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田州5非裔警打死非裔男 部分非裔居民卻不感驚訝

「我希望我錯」 美空軍上將預測美中2025交戰

麗塔的歸宿

麗塔在住院部住了將近兩年。在美國醫院裡能住兩年的病人就是奇葩,事情本身就足以讓人費解。

今天,麗塔終於出院了,還穿著醫院贈送的一身新衣服新鞋,坐著輪椅,面帶笑容地被推走了。對於這個「好消息」,護士長從Costco買了幾個披薩,一個大蛋糕,幾大瓶飲料往休息室圓桌上一攤,讓大家吃。一是感謝我們這兩年來對麗塔耐心周到的照顧;二是慶祝麗塔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歸宿」。

眾所周知,伊朗對美國來講是個非常敏感的國家,然而,除伊朗以外,美國又是伊朗人第二大居住國。政治歸政治,人民歸人民,美國人民的寬容度是有目共睹的,對住院的患者來說,無論你來自哪裡都是病人。

麗塔被送來醫院急診室時已經被嚇得半死。她是個伊朗農村婦女,首次來美探親,既不懂英文,又沒有見過世面,因時差反應及老年病併發症急診就醫。那天,她剛被兒子送進急診室,旁邊立刻圍著一大堆穿藍色制服的醫護,嘴裡講著她聽不懂的英文。她睜著驚恐的眼睛,身著伊朗婦女傳統服裝,頭圍黑絲巾,嘴裡嘟囔著波斯語。對麗塔來說,這就是一種驚嚇,一種前所未有的經歷。

據說,她兒子送她到醫院後就失蹤了兩天,說是因工作不得不出差到外州。整個治療過程都是通過政府部門派來的波斯語口譯員幫忙完成的。

老太太就是因為十幾個小時的長途飛行,加之水土不服,導致糖尿病、高血壓併發症而一病不起。急診室裡護士給她打了點滴、胰島素、利尿藥,又吃了一頓午餐,老太太已經精神多了,直接就被轉入住院部觀察。多虧住院部有一位伊朗裔護士,她幾乎成了麗塔的專職翻譯。

一周後,麗塔的醫生找她兒子談話,說老太太看起來身體已沒什麼大礙,但似乎有些初期老年癡呆前兆,每天按時吃藥即可穩定,要求家裡隨時有人照顧即可出院了。可是她兒子一口拒絕了,說自己要工作,不工作就不能養家糊口,沒有能力照顧母親。伊朗家鄉母親也回不去,即使回去了也沒有什麼親人了,更無法獨立生活。雙方僵持不下,可謂請神容易送神難。

看著麗塔的兒子狼狽不堪,都快哭出來了,醫院社工試圖幫忙尋找適當的老人院。一個月過去了,麗塔沒有身分、沒有保險,沒有經濟能力的麗塔沒有人接收,還是住在醫院。

接下來的事情並不簡單,院方不得不進入長期的人道主義合作模式,盡最大的努力幫助這位老人。在我看來,這也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在我的印象裡,中國人沒有買醫療保險的習慣,老百姓一人得了重病,會有全家破產的可能。在美國,兒女是兒女,老人是老人,帳目分得很清楚,政府基本上要求人人買醫療保險,也不會出現一人得病、全家破產的現象。麗塔的兒子自然也沒有能力在金錢上幫助自己的母親。

醫院首先開始派專人向移民局提出特殊申請,幫助麗塔申請綠卡,有了可以長期居留美國的身分,才可以申請正常的政府福利,把不可能的事情合法化。

麗塔因突然離開自己熟悉的家鄉,加之語言不通,環境生疏,老年癡呆現象越加嚴重,每天自言自語地說些波斯語,在病房裡走來走去。為安全起見,起初把她安排在一個有監視器的房間,每天的行為都有人看著;以後她又開始自行往病房外跑,院方不得不安排她住進CCR,近距離看護;沒多久她又開始往電梯裡跑,院方又安排一對一看護。

醫院投入的人力物力,據說每天的費用是三千美金以上。這樣因身分問題拖了一年多,麗塔依然住在醫院。醫院人道主義援助病人每年都有,這次估計是最偉大的一次。

最後,醫院社工在網上對西雅圖全市護理院調研,找到一家講波斯語的家庭護理院。醫院出資一半,國家付另一半,這才讓麗塔出了醫院,順利住進養老院。這麼貼心的醫院主管,我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對此次事件,眾說紛紜,有人說,實際上都是我們這些納稅人在負擔她的費用,也有人認為「劫富濟貧」嘛,哪裡都一樣!

目睹身邊的故事,不僅佩服醫院的人道主義精神,更體會到國家的國際主義道德觀,令人欣慰。醫院雖是盈利單位,但每年都不遺餘力地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患者。

麗塔有了好的歸宿,我們醫護也有一種成就感,真正達到人道主義國際化。 微不足道的人物在異國它鄉依然享受養老服務,著實令人感慨萬千。(寄自華盛頓州)

伊朗 醫療保險 破產

上一則

山東青島各校收到禁書令 龍應台作品在列

下一則

人工智慧畫作竟奪博覽會大獎 人類畫家怒罵「作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