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快看世界/全民減齡?南韓計歲新法讓國民年輕1至2歲

3種傳染病使紐約市重回高風險 市府急令市民戴回口罩

媽寶老公與惡婆婆(上)

倩華∕圖
倩華∕圖

這天早上,我拿著剛泡好的咖啡經過前檯,正想和前檯詢問預約十點的客人是否已經到了,就和一位剛走進律所大門的亞裔女子打了照面。她親切有禮貌地向我和前檯打了個招呼,告訴我們她叫劉愛玲,正是十點預約要來諮詢的客人。她長得白淨細緻,戴著一副眼鏡,隨同她一起來的是一個約莫三、四歲的女孩,穿戴整齊乾淨,正埋首把玩著手中的布娃娃,旁邊的嬰兒車裡還有一個幾個月大的嬰孩正香甜地酣睡著。

在前檯招呼她填寫個人資料表時,我先回了辦公室把多餘的椅子挪開,好讓嬰兒車也可以推進來。她安頓好兩個孩子坐定後說:「我的婆婆逼著我的丈夫和我離婚。」我端了杯水給她,皺了皺眉不解地問:「這是怎麼一回事?」

愛玲喝了口水接著說:「八年前我從中國來美國留學,認識了我的同學,也就是我現在的丈夫魏可,他和我一樣也是來自浙江杭州。既是同班又是老鄕,我們自然就走得比較近。那時的中國家庭通常不會有什麼積蓄供孩子到國外念書,出國的留學生也不會忍心向父母伸手,生活都比較艱苦,絕大部分都會去半工半讀。當然,我也不例外,所以我一直都是勤工儉學來支持自己的生活和學習。但是,魏可不一樣,他從不去打工,他所需的費用都是他那在國內做絲綢生意的母親從杭州按月寄過來。」

愛玲和魏可最後還是走到了一塊,熱戀一年之後,魏可建議兩人合租到一塊,這樣既能節省開支又能互相幫襯,關鍵是愛玲大學快要畢業了,也可以因此少打點工來準備考試。在與魏可親近的接觸中,愛玲發現他是一個不會料理自己生活的人,不愛學習更不肯用功,一日三餐不是下館子,就是吃方便麵。愛玲除了在學習上幫助他之外,做飯菜和處理家務都變成了她的專職。雖然兩人是同時入學,但是由於魏可不用功所以總是畢不了業。五年後,愛玲畢業並開始工作,魏可書念不下去了,就去一家小電器店裡做售貨員。

後來,愛玲懷孕了,她和魏可去做了公證結婚。愛玲認為只要能與相愛的人甜蜜長久,所以不在乎有沒有正式的婚禮。不久,女兒誕生了,取名叫潔西。多了個孩子,租的小房就顯得擁擠,加上房東和其他租客都抱怨孩子哭鬧。魏可說服了他母親賣掉了她在杭州的一套出租房,然後再四處託人把錢分別轉了出來,讓魏可在美國買了一棟小房。魏可跟愛玲說明了以後生活上的分工,因為房子是魏可的媽為他買的,所以生活的開銷就算愛玲的。兩人一起生活了幾年,魏可懶惰又怕事,裡裡外外的事都要愛玲打點,愛玲有時會感到身體上的疲憊,心裡也談不上開心,但是因為有了孩子而且生活還算是穩定,日子過著過著她也就麻木了。

據魏可說,他的父親魏大明原來在一個國有企業工作,在那裡他結識了魏可的母親鄭莉。魏大明在婚後交了一群壞朋友,常常一起在外面通宵打牌,人不顧家,錢也無蹤影,為此鄭莉每天和他大吵大鬧,魏大明便棄家曠職逃去了外地,最後不僅失去了工作還鋃鐺入獄。鄭莉就和他離了婚,那時魏可還不到一歲。家裡沒了男人,所有的擔子都落在鄭莉肩上,她對自己摳門,省吃儉用但就是不能讓魏可餓著凍著,她家門前有一個巴掌大的小院,別人種花她種蔬菜,這樣一年四季都不用買菜。

魏大明有一個好友叫范陽,他同情魏大明入獄以後鄭莉的不容易,先是時常去接濟她,後來就邀她一起做生意,可說是「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兩年後魏大明被釋放了,他看到鄭莉和自己的好朋友勾搭在一起便醋勁大發,不由分說地把鄭莉毒打了一頓,從此這兩個人算是結下了深仇大恨,老死不相往來。

魏可從小和母親鄭莉相依為命,被鄭莉寵著愛著,因為從小沒有父親,鄭莉在物質上都會盡量滿足他,絕不讓他受一丁點的苦,也不會讓他不開心,鄭莉原意是要愛著護著她唯一的兒子,給他雙倍的愛,卻把他塑造成一個令她都想不到的人。

