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美趕進度 疫苗接種 1天達200萬劑

李克強:中國今年GDP目標6%以上 赤字率下調

《老照片說故事》珍重再見

手帕交徐同學寫下的話語。
手帕交徐同學寫下的話語。

不到二十頁的小小紀念冊,承載的卻是豐盛的記憶。南台灣六○年代小學畢業前夕,幾乎每位同學都到書局買了這樣的本子,雖然平時跟校長距離遙遠,但他是學校龍頭,大家仍乖乖在校長室門口排隊,第一頁簽名理所當然的保留給他;也依稀記得校長李南國先生毫無官架子,笑瞇瞇接下每位同學的冊子。導師楊彩通先生帶了我們五、六兩個年級,天天見面,觀察入微,簽名留念的話語想必有所依據。

重頭戲當然是同儕好友的大頭照片、祝福語和署名。由於頁數有限,班上同學甚多,讓每位同學都要琢磨一番該找誰落筆?

當然,平日有情有義的絕不會遺漏。最講義氣的班長是我的首選,一段「妳是掌著舵兒的船,漂泊在茫茫大海,尋找妳航行的方針」,讓我動起「知我者,莫若你」的慨歎;班上才女寫下的「暮雲春樹,時念丰儀」,當場差點沒讓我暈倒,這是哪位古人說過的詞語啊?

還有易感傷的同學留下「鳳凰花瓣的掉落,掩沒了昔時的歡樂」。個性率直的乾脆畫個圈,寫上「勿忘故友」,簡潔扼要。雖無深交卻相看兩不厭的則寫下「勿怨玫瑰有刺,要知刺上有花」。那個年代勵志的話語偏多,不管前面寫了些什麼,常常會加上「努力吧」、「開闢光明燦爛的前途」等語。有趣的是校長、導師或其他老師等大人們都用「民國」標註日期,學子們則一定使用「西元」寫上日期。

驚奇的是,二人共用一張課堂桌子的手帕交,送我一句「願友誼永存,彼此共勉」,似乎預知未來紀事,後來也驗證了至今五十年唯一仍然維繫的友情。

台灣

下一則

移民的語言掙扎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