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賀錦麗超吸金 24小時內募集到8100萬 創歷史新高

走線圈最有名家庭旅館首曝光 15元1晚 1戶擠12人

蔡鍔,只活了三十四歲,但使民國長生(下)

民國四年十月下旬,蔡鍔向袁世凱請病假,以後不斷續假,最後說病重,非去日本就醫不可。袁批示:「一俟調治就愈,仍望早日歸國,銷假任事,用副倚任。」十二月二日,蔡鍔乘日輪東渡日本。

蔡抵達日本,在同志接應下,祕密前往神戶,然後迅速換乘另一艘日輪,經吳淞口南下香港,復取道河內直奔雲南。與此同時,他請助理帶著自己的行李去別府箱根,作就醫狀;並準備了多封親筆信,讓助理陸續寄給袁世凱的親信,報告遊歷狀況和養病情形,以掩飾行蹤。因而,袁世凱一點也沒有察覺蔡鍔離開日本的跡象,當他接到「蔡鍔過香港到雲南去了」的情報時,一度還不相信,等到確定後大吃一驚,立即電令蒙自關道伺機狙擊或捕殺。但蔡在友人和親信護衛下,袁的陰謀未能得逞。

民國四年十二月十九日,蔡鍔安抵昆明,發動反袁護國戰爭。

民國五年春,蔡鍔率二萬護國軍,在四川省的瀘州、納溪一帶,擊敗了八萬北京政府軍。隨後廣西和湖南的起義兵也紛傳捷報。袁世凱在全國一片聲討的壓力下,宣布取消帝制,但仍以「大總統」自居。蔡鍔與唐繼堯等立即發出通電,不僅不承認袁世凱仍為總統,而且要求對他進行審判。這時,全國各地反袁形勢繼續高漲,袁世凱內部也日益分崩離析。六月六日,袁在眾叛親離聲中憂病身亡,護國戰爭以勝利告終。

蔡鍔原有喉疾,戰爭期間,因軍務勞頓,病情日形加劇。民國五年八月他獲假兩個月醫病,先到上海,梁啟超「會見他,幾乎連面目也認識不清,喉嚨啞到一點聲音也沒有,醫生看著這病是不能救了」。儘管如此,他還為梁啟超的《盾鼻集》作序。然後東渡日本,於九月底入九州福岡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治療。

民國五年十一月六日晚,醫生為蔡鍔打了一針強心劑,他口授四事,發給北京政府作為遺囑。

國會、大總統鈞鑑:

鍔病恐不起,謹以遺電陳四事:

一、願我人民政府,協力一心,採有希望之積極政策,以建設好國家。

二、現在各派意見多乖,競爭權力,願為民望者以道德愛國,勿謀私利。

三、此次在川陣亡及出力人員,懇飭羅督軍、戴省長核實呈請恤獎,以昭激勸。

四、鍔以短命,未能盡力民國,應為薄葬。

臨電哀鳴,伏乞慈鑑。

四川督軍兼省長蔡鍔叩。

遺囑中沒有一句提及私事。就在這天凌晨二時溘然長逝,年僅三十四歲。

蔡鍔逝世消息傳到國內,舉國悲痛。國會通過《國葬法》,決議國葬。蔡鍔的靈柩在大總統特使蔣方震等人護送下,乘海輪抵達上海。十四日上海各界在殯儀館舉行悼祭儀式,梁啟超宣讀祭文。因過於悲傷,無法讀完,交給他人代讀。當時,在昆明、成都、重慶、長沙、邵陽等地都舉行了追悼會。民國六年四月十二日,蔡鍔魂歸故里,北洋政府在長沙嶽麓山為他舉行國葬。

蔡鍔出殯,各方贈致輓聯致哀:

孫中山

平生慷慨班都護

萬里間關馬伏波

梁啟超

國民賴公有人格

英雄無命亦天心

康有為

微君之躬,今為洪憲之世矣

思子之故,怕聞鼙鼓之聲來

康有為說得對,沒有蔡鍔「護國」,我們已為「洪憲」臣民。(下)

日本 香港 同志

上一則

青蛙石

下一則

苦行與躺平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