魏可長大後,以他的學習成績在國內自然考不上大學,同時鄭莉也擔心他會因為他父親曾經坐過牢被人瞧不起,在他高中畢業後就千方百計地想把他送出國。說到這裡,愛玲說她起初從心底裡佩服她的婆婆,在面臨家庭變故的時候真的很堅強,而一個人養育孩子確實很不容易。

不久,愛玲的公司幫她辦的美國綠卡排期到了,魏可以丈夫的身分,兩人一起拿到了綠卡。第二年,魏可工作的電器店的老闆生病了,他不得不關了店鋪,魏可也隨之丟了工作。幾周後,魏可說他的母親要來美國探親,愛玲認為婆婆一個人把魏可拉拔大很不容易,希望在她來做客期間能讓她過得舒服,於是就把小家收拾乾淨布置妥當,歡天喜地等這位從未謀面的婆婆。就在這個時候,愛玲發現自己又懷上了。

婆婆預定到達當天,他們和女兒掩不住心中的喜悅趕去機場接機。遠遠看到鄭莉從入境門推著行李出來時,魏可立刻飛奔迎上前去。鄭莉打扮入時,白淨的臉上有雙大眼睛,已經幾年沒見的母子顯得十分開心。這時愛玲抱著女兒也快步迎了過去,可是足足等了幾分鐘,鄭莉對愛玲卻是視而不見,愛玲感覺心裡一涼,但還是主動上前和鄭莉問好,表示歡迎她來家裡做客。這時,鄭莉用眼角看著愛玲,哼一聲說:「我沒有聽錯吧?我是不會去你家麻煩你的,我自己已經買了棟房子,我會住進自己的房子。」鄭莉的話讓愛玲感到被潑了一盆冷水。

回到了家,鄭莉拉著魏可就聊上了家常,魏可向愛玲使了眼色,示意愛玲去為他媽放洗澡水。就在這時,愛玲突然覺得噁心吐了起來,只聽到鄭莉說:「見到我就吐,我有這麼噁心嗎?」愛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連忙解釋說:「不是的,可能是因為懷孕,又可能是剛才暈了車,才……」鄭莉打斷她的話:「懷孕?誰讓你懷孕了,你這麼嬌嫩,誰養得起你?」愛玲不敢相信這話是她期待以久的婆婆說的,但是為了這個家,愛玲忍了,她忍著不舒服轉身去為鄭莉放洗澡水,然後又去為他們燒晚飯。在張羅了一桌子的菜後,愛玲就去叫他們吃飯,而鄭莉則正躺在客廳的沙發上枕著魏可的腿看電視,愛玲因為頭還在暈就先回房休息了。睡了一會兒,在迷糊中愛玲隱約聽到鄭莉說:「裝什麼裝,這是裝給誰看的?」這時魏可進門推醒愛玲,讓她立刻去收拾桌子洗碗,愛玲就出去收拾乾淨,之後又回房間休息。

第二天,愛玲一如往常,一早就出門送女兒去上幼兒園,然後趕去上班,下班後又去接回女兒再回家。進了家門,魏可一如往常,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只不過這天開始多了一個人。剛一進門,魏可馬上問愛玲怎麼這麼晚回來,並叫她趕快去燒飯,一家人肚子都餓翻了。聽了魏可的話,愛玲心裡雖然難過,點了頭就去做飯,待一切就緒就叫他們吃飯,愛玲剛要坐下來,女兒就被鄭莉訓,說她沒規矩,女兒被嚇哭了起來,鄭莉轉頭對愛玲說:「你是怎麼管教你女兒的,這時候哭不是影響我們吃飯的心情?」愛玲只得拿起女兒的碗挾了些菜去客廳餵她吃。等到女兒吃完飯,愛玲整理了客廳,然後幫女兒洗澡再哄她睡覺,忙完了已經十點半。出來一看,餐桌上一點菜都不剩,愛玲只得將他們吃剩的菜湯泡了飯吃。吃完洗碗並收拾桌子,愛玲怕時間太晚就請魏可幫忙:「你可不可以幫我用吸塵器吸一下地。」鄭莉聽到了非常生氣地叫住魏可:「你是家裡的男人,怎麼可以讓你做家務?女人娶進門來是幹嘛的?女人的事要男人來做,多晦氣啊!」聽到這裡愛玲的心裡難過,低下頭回到女兒房間。那一夜,她對未來的日子感到憂傷和恐懼,含著淚在被窩裡瞎想,直到早晨才迷迷糊糊地睡去。那一夜起,她就跟女兒一起睡了。 (上)(寄自加州

綠卡 加州 亞裔

上一則

我在路上為你化為骨頭……

下一則

楊德昌「獨立時代」修復版 紐約影展經典重現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