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今年大漲165%還不夠 這位分析師看好輝達股價還能再漲逾20%

全球250個最快樂城市 加州僅舊金山上榜

文學對電影的影響到底有多大?

孫博獲得近十項劇本獎,圖為部分獎狀。(孫博∕提供)
孫博獲得近十項劇本獎,圖為部分獎狀。(孫博∕提供)

記得是2005年的夏天,著名導演吳天明邀請我撰寫電視劇本,使我受寵若驚。但我坦誠告訴他從未碰過劇本,他說讀過我的長篇小說《回流》,故事編得不錯,也有畫面感,並認為我有能力直接寫劇本。《回流》被喻為中國第一部表現「海歸派」回國創業的長篇小說,也是我的第三部長篇,中國青年出版社於2002年底推出後轟動一時,著名的《小說月報》轉載,上海電臺改編為廣播劇,上海電影集團還買斷了影視改編權。

吳導是中國第四代導演的傑出代表,執導的《老井》《人生》《變臉》等斬獲多項大獎,曾任西安電影製片廠廠長,培養出張藝謀、陳凱歌等第五代導演。吳導的眼光是獨特的,他的話給了我莫大的自信,我被趕鴨子上架,悄悄「觸電」了。從此,在創作小說的同時,開啟了編劇生涯,迄今已撰寫了四部電影劇本、兩部電視連續劇,有的已搬上銀幕,還獲得了海內外近十項劇本獎。

如今回過頭來看,吳導當年沒有「看走眼」;我多年的筆耕也沒讓他老人家失望,可以告慰他的在天之靈。其實,吳導看中我寫劇本的潛力,除了我能駕馭長篇小說外,跟我會畫一點兒畫有關,也隱隱道出了文學對電影的影響。」

自從電影誕生以來,文學作品一直是電影創作的重要源泉。首先,文學作品為電影提供了豐富多樣的故事情節。許多經典文學作品都具有扣人心弦的故事,很適合被改編成電影。例如,弗朗茨 ·卡夫卡的小說《變形記》被改編成電影,通過電影的圖像和音效,再現了小說中主人公被變成甲蟲的恐怖場景。而著名導演彼得·傑克森的《魔戒電影三部曲》,通過精湛的視覺特效和巨大的製作投入,將原著作者托爾金的奇幻世界、史詩般的冒險完美地呈現在銀幕上,深受觀眾的青睞。

其次,文學作品為電影提供了豐富多彩的角色。文學作品中的角色富有複雜的內心世界和獨特的個性,這些角色通過演員的表演得以呈現。比如,J.K.羅琳的小說《哈利·波特》被改編成了系列電影,觀眾通過電影中的演員和角色,更加直觀地感受到了小說中角色的魅力和情感。另外需要注意,文學作品中的角色也可以被改編和重塑,為電影創作帶來新的視角。例如,查理斯·狄更斯的小說《雙城記》被改編成了多部電影,每一部都有不同的演員陣容和角色詮釋,但都能夠在電影中體現出小說中角色的複雜性。

第三,文學作品為電影提供了深刻的主題和思索。文學作品常常探討人類的生活、情感和價值觀,這些主題可以通過電影的形式更加生動地展現出來。例如,喬治·奧威爾的小說《一九八四》被改編成了多部電影,通過視覺效果和音樂,生動地展現了小說中的反烏托邦社會和對權力的控制。觀眾通過電影中的畫面和演員的表演,更深刻地體會到了小說中探討的政治壓制和個人自由的主題。

第四,文學作品為電影提供了豐富的背景和文化元素。文學作品往往與特定的歷史背景、地域文化緊密相連,通過將這些元素融入電影中,可以增強電影的真實感和觀眾的代入感。例如,列夫·托爾斯泰的小說《安娜·卡列尼娜》被多次改編成電影,每一部都試圖再現十九世紀俄羅斯社會的風貌和文化氛圍,通過服裝、道具和建築等方面的再現,營造出獨特的歷史背景。

此外,文學作品對電影的影響還體現在創作的跨文化交流。世界各地的文學作品可以通過電影跨越語言、文化的障礙,傳達獨特的價值觀和文化特色。比如,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小說《挪威的森林》被改編成了電影,不僅將小說中的故事帶到了全球觀眾面前,還傳達了日本文化和情感的獨特氛圍。

總體來說,文學對電影的影響是多方面的。它提供了豐富多樣的故事情節,深刻的角色和主題,啟發了電影語言和敘事手法的創新,豐富了電影作品的情感表達和人性探索,同時還為電影帶來了跨文化交流的機會。這種文學與電影的共生關係,不斷地推動著兩種藝術形式的創新,為觀眾帶來更加豐富的視聽盛宴。

(孫博,加拿大著名華人作家、編劇,現任加拿大中國筆會會長、加拿大網絡電視臺總編輯、加拿大多元文化媒體聯盟副主席。出版長篇小說《回流》《茶花淚》等十多部著作。發表影視劇本《還你一個擁抱》《中國智造》《中國處方》《中國創造》,擔任三十集電視劇《錯放你的手》編劇,導演電視系列片多部。曾獲六十多項文學獎。)

孫博劇本《中國處方》首發於《中國作家》雜誌影視版2019年第10期。(孫博∕提供...
孫博劇本《中國處方》首發於《中國作家》雜誌影視版2019年第10期。(孫博∕提供)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童年興城記憶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