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將領17.4萬高薪…首位Z世代國會議員買公寓竟遭拒

通膨持續火熱 道指跌305點

媽寶老公與惡婆婆(下)

倩華∕圖
倩華∕圖

第二天早上,女兒的房門匡噹一聲被打開,魏可把愛玲從床上拉起來說:「你怎麼搞的,故意睡懶覺,是不是不想做早飯給我們吃?」愛玲人還沒醒,撒嬌地說:「昨晚沒睡好,所以今天早上起不來,而且我有孕在身,今天又是周末,可以不可以讓我多睡一會兒?」魏可找到愛玲的皮夾在裡面翻出了錢就出去了。等愛玲和女兒起來後,家裡靜悄悄的,愛玲猜他們大概是出去買早點了,於是就等著他們回來。可是等到母女倆都餓得前胸貼後背還不見人影,正想去張羅吃的,魏可回來了。愛玲滿以為有飯吃了,哪知道魏可瞪著說:「等吃的?憑什麼給你們買飯?」愛玲說:「你從我錢包拿了錢,我以為你們出去會順便幫我們也帶點回來……」魏可竟然說:「我拿錢出去吃飯,是因為你在我家白住,我們事先已經說好,你本來就應該負責我們一家的開銷,你不燒給我們吃,憑什麼要我給你們買回來吃?」

鄭莉也插話說:「不高興就回你自己家,別賴在我們的家,你忘了當初的約定嗎?」接著質問說:「當初買房子的時候不是說好雙方各出一半的嗎?你們家為什麼不出錢?」愛玲完全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真不知道魏可是怎麼告訴鄭莉的。鄭莉似乎並不知道,她的寶貝兒子不僅大學畢不了業,過去幾年來一直是在待業中,而他們這個家是一直是愛玲在養著。鄭莉則反覆強調自己為兒子買的房和愛玲無關,而愛玲是在他們的家白住。

鄭莉有戀子情結,自從與丈夫離異之後,魏可是她的全部,她這個養了三十年的兒子可以說是她的私有財產,而愛玲的出現改變了這一切,這是她所不能容忍的,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釋鄭莉來之後對愛玲的敵意。之後的日子裡,鄭莉每天都變出新花樣來折磨愛玲,讓愛玲不開心,並藉此來試探魏可在自己和愛玲之間會選擇誰。如果魏可偏向鄭莉,或者讓愛玲難堪,她會非常得意;但如果魏可沒有向著鄭莉,她就又哭又鬧,威脅魏可要斷了他的經濟補貼,又逼著魏可還她買房的錢。愛玲試了不去和鄭莉計較,可是魏可自己不去賺錢,還要花鄭莉的錢,所以每次都不得不向她妥協,最後受氣的就是愛玲。有了魏可的姑息,鄭莉更加對愛玲指手畫腳,不是嫌棄愛玲孩子管不好,就是嫌棄愛玲配不上她兒子。

半年後,愛玲生了個兒子,鄭莉說孩子和魏可小時候長得很像,默認了這孩子是她的孫子,所以從小必須上私立貴族學校。但是,她不認孫女,常常拿孫女開玩笑,說她長得醜,還說要魏可帶她去做親子鑒定,並說她只能上普通公立學校。雖然孫子出生了,愛玲的地位卻越來越卑微,家裡無論大事小事,都是鄭莉說了算。對鄭莉而言,愛玲就是個生娃機器和免費保姆,只有做事伺候賺錢供養家人的份,完全沒有說話的餘地,只要稍微讓鄭莉不開心,她就會翻臉罵人。

一天,鄭莉不知怎麼和魏可起了口角,她決定收拾行李回杭州,也斷了給魏可的經濟援助,說是要好治治這個被媳婦帶壞了的兒子。魏可沒了錢花,就不得不出去找工作,找了一圈,不是事情太多、工作太累、路太遠,就是錢太少,最後他索性追回杭州去向鄭莉低頭認錯,求她回來一起住,說他一定聽她的話。鄭莉答應和魏可一起返回美國,但是條件是要魏可把愛玲趕走,然後她找保姆來帶兩個孩子。

就這樣,鄭莉和魏可回來之後,他們的家就不再像一個家了。愛玲本來想一走了之,但是她放心不下兩個孩子,特別是女兒,如果她真的走了,女兒的日子會更難過。於是,愛玲只得來我們律所諮詢。

