送到學校食堂。過地磅一百斤大約是一元二角錢,集市場上要一元五角錢,但那是已經劈成小塊的了,適合家庭小廚灶燒。食堂買的大塊柴也不宜進灶,我們還得用斧頭劈成小塊。

劈柴是個辛苦活,捲起袖子,把柴塊立起來,揚起斧頭,猛然劈下,柴被劈成兩半,如果斧頭沒對準,柴倒地,得重新再劈;食堂的灶口小,肚子大又深,幫廚劈柴的還要幫著燒火,我們把松柴同那些長根雜木柴混合添進灶堂裡,柴火燒得劈劈啪啪作響。

廚師告訴我們,火越旺,蒸籠裡的蒸氣越大,那有四、五層蒸籠裡的幾百個缽子飯,就蒸得越透越香。這以後,我們在家裡幫媽媽做飯的時候,也懂得了蒸食物的火候很重要。

劈柴時撿柴蟲是最樂趣的。那些堆著的松柴裡,在成年老舊的柴塊上,露出點點柴的粉末,說明那裡面有個柴蟲窩,即使在大白天,裡面也發出柴蟲吱吱的叫聲。幫廚劈柴那日,我會收撿很多柴蟲,肉嫩凍凍、蛋黃亮亮的柴蟲,帶回家用茶油炸黃,香脆味美,比炸蠶蛹還好吃。

幫廚最忙的時刻,是到了開飯的鐘點。這時,我們要先趕到廚房裡,廚房裡的兩個大師傅,爬上搭在蒸蘢上的小木梯,一人一方,一聲吆喝,抬下四四方方,像個方桌樣的蒸籠,一股熱氣瀰漫滔滔,蒸籠格裡面有幾十缽飯,我們幾個幫廚的把一缽缽飯堆碼在一個四輪小推車箱裡,加速推到大食堂,食堂裡所有桌上已擺好了菜,我們只要按桌擺上八缽飯。

一個有近百張桌的大食堂,按序擺完缽飯,夠緊張的了。有時飯還沒擺完,只見食堂門外排著長長的隊伍,嘰嘰喳喳聲、筷子敲碗聲、哼歌聲,一片飯前入食堂的嘈雜熱鬧聲。

那時的學生大食堂吃飯就像辦喜宴一樣,氣勢磅礡,我們幫廚的忙得滿頭大汗。不過也好,那天我們幫廚的四個同學都到食堂裡吃飯,雖然飯有指標限量,但菜可隨便讓我們吃。

話又說回來,能派到食堂幫廚的人,只有男同學,還要身體壯實、有力氣的,食堂裡廚師才高興。我那年幫廚次數比較多,學習成績中上,獲得了「三好」學生獎狀,獎了三元錢,正好那個學期的書籍費是三元五角,我只向媽媽要了五角錢。

下一則

芒果叉與奇異果匙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