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在美港人不被驅逐計畫延長 港府:險惡用心

專家:兇嫌槍上裝土製消音器 讓蔡班達可徒手奪槍

發飆的家屬

醫學院老教授諄諄善誘的那篇話,多年後依然清晰地在我腦海裡:「病人生氣時,一定背後有原因,不一定是衝著醫師。換個心念,站在病人的立場,或許能體會他們的難處。」

我用力深呼吸。這番話並不能緩和我現在內心的焦慮。想到那通非打不可的電話,我便血壓飆高,在冷氣狂吹的辦公室裡硬逼出一身汗。

一早,忙碌的門診剛緩慢下來,好不容易有鬆口氣的空閒,手機卻傳來了個簡訊。

自從醫院想出掌控員工的招數,送給大家最新款的哀鳳後,生活便處於隨時被呼叫的狀態。簡訊來自主管級的兒科醫師,這天以同事的身分討論病人的案例,口氣裡還是充滿上司的咄咄逼人。

這是個十來歲的男孩,出生前便診斷出嚴重右腎水腫,在教學醫院動了幾次手術後,轉來我們醫院。爸爸是個人高馬大的奈及利亞人,不苟言笑,不怒則威。或許是口音的關係,雖然感覺到他對孩子的嚴厲,對醫療人員甚是友善,不多話,有問必答。他的英文說得流利,雖然對談間有時必須重複,他從不要求翻譯,對我的建議也是點頭贊同。

男孩的爸爸和媽媽多年前離婚,自從轉到我們醫院後,都是爸爸陪著看診。上周,年度回診,一切無礙,便約定兩年後才回診。

這天一則簡訊,將幾年來和病人的默契打亂了。

男孩的媽媽查詢到線上病歷表,對內容感到不滿,覺得超音波顯示水腎惡化,爸爸和孩子卻一問三不知,好像是醫師疏忽,看診時沒有仔細商量。

主管接到了媽媽發飆的電話,抱怨專科醫師處理不當,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連他這個主治醫師也不放過。結果可想而知,主管送來簡訊,英文passive aggressive的典型語氣,表面上好像同情我面對棘手的案例,但其實是怪罪一早打擾他,被病人罵得臭頭。

當醫師多年,了解人際關係的複雜,與其和主管辯駁,不如乖乖地扛下責任,告訴對方自己會處理妥當。儘管如此,拿起電話和從未謀面的母親談話前,知道對方還在氣頭上,我不免心情忐忑。

重新檢閱病人的病歷表,將對方的手術紀錄、泌尿醫師的建議勘查清楚,也把主管一早的通話記錄看一遍,知道母親擔憂孩子最近尿床,平時頻尿,看到水腎的結果,感到緊張。

拿起電話,聽到對方不耐的聲音。自我介紹後,請母親分享她的顧慮。

她的英文流利,很明顯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劈里啪拉一陣轟炸。她覺得前夫英文不好,每次來看診都很隨便,醫師也沒有特別跟他解釋。小孩最近跟她住,每晚床單都是濕的,她不明白是流汗或尿床,孩子也把浴室尿得滿地都是,讓她很頭痛。孩子只有一個正常的腎臟,她光想到要洗腎或移植手術就睡不著覺。

雖然她的口氣很焦慮,但沒有罵人,對我的建議也安靜聽取,沒有之前主管暗示的歇斯底里。再仔細談論,發現小孩離婚後都跟爸爸同住,和媽媽的感情並不熱絡。媽媽決定介入孩子的生活,卻發現孩子對她很陌生。或許是罪惡感、或許是擔憂,她將這些情緒轉為對醫療人員的不滿,藉此發洩。

靜下心來討論後,她同意跟泌尿科醫師聯繫,重新接受診斷,以後回診也會一同陪伴,以免爸爸語言溝通不良,導致醫療的疏忽。

掛上電話,我鬆了口氣,想到從前的老教授的教誨。醫學這門學問,真是困難啊。(寄自加州

手術 醫學 加州

上一則

怎麼吃最健康

下一則

可思莫思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