從魏可描述中,愛玲瞭解鄭莉在金錢利益面前可以六親不認,在她母親剛過世時就橫行霸道地拿走了她母親大部分的財產。她在經商時就是個名副其實的奸商,用盡各樣鑽營謀私的手段來賺錢。對鄭莉而言,這世界只有兩種人,一個是她兒子,其他的叫外人。只要魏可聽她的話,她對魏可一定有求必應。魏可和愛玲的婚姻沒有改變愛玲是外人的事實,鄭莉認為愛玲想藉著婚姻,搶走和她相依為命的男人,想占他們的便宜。

一般來說,婚姻是否可以長長久久關鍵在於婚姻當事人之間的感情基礎和兩人的成熟與理性,但是如果其中一方是媽寶或者沒有獨立的人格或經濟,那麼無論是精神啃老或者是經濟啃老,這樣的婚姻一定是無可救藥。反之,父母對於孩子的關愛如果妨礙了孩子建立人格的發展或者自食其力的能力,無論有金山銀山也絕不能保證孩子們一輩子的幸福。對於愛玲而言,她無法改變鄭莉寵溺魏可的事實,也無法改變魏可在精神上和經濟上啃老,她的選擇很明確,就是離婚。

在愛玲做了決定之後,她帶了兩個孩子搬出去住,並要求我們為她申請離婚。魏可和鄭莉在這事上出現分歧,魏可不願意離婚,而鄭莉卻支持打官司,並且再多的律師費她也願意出。一天,魏可掛了電話到律所,要求我們立刻把他們的離婚申請撤了,要不然就把兩個孩子帶走,讓愛玲永遠都見不到。我回答說:「加州結婚要雙方同意,可是離婚只需要一方同意。此外,愛玲是我們的當事人,而你不是,所以只有她可以要求我們把離婚申請撤銷。還有,你像個做父親的人嗎?兩個孩子就是讓你帶走,你自己都長不大,你怎麼養他們?」「我媽會幫我養呀!」「你自己的孩子讓你媽養,為什麼?孩子自己有媽,不需要別人的媽來養。鄭莉是他們的祖母沒錯,可是愛玲才是他們的親媽。你一個堂堂五尺、年過三十的男人都離不開媽,那你女兒和兒子還這麼小怎麼可以離開他們的媽呢?我建議你去找律師做法律諮詢,好好瞭解一下加州的家事法!你媽也許是你個人的一切,但她不能凌駕於法律與人情之上。」

愛玲最後放棄了一切財產,以淨身出戶來交換孩子的撫養權,她知道一個人養育兩個孩子會很辛苦,但再苦也要把孩子們引向正道,不想孩子們在魏可和鄭莉的影響之下,成為像魏可一樣的啃老族。當時魏可還有點猶豫,後來鄭莉說:「我就不信她不要一分錢會同意離婚,你簽了看看她會怎樣?往壞處想,就是孩子讓她帶走了,我幫你找個好女人再生五個都沒問題。」於是,他們離婚了,愛玲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到了紐約開始了新生活。後來,愛玲告訴我,她在華爾街的金融公司做市場調研,孩子們可以在無暴力的陰影下快樂生活,而她的日子也過得有尊嚴。魏可呢?他又結婚了,後來離婚了,聽說又結婚了,希望他可以在找到幸福前先找到自我。

愛玲的案例對我有很深的觸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價值觀,有的人認為金錢至上,認為世界上沒有錢辦不到的事,所以為了錢可以不擇手段;有的人則認為金錢固然重要,但是人生有更高的精神價值,例如愛人如己、見義勇為、愛財有道等等;這讓我想到我的父母親,他們在身後留給我的最大資產不是他們的房產、存款和學術成就,而是他們一生對人道主義的追求和在困境中的相愛不棄,因此兩種價值觀,我選擇後者。

許多人都在成為祖父母之後才稍稍瞭解如何做父母,每一位父母不管有多少孩子都應該算是新手,因為每一個孩子都不同,父母更多要給予孩子的應該是陪伴、管教與鼓勵,而不是謾罵暴打、溺愛或者置之不理。孩子在學會走步之後,父母的手就要漸漸在他們成長過程中鬆開。只要手不鬆開,孩子就無法走自己的路,將來就無法自食其力。

註:本文作者任職於美國律師事務所,本文由真實案例編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地點皆經過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經過,若有雷同,純屬巧合。(下)(寄自加州)

加州 華爾街 隱私

上一則

蛤蜊

下一則

老郵票的返鄉路 李昌鈺的思鄉情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