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皇后區檢察官凱茲訪世報 提議地鐵攻擊加重控罪

李文:解決曼哈頓住宅荒 改建新增7.1萬套房

與自然合而為一

生花旨在自然。

插入瓶中的花,要盡力表現花木的出生本質之美,將花木在自然中的姿態與生命力加以重現。是這個意思。

然而,花木本來生發於自然之中,受天道蘊養,插作者採擷花木,將之移入室內,卻又希望花木能繼續保有自然中的模樣,這心理不可謂不矛盾。與其說是為了表現自然,不如說,是為了表現插作者我吧。

我之技藝,我之意志。那麼,不只是自然,而是經由插作者我的內心所折射出去的自然。這樣說起來,生花歷來不許用鐵絲膠帶等物,要求必須徒手彎矯枝葉,恐怕也是出自類似的原因。什麼是自然呢?每當我看見花──在公園,在街角的花店,甚至在餐盤中──我就忍不住反覆揣摩。花的自然,豐饒有時枯敗有時,不只定格於某一剎那,可是花道是多麼有限啊,盡我所能,不過也僅僅只能捕捉自然的某個切面而已。

教室裡用的花材主要來自花市。花木們被切割,綑綁包裝,而後由花市運送到我的面前;送來的花木經常挾帶大量泥沙,偶見蟲蟻或網套,枝葉們彼此交纏,一動,又簌簌扯落一陣沙塵。天氣太熱,枝葉蔫蔫然,此時若置於出風口,不出半日,倒伏了一片;正確作法是儘快浸入水中,水要足,直到全株澆透為止。需水量大的花木,比如蓮或海芋,只要不是脫水脫得太厲害,借此法便有機會起死回生。

儘管如此,人為的切割仍然使花木不復原貌。時常我見花而不見葉,見葉而不見其枝條──人的介入,正是使花木成為花材的轉捩點吧──人和自然的距離改變了,江戶時代,和尚們步出禪房立刻能就地取材;到我這裡,只有泥沙之類,滿腿紅豆冰之類。

我只能透過形態學和斧痕重現它,動手組合它。在這個過程中,自然緩慢地滲透進來了,在那裡,與我合而為一。

上一則

不輸裸女畫 常玉「紅底瓶枝」拍出千萬美元

下一則

楊傑敏「落葉歸根」舞劇 聚焦華人移民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