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佛奇:感恩節後確診會狂飆 防疫限制須延到聖誕

等不到新紓困!8700萬勞工年底恐失聯邦保障

《老照片說故事》母親的大學畢業照

作者母親的大學畢業照。
作者母親的大學畢業照。

這張八十多年前的舊照是母親大學畢業合影。母親一九三五年畢業於中央大學音樂科,中排左二是母親。照片上有不少近代名人,最有名的當屬兩位馬先生:前排左一是馬思聰、他們當年的老師;後排中間戴眼鏡的高個同學是馬孝駿博士(馬友友的父親)。看著照片,很多往事浮上心頭。

母親一九一三年出身於蘇北大戶人家,自小酷愛讀書,深受新思潮影響,骨子裡有種叛逆精神;十三、四歲時,獨自跑到幾百里以外的南京匯文女中讀書。初二時,因為弟弟(家中唯一的男孩)出世,家中便以負擔過重為由,不再提供學習和生活費用。

特立獨行的母親便去報考了免費提供食宿的淮陰師範學校。師範畢業後,為了抗婚,母親又隻身前往南京報考大學。在選擇專業時,她犯愁了。想學中文,但要考數學,而她數學基礎不甚好,音樂專業雖無需考數學,但她又僅僅在師範學校學過一些簡單樂理,連鋼琴都沒有彈過,只會彈風琴。權衡之下,她還是報考了中央大學的音樂科,沒想到竟然被錄取了。大學時代是母親一生中非常短暫而無憂無慮、幸福的時光了,因為大學畢業沒多久抗戰就爆發了。

抗戰八年,為了躲避日寇飛機的轟炸,母親一人帶著我們兄弟仨,搬到離西安城外的小鎮居住,母親一邊在中學教音樂,一邊照料我們幾個孩子的生活。父親只能在節假日才能從西安城裡回來看看我們。

因為戰爭,老百姓生活苦不堪言,吃穿都成問題。雖然父母都是教書先生,有固定薪水,但日子也很不好過。記得我七歲時,入學沒幾天,竟然把新發的語文書丟了,媽媽只好晚上點起蠟燭,在毛邊紙上按照原書的樣子,用毛筆一筆一畫,手抄了一本語文課本。媽媽是大小姐出身,後來又一直在外求學,不擅女紅,但是竟然為我們三兄弟,用鄉下人織的土布為每人縫製了一件黑色棉長袍。因為不怎麼合身,粗針粗線,棉花厚薄不勻,常被人取笑。

受過良好教育,知書達禮的媽媽,做人處事低調,待人平和溫順,同事和朋友對她的為人是有口皆碑的。但就是這樣一位善良的好人,命運卻是非常的不公。一九四八年,才三十五歲,當音樂老師的媽媽突然聽力開始不行了,雖然求遍很多大醫院,但是當時醫療條件有限,醫生們都束手無策。隨著聽力的下降, 母親只能改行做圖書管理員。

一九六三年前後,政府為減少財政支出,把一些單位的「老弱病殘」精簡回家,母親不幸中招。之後,白天家人工作的工作,上學的上學,耳聾的母親只能一人待在家中,沒有聽力,既不能和鄰里朋友交流,連收音機裡的音樂也無法欣賞。幸而母親喜歡看書,家務之餘就在書籍中消磨寂靜的時光,讓苦澀的日子不那麼難熬。

直到上世紀八○年代,政府推出新規,恢復六○年代去職人員的公職待遇,母親才又成為退休教師的一員。八○年代末,教師退休協會舉辦演出,其中有一個舞蹈節目,母親居然報名參加了。公開演出那天,在一個大的露天場地,我們幾個子女都去助興。結果發現耳聾的媽媽硬是憑著直覺,跟上節拍,有條不紊的完成了全套動作。散場時,我們都迫不及待地跑到她身旁和她擁抱在一起,為她驕傲。那一年,母親已近八十歲了。

老母親二○○三年壽終正寢,享年九十 ,一晃已經十七年了。

退休

上一則

味之山妖

下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留學之路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