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麥卡錫任議長後首度回應:目前無訪台計畫

澤倫斯基籲加強制裁俄國 普亭用戰勝納粹鼓舞士氣

菲萊莉的奮鬥(上)

黛安∕圖
黛安∕圖

歧視他人似乎是全人類與生俱來的通病,只要說不同的鄉音和生活習性,只要是不同城鄉環境的出身,都會被劃分成不同的族類而被差別對待,這樣的歧視中外皆然,更遑論其他各種不同的歧視。

歧視有許多種,一般是針對特定的族群,它可能是基於年齡、殘疾,性取向、宗教、原國籍、種族、膚色或性別的偏見,而給予不同而且較差的對待。在不同的族群當中,常因為一方擔憂自己的利益、地位、權力或文化受到另一方的威脅或挑戰,而對另一方散發或進行醜化、中傷。這些歧視是美國法律所禁止的,為的是讓人人都可以在平等的基礎上生活、就業、居住、旅行、接受教育、受法律保障、行使權利、取得福利,真正實現人人生而平等。然而,事實上人們還是會因為傲慢與偏見而互相歧視,進而互相仇恨,甚至互相傷害。

一向自詡為人權大國的美國,從殖民統治開始,種族主義和民族偏見卻一直是她的心病。美國早期的法律還一度默許種族主義,從十七世紀初一直到十九世紀六○年代,歐裔的美國人享有法律所賦予的特權,這些特權了包括受教育權、移民權、選舉權、公民權、土地徵用權以及刑事訴訟權,而這些權利不被美國原住民和其他非白人族裔的美國人所享有。當然,這樣的歧視不止是針對有色人種,甚至是歐裔的非新教徒移民,諸如猶太人、愛爾蘭人、波蘭人和義大利人,就多少遭受排斥和其他形式的歧視。近代的美國,雖然明面上一直高舉人權的旗幟,種族歧視卻像潛藏的基因深植在人們的內心,只要稍微挑撥一下,它就會冒出火苗延燒開來。在對伊拉克的侵略和對阿富汗的反恐戰爭期間,反伊斯蘭教信仰和伊斯蘭教徒的聲音四起;在佛洛伊德的事件中,白人優越和黑人歧視的議題又上熱搜;在國庫匱乏的今日,中南美洲的非法移民前仆後繼地想從美墨邊境進入美國,反移民反拉美裔就成了政治正確;在對中國的貿易戰和軍事競賽中,反中反華裔甚至反亞裔的情緒高漲。更有甚者,只要白宮或是國會的菁英階層口不遮攔地縱容甚至鼓吹,種族歧視運動就會風行草偃,甚至演變成仇恨犯罪(hate crime)。

據加州州立大學聖貝納迪諾分校的「仇恨和極端主義研究中心」的研究指出,全美都會區的仇恨犯罪(指因為受害者的種族、性別、國籍、宗教、性取向或殘疾而對其行凶的犯罪)在2021年飆升了46%,其中紐約市飆升96%,洛杉磯增加了71%。研究顯示,在全國範圍內,種族的仇恨犯罪的對象主要仍是針對非裔。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聲稱是種族歧視最大受害者的非裔,往往認為亞裔搶走了本應屬於他們的工作機會和社會地位,所以對亞裔不是歧視而是仇視,在近年來攻擊亞裔的事件中,時常看到非裔的加害者。研究中又指出,在前總統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之後,全美都會區的反亞裔仇恨犯罪數量在2021年竟增加了339%,最令人詫異的是,華人中的特定團體竟天真地以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以為依附著白人優越團體,就可以既反中又不被歧視,卻不知道實際上這是請鬼抓藥方,無異於是飲鴆止渴。

美國是一個移民的國家,根據2020年人口普查的結果顯示,白人、拉美裔(泛指來自中南美洲的拉丁裔)、非裔、亞裔分別占總人口的57.8%、18.7%、12.4%、6%。但是在加州,拉美裔卻上升至人口的39.4%,超出白人的34.7%,正式成為加州最大的族裔。拉美裔吃苦耐勞但普遍知識水準偏低,所以大部分從事中下層的藍領工作,這無形中造成人們對拉美裔的歧視。其實,一般而言,拉美裔勤勞勇敢、熱情奔放,和他們一起工作,常會被他們的樂觀和勤奮所鼓舞。

1996年初,我進入了一家新的律所上班,在那兒我認識了墨西哥裔的菲萊莉,艱苦的生活在她剛滿四十歲的臉龐刻畫出淡淡的滄桑,平時她總是表情嚴肅眉宇深鎖,很少看到她的笑容。剛開始感覺她是一個難打交道的人,可是久而久之卻發現她有一顆暖人的心。菲萊莉的父母和先生何西的父母是好朋友也是鄰居,兩家人處得就像一家人似的,何西和菲萊莉是青梅竹馬,從小何西又常常保護菲萊莉,所以他們最後走到了一塊兒。何西有嚴重的色盲,沒有辦法考駕照,他不僅是個文盲還有些弱智,找工作受到很大的局限,於是他常常去工地看看有沒有可以幹的活,工地的工頭看他老實勤快就教他做油漆工,日子久了,工頭只要有油漆的活就會找他一起幹,就這樣他也可以賺個三瓜兩棗來補貼家用,但是家裡的開銷基本上還是要仰賴菲萊莉。

