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霸主的實力 韓媒:台積電漲價後大客戶也不會跑 三星只能乾瞪眼

陳水扁再「逃」一案 國務機要費案後 買官洗錢案也判免訴

辦公室不倫戀(上)

圖∕吳孟芸
圖∕吳孟芸

多年前的一個夏天,那時律所照慣例都會在周一下午兩點召開周會,先由案件主管把所有的案子一一向主任律師做重點報告,針對重要性與時效性將案件作排序,再和每位律師和助理手中的案子重溫一次,檢查進度和進展,力求分組分工的明確與均衡,再把所有重要的日子、出庭的日子強調一次,以確立工作時程。那天,案件的討論會剛結束,主任律師宣布了辦公室經理兼案件主管姚梅兩周後將離職的消息,而她手中的所有工作和兩百多個案子一併由我來接替,這突如其來的消息逼得剛來律所上班不到兩個月的我,不得不硬著頭皮挑起這個重擔。

姚梅出國前念的是法律,也通過了律師資格考,但拿到執照後並沒有去當律師,而是選擇留在大學教法律。姚梅長得白淨秀麗,大學時期曾在校體操隊操練了多年,雖然她現在已經是兩個女兒的媽,體態還是保持得不錯。姚梅的母親心靈手巧,常常按照時尚雜誌上的樣式來為姚梅做衣褲、上裝、裙衫,把她打扮得得體大方。姚梅的先生陳正,在國內念的是醫學,畢業後就在醫學院的附屬醫院當了兩年的急診室醫生,1988年公派來美做交換學者,專門研究老年癡呆。本打算1990年進修結束後回國,卻碰上了六四天安門事件,他辦了綠卡留在美國,並把姚梅一起辦了出來。陳正在美國沒有醫生執照不能行醫,只能進了一家老年病研究機構工作。姚梅來美之後,在兩年內就生了兩個女兒,生完孩子之後她在家待不住,就找到一家律所幹了幾年。他們兩夫妻在外打拚,姚梅的父母則在家幫他們帶兩個孩子,很快他們就買下了他們自己的房子,在美國過上了小資的幸福生活。

這家吸引姚梅跳槽的新律所,有位主任律師叫孫偉,他和姚梅同歲。孫偉皮膚黝黑個子瘦高,一雙瞇縫眼,五官端正,在國內念完法律專業後就申請來美深造,課餘在餐館打工。他勤工儉學,日子過得並不寬裕,但是至少吃喝不成問題。又花了三年念完法律碩士學位,就開始準備律師執考。為了專心應考,他辭去了餐館的工作,阮囊羞澀的他只能有一頓沒一頓地過著,整天都以麵包和速食麵度日。這時一個人的出現,改變了他的境遇。

在一個朋友的聚會中,他認識了一個比他大八歲的范妮。范妮曾經是史丹福大學生物工程的學霸,現在在一家生物化學公司上班,年薪十幾萬。她的長相不起眼,鼻梁上架著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鏡,下面有一雙銳利眼睛,猛一看就像是一隻在黑森林中尋找獵物的貓頭鷹。當她被介紹認識孫偉的時候,她馬上就被高挑清痩的孫偉吸引住了。她瞭解了孫偉此刻的困境後,便發起了溫情攻勢,說她非常需要法律協助,時常約孫偉做付費的法律諮詢,順帶把感情也諮詢了一下。一天,她向孫偉建議說:「不如,我做你的女友兼投資人。你安心把律師證考到,我作你的後盾,解決你的後顧之憂。等你考上律師證之後,我們就結婚。婚後我出錢幫你開律所。你認為呢?」

孫偉想到自己要是沒有范妮,怕是撐不到律師考試,眼前就連一百多塊律師考試的報名費都交不出來,范妮的提議正是老天爺給他最好的禮物,不僅解決眼下的溫飽問題,還大大縮短自己奮鬥的歷程,於是他接受了范妮的提議。有了愛情與麵包,加上自己的勤奮苦讀,孫偉順利拿到了律師證。在范妮的金援下,孫偉找了一個同期考上律師的同學和一位學長方勤,一起出資開了金星律師事務所,接下來這對彼此需要的兩人就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後的四年中,范妮對孫偉有求必應,什麼喜歡買什麼,什麼貴重買什麼,把孫偉全身上下都包裝了名牌。范妮聽老人說,要栓住一個男人的心就要給他栓住一個娃,她就想為孫偉生個孩子。但她遍訪了中醫西醫都不見成效,後來還去看了半仙密醫。但是這麼折騰了幾年,還是懷不上孩子。

