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若出現醫療狀況 重新評估選或不選

拜登在賭城新冠確診 已飛回德拉瓦州隔離

三千元的發財夢

可樂王∕圖
可樂王∕圖

老公和我在美國中西部俄亥俄州大學畢業、工作、育女。女兒兩歲時,我那不安的心躁動起來,我對老公說:「我們還年輕,我想帶女兒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他說:「好啊,是去東海岸華爾街,還是去西海岸矽谷?」記得在高中地理課上,第一次看到美國地圖時,我曾想,如果能去美國,我最想去的城市是洛杉磯。我對老公說:「去洛杉磯吧。」

老公駕車先到洛杉磯安頓好,兩個月後我帶女兒坐飛機去跟老公會合。那是千禧年,dotcom網路公司如加州春天的金罌粟般遍地開花。我和老公都在dotcom找到工作。我的公司是由名模辛蒂克勞馥和四位哈佛女生合創的網路時裝公司eStyle.com,銷售自家品牌的高檔孕婦裝和嬰兒衣物。當時辛蒂克勞馥和CEO羅拉都初為人母,我也初為人母,與公司年輕母親的形象吻合。他們在我未到洛杉磯之前,電話裡就告訴我,我是公司的第十九位成員,除工資以外,還有二十萬股我第一次聽說的「原始股」。

eStyle在市中心的繁華地段,我家住在附近的公寓大廈,我每天步行上下班。我的上司是肯特.凱勒,他是Hulu創始CEO傑森.凱勒的哥哥,當時傑森.凱勒是亞馬遜公司的高層主管。肯特有一頭淺棕色的髮,深陷的眼眶裡有一雙夢幻般的藍眼睛。我第一天走進公司,他便熱情洋溢地和我握手,請我到公司所在大樓的一樓咖啡店喝咖啡。他舉起咖啡紙杯說:「歡迎你加入。讓我們在這裡一起發大財!乾杯!」接著他說:「我的弟弟在亞馬遜,我的妻子在goto.com,我的妹妹在eToy.com。這些公司都是股票飛漲的上市公司,我們公司也一定會上市。你知道嗎?你的二十萬原始股就會變成幾百萬美元!」從他閃閃發亮的眼睛裡,我看到發財的夢想順著大樓褐色大理石牆壁扶搖直上,聳立雲端。

第一輪融資以後,迎來第二、第三輪融資,公司不斷擴張,緊鑼密鼓準備上市。短短一年裡職工增加一百多人,產品從孕婦時裝擴展到所有女性時裝,從嬰兒衣物擴展到所有嬰兒用品。辦公室裡,有名的投資人絡繹不絕,時髦高挑的模特兒們進進出出,連寫產品介紹的職員也是好萊塢著名的編劇作家。在種種優惠的催化下,銷售額和客戶飛速增長。但其實公司每天都在虧錢,錢像水一樣嘩嘩地流失。

可沒人去顧慮虧錢。人人照樣歌舞昇平,周五下午總有喝不完的瑪格麗特雞尾酒;遊輪上的年會,波光粼粼,分不清是海水還是搖曳的裙裾。

互聯網公司股票持續飆升,泡沫不斷擴大。到次年三月,泡沫開始一點一點爆裂。我們的公司失去了上市的最佳時機,轉而尋求被其他大公司收購。亞馬遜公司有意購買,可是出價不如意,在討價還價的搖擺中,外面形勢一再惡化,dotcom一家接一家地倒閉,亞馬遜撤銷了購買計畫。再沒有新的融資注入,八月公司只好削減開支預算,開始裁員。

跟好萊塢作風一樣,公司裁員那天特別地戲劇化。沒有一點預兆,早上大家都照常到公司。十一點鐘時CEO羅拉突然宣布了裁員名單。然後,像拍電影一樣,在眾目睽睽之下,幾位保安人員帶領被裁掉的四十多人離開公司。我就是其中之一。當電梯匡當落地時,我的自尊被摔下,那高聳入雲的發財夢也被摔下。

兩個星期後,不僅我的發財夢碎了,我的美國夢也碎了。老公也失業了,我們雙雙失去收入,更讓人擔憂的是失去H1工作簽證,淪為「黑戶」。

eStyle人事部經理打電話問我現在在幹什麼。我含糊地說:「我將回學校上學。」學生持F1簽證可以合法居留美國。

可是人事部經理不依不饒地說:「請把你的I-20表格寄來,否則,我向移民局報告你非法居留。」

上任何學校都需要申請過程,我哪裡這麼快弄來I-20表格?一股怒火衝上來,我說:「我為你們日夜幹活,難道就這樣對待我嗎?我現在已不是你們公司的職員,你沒有權力過問我的居留身分。」我大叫,氣得發抖地掛斷電話。

我給上司肯特打電話,希望他幫忙。他平時和藹可親,溫柔迷人的藍眼睛閃著光,現在卻一副拒人千里的樣子,他冷冷地說:「你和人事部談。」

我和老公每天戰戰兢兢地度日,擔心移民局上門把我們遣返。這般煎熬地度過四個月,直到老公在社區大學數學系找到教員職位。

我在離開eStyle後,用三千美元買下我所有的原始股。可公司沒有上市,四年後公司倒閉了,我的股票也成為廢紙。

但我不後悔,用三千美元買一個夢,值得。我沒有發財,但曾經離發財只有一步之遙。(寄自加州)

亞馬遜 洛杉磯 移民局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紅顏薄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