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7號線將停6個周末 往返曼哈頓皇后區須搭巴士

快看世界/不是紐約也不是洛杉磯 喝咖啡這城最貴

空巢老王

去年冬天,西雅圖有幾日風雪撲面,地下積了白白一層雪。住在北西雅圖的老王一大早就拿個雪推子清理自家房前的積雪,一不小心滑了一跤,想試著爬起來,可身體不聽使喚,他抓起掛在脖子上的手機打了911。人被送到急診室後一番檢查,腿部只擦破了些皮,未有傷筋動骨,可醫生驗血後發現老王嚴重貧血,才造成體力不支,要求他住院再檢查。

剛到住院部那天,我當班。他見我會說中文,就順手將一本名為「金色歲月」的書贈與我,說是他自己寫的。

我翻了翻那本薄書,記錄的都是老王自己的人生歷史,從出生到求學,再到美國。看得出他是新中國老一輩知識分子,也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最早出國的那批留學人員。他說:「在美國待了四十多年,工作了近三十年直至退休,剩下的時間就不想再寫了,寫了也沒有多大意義。」說這話的時候他似乎有些與自己賭氣,帶有一股子悲傷情緒。他與我母親同歲,算是我上一輩人了。老王還說自己早就準備個大行李包,裡面放好兩套乾淨的換洗衣服,洗漱用品,喝水瓶,兩本書,拖鞋等,放在門裡,預防緊急情況時上醫院帶上。聽到這裡我打心眼裡佩服老王的周全。

住了一星期醫院,只有一位鄰居朋友來看過老王。

我問:「怎麼沒見你家裡人來看你呢?」

他嘆口氣說:「老伴兒幾年前病逝了,唯一的兒子帶著兒媳和兩個孩子回中國,在深圳工作並安家多年了。」

我好奇地問:「人家都是從中國到美國學習工作,怎麼他們從美國回中國工作?」

「現在的中國與過去相比,不可同日而語,北上廣深都還是不錯的。前些年中國高科技公司高薪聘用海歸,兒子全家趕上那股潮流,現在的收入是在美國公司的兩倍還多。」

老王笑了笑又說:「當年我公派出國就留在了這裡,有了身分後把家人一個個地搞來,哪裡想得到如今竟是孤家寡人。兒子一家在深圳過得比這裡好,有房有車,家裡還雇了菲傭,孩子的英文也沒落下。」

我問:「深圳條件這麼好,您以後怎麼計畫呀?年紀再大些又沒人在身邊照顧,那就回中國吧,隨兒子到深圳也不錯。」

他嘆口氣說:「中國是回不去了,只能探親訪友。我出來這麼多年,回去就是三無人員了,沒退休金,沒房子,沒身分。當年出來時還沒有退休,賣了房子才在美國買了房子,拿了公民,就沒有了中國身分。盼雙重國籍盼了幾十年,估計是沒指望了。」

他感慨萬分:「兒子都回國十年了,如今又讓兒媳帶孩子回美國上學,怕將來耽誤了孩子們,夫妻倆又要兩地分居。為了孩子,他們估計將來還是要回來美國的呀!」

「這下你有人照顧了,起碼身邊有個人有種安全的感覺。」

老王笑了:「事情沒那麼簡單,兒媳是烏克蘭人,因為烏俄戰爭,父母被接來美國。我跟他們也沒有太多交往,孫子小的時候還來往密切,如今他們對我也生疏起來。」

「兒子為了那兩倍工資還回不了美國,回來找相當收入的工作也不容易。想再多賺些錢就提前退休了再回來美國。中美政府博奕,老百姓倒楣,連累到家庭。我們老百姓就是過日子賺錢,誰給的多就到哪兒工作,也不想關心政治。」老王嘟囔著。

疫情以來,回國都成問題,我年齡大了也折騰不起。大家都希望兩國都進步,互通有無,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地針鋒相對,關係又倒退了幾十年,讓老百姓也不得安心。」老王又感慨萬分。

過了幾天,查出來老王是胃出血,又做了胃鏡檢查,竟然是嚴重的胃潰瘍。加之老王年齡大了,造血機能也差,醫生讓他回家後好好調養。領了醫生開的藥下午他就準備出院回家。

「空巢是註定了,人都說養兒防老,都是說說而已,要是有個女兒就好了。」老王臨走的時候情緒很低落。

我勸道:「車到山前必有路,兒子會管你的。」

老王苦笑了一下,被鄰居接回了家。

(寄自華盛頓州)

退休金 西雅圖 疫情

上一則

生命的留言(二)命運之謎不可解

下一則

非裔設計師 成功打造「黑豹2」電影道具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