金星律所打一開始業務就開展得不錯,規模也一直在擴大。孫偉喜歡雇用年輕漂亮的助理,說是可以吸引客戶增進工作氣氛。范妮懷疑孫偉這麼做是別有用心,就拚了命地打扮自己,時常一身紅或是一身綠地在律所出現,名為視察,實為監督。姚梅正式加入金星那天,孫偉早早地為她準備了一間律師合夥人等級的辦公室。特殊的待遇立刻引起了眾人的嫉妒和反感,背後議論他倆之間的關係一定是一種交易。

自從姚梅離開了我們律所後,我就接下了她手中的所有工作,但我們還一直保持著聯繫,她常在電話中希望我把律所的客人介紹給她,說是這樣可以幫我減輕負擔,但我告訴她我不會做這種違反職業道德的事。其實,要協調四個律師、八個律師助理,再加上管理所裡百分之七十的案子,對一個新人的我來說並不容易。然而,我在不到一個月就理出了頭緒,不到兩個月就能夠得心應手。如此,我和姚梅各為其主、各幹各的過了兩年。

一天下班前,傳真機忽然響了起來,我原本只想把傳真的檔收好,這樣第二天一早就可以馬上處理,但不經意地瞄了一下文件,上面寫著:「姚梅,一個用身體換取高檔禮品的妓女……出賣她的……專門勾引……這個賤人……」我看到這裡連忙打電話給姚梅,問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她這才告訴我過去兩年發生的事情。

她去金星上班的第一天,驚喜地在抽屜裡發現一只價值幾千塊的手錶,旁邊還有一張卡片,上面寫著:「姚梅,歡迎你加入我們的行列!你誠摯的夥伴孫偉」為此,她一陣激動,心想這家律所真是大氣,能給新來的員工送這麼高級的禮品。可是慢慢地她發現,這樣的驚喜完全是她個人專屬。在工作中,孫偉每天中午都為了審理案子要求姚梅和他一起共進午餐。也是因為工作需要,孫偉會常常要求姚梅晚上留下來加班,然後就藉故一起共進晚餐,繼續聊工作。起初,姚梅也認為是工作需要,就沒當成一回事。慢慢地,她很享受這樣高級別的特殊待遇。

有時候,孫偉中午太忙,就會讓他的秘書帶姚梅出去吃飯,然後一起去逛商場裡的奢侈品店。第二天,姚梅會驚喜地發現她所喜歡的那一款裙子、首飾或皮包會出現在她的抽屜裡。抽屜就像是可以讓夢想實現的百寶箱,出來的都是她想要但從不敢奢望的奢侈品。時間久了,姚梅似乎也就當作這些都是她努力工作的獎勵了。

有一天孫偉對姚梅說:「我們上一個案子辦成了,你幹得非常不錯,我決定給你獎勵,除了放你一天假放鬆放鬆,也幫你把這天的所有花費都付了,怎麼樣?」姚梅這時已然習慣孫偉的大方,對兩人單獨外出也不以為意,就答應了。那天,孫偉先帶她去愛馬仕買了一個上萬塊的包,又帶她去一家高級賓館。姚梅換上了孫偉為她準備好的性感泳裝,兩人就在賓館的室內泳池一同游泳嬉戲。孫偉趁機向姚梅表白:「在聖誕派對上,當我看到你先生來接你的時候,我又嫉妒又難過。嫉妒的是為什麼他就這麼好運,有你這麼美的妻子天天陪伴在身邊?難過的是,為什麼我就這麼的倒楣,得跟一個自以為是、不會下蛋的貓頭鷹過一輩子?」在孫偉的甜言利誘之下,姚梅淪陷了,而且愈陷愈深。接下來他們之間的發展可想而知,只要姚梅的老公一出差,就是他們幽會的日子。

然而,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范妮聽到了律所傳來的風言風語,無意中又看見孫偉手機上的簡訊,他和姚梅的事便東窗事發了。為此,范妮顧不得顏面地跑去律所裡大哭大鬧,孫偉和其他律師合夥人迫不得已就把律所暫時關閉休業。孫偉的事情早已經在律所裡傳得沸沸揚揚的了,方勤勸孫偉不要犯糊塗,雙方都是有家庭的,趕快斷尾求生。孫偉心裡盤算著,走了姚梅,還會有張梅、李梅,但只要姚梅還在,他的金主范妮就會抽銀根子,律所就要散了。次日,在方勤的支持下,孫偉把所裡所有的合夥人、范妮、姚梅和她的先生陳正都邀請到律所,坐下來,一起談判解決。(上)(寄自加州)

史丹福大學 天安門 六四

上一則

左眼醒了,右眼還睡著

下一則

修理屋頂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