菲萊莉的父親前後共娶過四個太太,她的母親是他父親偷渡來美國後娶的第二任太太,他們結婚後,母親就幫父親辦了綠卡,讓他能合法居留。菲萊莉的父親是個文盲很難找到工作,他心裡苦悶就天天以酒澆愁,喝醉後就常常對她的母親家暴。她母親一連生了三個女兒,父親因為幾年都找不到像樣的工作,無法負擔家計,最後回墨西哥去了,並且在那裡又相繼交了兩個女友,一共又生了八個孩子。菲萊莉的母親也沒受過幾年的教育,但是她是個堅強善良的女人,一個人努力辛勤打工把三個姊妹拉拔大。菲萊莉是家中的老大,看到母親如此艱辛,在高中畢業後就去墨西哥餐廳打工掙錢,以減輕母親的重擔。她在半工半讀之下拿到了法律系的文憑,後來又自修通過了加州的律師執照考試,在律所從案件助理、案件主管做到專精移民法的律師。菲萊莉的人生就是一個十足勵志的故事。

那年感恩節假期之前,辦公室發生了一件事,讓我見到菲萊莉的另一面,也讓我對人生有了新的看法。

菲萊莉和她的先生何西共有五個孩子,除了老三是男孩,其他四個都是女孩。她每天早上天還沒亮就忙著為全家準備早餐和中餐,因為家裡只有一部車,先送孩子們上學後,再送先生去上班,然後自己再趕來律所。一天下午,我經過她的辦公室時就看見她十一歲的兒子安東尼正在她旁邊哭泣,而她好像完全沒有看到似地,埋頭忙著她的工作。我好奇地走過去問安東尼怎麼了。安東尼哭著說他媽媽不愛他了,他四個姊妹都有新的棉被,而他至今還在蓋五年前的舊被子,每晚只能捲著身子睡,稍一不注意兩隻腳就會露在外面,晚上常常被凍醒。我好奇地說:「我昨天才看到你媽買了好幾床新被子,你不喜歡嗎?還是沒有給你?」他又哭著說:「那些新被子是我媽每年買來捐給流浪漢的,根本沒有我的份!」聽到這裡,我用埋怨的口吻對菲萊莉說:「你就給安東尼買一床新被子吧!既然你四個女兒都有,為什麼他就不能有?」菲萊莉說:「因為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孩,所以更應該知道什麼是冷暖,什麼是飢餓,至少他還有個家,有飯吃、有床睡、有被子蓋。他想買新被子睡得舒服,想在被歧視的環境中贏得人們的尊重,他就得加倍地付出,用辛勤的勞動和豐富的知識來獲取,而我還沒有看到他的努力。」

安東尼哭著對我說:「我每天掃地、擦桌、刷廁所、澆花、割草、餵寵物,家中裡裡外外只要看得到的活都是我的,而我的姊妹們不需要做這些,她們每天只要負責做完作業,把自己的房間整理好就可以了。」菲萊莉接過他的話說:「那些是你應該做的,就是因為你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就得有擔當,但是你除了做了你所說的那些瑣事之外,我並沒有看到你有什麼更好更主動的付出,所以你沒有讓我覺得應該給你買床新被子來享受生活。」菲萊莉的一席話讓我感到羞愧,我因為平時工作忙,沒有太多時間陪孩子,所以我在物質上對孩子是有求必應,不知不覺中讓孩子們認為飯來張口、錢來伸手就是生活中的當然,於是他們不懂得珍惜我的付出,自然也不會覺得需要感恩。

菲萊莉對安東尼所採取的教育方式,我一方面深感贊同,另一方面也認為女孩子也需要這樣被教育,因為真實的社會中最嚴重的除了種族的歧視之外,還有針對性別的歧視。除了培養孩子們學文識字、能辨是非,樂觀進取,還要從小讓他們知道自己需要付出的重要性,和自己對家人和對社會所要肩負的責任,鼓勵孩子可以不求回報地奉獻,這樣才能贏得人們的尊重。人人平等只是政治上的理想,真正的平等是靠個人努力掙來的。於是後來,我從孩子十一歲起,每個周末都送他們去科學博物館做義工,十五歲開始讓他們每天早上提前一小時去學校幫助老師輔導其他學習有困難的學生,周末也讓他們參與我所開辦的文化課程,為新移民的孩子指導英文和數學,鼓勵他們不管是天災還是人禍都能把平時積攢的零用錢捐出去,以此來開闊他們的心胸和視野,培養他們關心他人、樂於奉獻的精神。(上)(寄自加州)

種族歧視 非法移民 亞裔

上一則

索居

下一則

一當就是20年 退休校長許維純:曾回家關在廁所爆哭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