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通膨壓力仍在 一元店拓展生鮮食品吸客

一洲焦點/拜登國情咨文、美國與世界分享中國氣球內情

月下佳人

秀雅的曇花。(張棠.攝影)
秀雅的曇花。(張棠.攝影)

這次瘟疫突然襲來,長達兩年多,連美國這樣自由的國家也開始「禁足」,一般日常活動被迫取消,一些日常快樂一一被剝奪後,「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禁足期間,我們成了沒有活水的魚。

在一片哀聲嘆氣中,唯一能鼓舞我的是我家的兩位月下佳人:曇花和火龍果。

●曇花

小時候在台灣,曇花是稀有珍貴的花卉。父親的朋友中有種曇花的,總引以為寳。他家的曇花開了,便奔相走告,準備茶水點心大宴賓客,邀請親朋好友到家中觀花賞月。

所以我自小就以曇花為珍貴。曇花夜間開花,開花時間極短,如不及時觀賞,就看不到了。曇花雪白美麗,香氣盈盈,在月下靜靜地開花,常令我驚豔不已。

我們搬到洛杉磯後,朋友送了我們一盆曇花。曇花之美是脫俗的,從不張揚,每年到了花季,我一定找出照機拍照,拿出紙筆寫詩讚頌,歲歲年年如此,好像這世界上,只有「一花一世界」。

曇花,拉丁學名為Epiphyllum oxypetalum,簡稱Queen of the Night(夜后),仙人掌科,花重瓣,純白色。原產地墨西哥和中美洲的沙漠,它之所以夜間開花,是因為沙漠地區天乾地旱,不得不改變生活型態。

洛杉磯和墨西哥比鄰而居,應當也適合栽種曇花。但朋友初贈時,數年不開花,老公問朋友,朋友輕描淡寫地說:「多澆點水。」此一秘方,我們一用多年。我們的曇花從原來每年九月開花一次,到後來,從每年六月一直開到十月不斷,甚至到十一月初還群花怒放。曇花一次可開一、二十朵,如同時開放就很壯觀。如果是一次開一朵,在月下盛開,則有孤芳自賞的安靜優雅。今年因為天熱,七月的花還沒凋謝,八月的花苞就已紛紛竄出來。

●火龍果

最近我們又找到曇花的堂姊妹——火龍果(Dragon Fruit),兩者品種相似,都屬於仙人掌科,但中文名字卻相差甚遠,一以安靜,一個鬧火。

火龍果的拉丁學名為Epiphylllum Pitahaya,不但和曇花極為相似,連葉子形也極近似。火龍果葉上有刺,用以保護果實,而且葉厚呈立體三角形,可多存水。它的葉也是落地生根的,因為栽種容易,又不需照顧,果實甜美,在我們華人朋友中,很多人家種火龍果,分享火龍枝葉也成為朋友間的一樁美事。朋友送我們一盆插枝,到第三年就有果可食。但因天氣差異,火龍果的產量不定,我家種植多年,由一年一顆到十一顆,年年不同。

火龍果原產地也是墨西哥和中美洲,和曇花一樣,它也在夜間開花。火龍果花既大且美,是曇花的一倍,有一尺長,花開時極為壯觀華美,有霸王花之稱。䦕花後,它會開始結果,留下皮紅、肥美多汁、混身是寶的火龍果。

每年的七、八月,火龍果多刺的條莖上會突然爆出一兩粒花苞,被綠色絲帶似的葉瓣層層包裹,接著「一暝大一吋」,花苞不斷迅速抽長,一個月後,隨著日出日落,被綠色絲帶一層層撐著向上攀爬的花苞,變大變胖,胖到像一顆玉米。終於在八、九月中的一個燠熱的黃昏,花苞緩緩地鬆開,綠色絲帶的葉瓣一瓣瓣向後倒了下去,被緊緊包裹了的米黃色花瓣露了出來,在夜幕中綻放了。厚厚密密的黃色花粉,圍著像花一様的花心,恣意地綻放,受到黃色花粉與淡淡幽香所吸引的昆蟲,在花粉間爬來爬去,夜色中,沾滿金色花粉的昆蟲,完成了授粉的仼務。

疫情禁足期間,日子過得枯燥煩悶。到第一個夏天過了一半,我才想起夏天是仙人掌季節,到園中一看,曇花已花開花謝了好幾次,火龍果早已結了苞,快開花了呢!此後,我的生活又有了生氣、有了希望,我每天去看曇花和火龍果,日日等待,從曇花的花開花謝,火龍果的結苞、開花、結果、果紅、果熟……每一個等待都是都是希望,都是沉悶燠熱日子中的陣陣清風。(寄自加州

火龍果花十分碩大,花瓣可長一尺。(張棠.攝影)
火龍果花十分碩大,花瓣可長一尺。(張棠.攝影)
火龍果開花後,結出火紅的果實。(張棠.攝影)
火龍果開花後,結出火紅的果實。(張棠.攝影)
巨大華麗的火龍果花。(張棠.攝影)
巨大華麗的火龍果花。(張棠.攝影)

墨西哥 洛杉磯 加州

上一則

不輸裸女畫 常玉「紅底瓶枝」拍出千萬美元

下一則

楊傑敏「落葉歸根」舞劇 聚焦華人移民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