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驚奇隊長」加拿大男星罹患漸凍人症 49歲去世

招生被控「偏富」西北大學等4校同意支付1.66億和解金

天秤獅子(下)

▋獅子

有一段時間,遇到很多天秤座和獅子座在一起的伴侶。

心裡就會疑問:「天秤座和獅子座很合嗎?」

仰望天空的星盤,感覺到星辰間密密麻麻不可思議的軌跡,互相牽引,或者互相排斥。牽引,或排斥,都是軌跡運行中的力量。

有時候我們會因為喜歡在一起,因為愛,在一起。有時候,在一起,卻是因為嫉妒、容忍、排斥、憎恨。關心,會在一起。折磨,也會在一起。

浩大的宇宙,星辰的運行,藉著吸引和排斥,形成細緻完美的網絡。

我只看到了一個局部又局部的角落,以為解開了星盤的祕密,其實,距離真正的「祕密」,還很遙遠。

我沾沾自喜,像膚淺的占星術士,和膚淺的國王說:「天秤座和獅子座之間有引力。」

那有點像今日網路世界的大數據吧……

我的朋友和家人聊天,說最近「膝蓋痛」。不多久,打開手機,裡面跳出各種更換膝關節的資訊,推拿、經絡按摩、泡腳桶、泡腳漢方藥包……所有和「膝關節」有關的林林總總,全部出現,持續了好幾個星期。

直到有一天他拿著手機,和同事吵架,罵了一聲「婊子」,手機的資訊才從「膝關節」變成許許多多穿薄紗透明內褲翹著屁股、手指含在口中的美色女子。

「我們都被監控了嗎?」

「誰在監控我們的一舉一動?」

天秤和獅子常常在一起的發現太遜了,因為網絡可以用大數據告訴你更精準的答案。

大數據的分析,不是天秤和獅子常在一起,是男性天秤常常和女性獅子在一起。

「那麼,同性戀呢?」

發問的是雙子座,他想駁斥大數據的結論。

「同性也有陰陽吧?」雙子自己又找了解答。

「喔……」所以我一眼看出她是獅子座,是因為她的助理換了三個,都是天秤小男生嗎?

「妳是獅子座?」

「是欸,我命盤裡六個獅子!」

她的外貌也像一頭獅子,一頭雄獅。頭很大,鬃毛蓬鬆,寬厚的肩膊,體型壯碩,常常畫著濃重的黑眼圈。

她很聰明,在自己專業的領域,一直是領袖的角色。她有一個小小團隊,把上個世紀八◯年代剛剛起步的台灣影視產業介紹到世界各地。

她曾經一度像一個威嚴的教母,帶著許多男性導演製片演員在國際上跑碼頭。

影視的行業,需要大筆資金,統籌的人,都有一點黑道氣質,可以稱兄道弟,可以八面玲瓏,帶領一個團隊,團隊裡的分子,都不是省油的燈,搞燈光的,搞拍攝的,搞剪接的,片場裡大呼小叫,嚼著檳榔,一言不合,檳榔汁就連著「他媽的」一起噴到對方臉上。

我去過片場,在鬼哭神號的場域,看到牡羊座的導演,閉目養神,然後說:「我要一棵大樹,在風裡搖,要很久。」

鬼哭停了,神號靜止。我看到一棵巨大的雀榕,枝葉扶疏,在大風裡搖晃。光影像神蹟,許久許久都不停歇。

我忽然想到那個句子「樹欲靜而風不止」,他的沉默,泫然欲泣,是因為忽然想到了祖母的死嗎?

那個年代,導演裡好多牡羊、獅子,即使是水向,也是堅韌可以咬牙撐過去的天蠍。

然而,她才是獅子,一頭道道地地的雄性獅子。

那些嚼檳榔耀武揚威的導演製片,很懂黑道規矩,看到她來,也在兩旁畢恭畢敬。

據說真正的雄獅是不出去捕獵的,雄獅總是在風的上頭,讓風把身上的氣味帶出去,小動物,羚羊、鹿、斑馬,聞到風裡的氣味,知道雄獅在上風,聞風喪膽,就都往下風處奔逃,母獅就等在下風處捕獵。

所以她是真正的雄獅子,氣味就使人震懾。

她有一次大罵美國通靈女巫伊莉莎白,「怎麼了?」我不明瞭她為何這麼氣憤。

「他媽的,她說我身體裡住著一個男人!」

我愣了一下,心裡思忖,真的身體裡住著一個男人嗎?

我重看高清版的《教父》,總看到她,若無其事走過,對手已經倒地而亡。

那是上個世紀末的事了。因為她,島嶼的影視一度很風光,在世界各地得獎。

得獎歸來,我喜歡抱她,好像抱整個地球。

然後島嶼的影視沒落了,一堆自我感覺良好的瑣碎囈語,走不出去,像瀕死前用口水彼此濕潤的魚,喘息依靠著。有些星辰,是用奄奄一息的方式相牽引和廝守嗎?

是的,所以教母也離開了。留下逐漸嗅不到雄獅氣味的城市。

據說她也帶著對岸的導演在國際上闖出名號,到威尼斯、柏林、坎城,依然很固執地不屑和好萊塢奧斯卡打交道。

後來,她的天秤座小助理,有一天騙了她的錢,多年累積的公司儲蓄被搬空。

搬空之後她才知道,坐在空屋裡,黑眼圈被淚水流成溝渠。

小小助理,被她稱作「小gay」的,始終柔弱順從,忠心勤懇,從不爭辯。在一頭強悍獅子身邊毫不起眼,沒有一點背叛的可能。

我常常覺得她在霸凌那可憐的天秤小助理……

我錯了,獅子和天秤,其實有我不知道的牽引規則吧……

她的六個獅子之外,其實有一顆遙遠黯淡的處女。(下)

關節 儲蓄 奧斯卡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小站情結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