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白宮批准向白登提供情報簡報 支援政權交接工作

疫情+大選=美國富人如今也要兩本護照?

蹓車的歲月

六○年代末期,中國正處在非常動盪的年代。我當時是北京的初中學生,學校上不上課都無所謂,大家都集中在「政治學習」上。

每當暑假、寒假時,都有兩、三個月不用上學。我當時是十三歲,父母都被下放到農村醫療隊,每天都有大把的時間去打發。我和弟弟拿到父母一人的薪水,小孩子手裡有了錢,就開始折騰了。

我給自己買了公交車的學生月票,兩塊錢一個月。就是一個印好的硬紙板,有很大的月份數字和你本人的照片,供售票員查看。每月更新的時候,會在你的照片上加一個印章,換一個新的、不同顏色的月份號。

六○年代,北京的公交車一到二十九號(路)是市區車,三十路到六十路是郊區車。兩塊錢的學生月票只能用於市區車。包括郊區車叫通用月票,一個月要三塊五毛錢。

小孩子們拿著月票乘車到處跑叫「蹓車」。我家附近有十四路公交車,那時是從永定門火車站到北郊市場。因聽起來北郊市場可能會是有商場賣東西的地方,我便興沖沖地乘十四路到了北郊市場總站,下車一看大失所望,公交車站周圍一片荒郊野地,連建築物都沒有,真不明白為什麼叫北郊市場。

幾個月以後,把市區車都乘遍了。都是從起始站到終點站,累了就在車上睡覺。那時年輕,可以把乘過車路線的站名都記下來,一路車因為是雙車箱,大家叫它「大一路」。是從建國門沿著長安街到公主墳。在總站上車,找一個雙人座的靠窗口座位,既可以觀景,又不用擔心給別人讓座位。

那時的二十二路公交車是從前門到北太平莊。北太平莊有一個很大的農貿市場,因為當時都沒有冰箱,沒辦法隔夜儲存,你要是下午三、四時到那買菜,就非常便宜。我經常帶著網兜去那買菜,一毛錢可以買十斤西紅柿或者黃瓜,記得那時拎著裝滿菜的網兜從車站走到家,把手指勒得生疼。

也記得有一次快打烊的時候到市場,看到活魚(鰱魚)特別便宜,買了一條後馬上興高采烈乘車回家,放了一盆水把魚放在水裡,居然還活著,特別有成就感。

而那時的水龍頭都是在院子裡幾家合用的,魚盆放在院子的水池子裡,就回家把另外買的菜放下。十幾分鐘後到院子裡,水盆還在,魚沒了,真奇怪。四周一看,鄰居家的黑貓在牆上舔著舌頭,一副洋洋得意,酒足飯飽的樣子。

北京 中國

上一則

我的手足

下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留學之路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