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珍珠奶茶登Google首頁 一日限定互動遊戲快去玩

澳網/王者歸來 約克維奇奪第10冠 大滿貫22冠平紀錄

家有過動兒(下)

黛安∕圖
黛安∕圖

我想起了2008年經手的另一件民事訴訟案,案件的主人翁是我們的客戶艾倫,他有中度的ADHD,從小數學十分出色,在生活上勉強可以自理,除此之外,他在人際關係上就顯得非常低能。他的思維極單純,言語直接,腦子嘴上只繃著一根筋,絕對不會放過眼前任何一件他認為是錯的事或者錯的人,事情不是黑的就是白,絕對沒有第三種答案,一旦認定別人是錯的,他就會一戰到底,直到對方認錯為止,人稱「惹不起還躲不起」的人,與他的相處之道就是敬而遠之。

艾倫在家排行最小,上有三個姊姊和兩個哥哥。艾倫的父親喬治守著一個不大的祖業,包括一畝三分的耕地和旁邊不到五十棵果樹的小果園。喬治每天起早貪黑地辛勤勞動,不是在田裡灌溉耕作,就是在果園中的栽種除蟲;艾倫的母親瑪莉則在家附近圈出地來養家禽和牲口。兄弟三個從小天不亮就要跟著喬治一起到小鎮上賣家中的農產,然後才去上學,放學後則要幫忙在田裡幹活,三個姊姊則在課餘時間幫瑪莉在家洗衣做飯學些手工。小規模的農家生活,雖然過不上大富,只要不遇到水荒,家裡的物質生活還算不錯。

喬治小學還沒畢業就接管了爺爺的祖業,和爺爺一樣只有一個嗜好,那就是每天幹完農活回家後都會喝點小酒,然後罵罵咧咧地對老婆孩子發洩一通來消除一天勞動後的疲憊,稍有不順心就打罵孩子和老婆。所以,艾倫幼小的心靈老早就深深地烙上了一個不可磨滅的烙印,對他而言喬治就是暴君和壞人一般的存在。怨恨蒙蔽了他的雙眼,他只看見喬治總是對他們惡言相向並時不時施予拳腳,他沒有看到喬治是一個從小連學都沒得上的苦命孩子,身為獨子的他負擔了所有的活,也獨自挨了他父親的罵與拳腳,喬治和他的父親就是一個模子造出來的。他接下他父親的家業後擔子更大,因為喬治有六個孩子要養,他得要每天起早貪黑地出去幹活,他得要夏天頂著烈日,冬天冒著寒風,在田裡揮灑汗水耗盡體力才能求一家的溫飽。他日復一日地苦幹著好像見不到日子的盡頭,於是心中有許多的苦楚,回到家看見孩子們吵鬧就讓他生氣。瑪莉是個個子嬌小內向安靜的女人,十六歲就嫁給了喬治,每當孩子吵鬧喬治耍酒瘋的時候,她就會本能地衝到孩子們前面,用自己瘦弱的身軀為孩子們擋住拳頭。在早期,無論中外,對孩子的嚴格管教和家庭暴力往往只有一線之隔,喬治對孩子的方式就是典型的例子,六個孩子中的五個會感念喬治的養育,但艾倫卻記恨他一輩子。

喬治和瑪莉雖然書讀得不多,但是他們知道教育的重要性,所以儘管不容易,還是讓兩個大兒子先後拿到了博士學位,即使三個女兒和艾倫也都讀完了大學。本來兩口子茹苦含辛地把孩子們養大成材,也該享受一下屬於自己的人生。沒想到,艾倫大學畢了業搬離了家,他沒忘了他和父親之間的「不共戴天之仇」,這麼多年來他忍氣吞聲為的就是要向喬治討個說法,為母親和哥哥姊姊們討回公道。他工作了半年後存了點錢,就向法院遞狀控告喬治的家暴,而母親和家中六個孩子都是家暴的受害者。

然而,世間的事物並不隨著他的想像,瑪莉和其他五個孩子卻都站在喬治的那一邊,原來艾倫想把受逼迫的家人攥成一股繩,一起合力打垮那個曾經在家中作威作福的大惡人,結果他成了孤軍,反倒站在了他想保護的家人的對立面。瑪莉還多次打電話給他,哭著要他撤訴,求他忘記那一段曾經的傷害,多去想想他父親的辛勞與不容易,想想這一家人是靠著誰的血汗才能溫飽,想想是誰供六個孩子接受高等教育。在法院,瑪莉一再聲明她沒有嫁錯人,說人子可以侍奉父母終老就是個好兒子,說男人可以顧家努力善盡職責就是個好男人,說為父者可以對兒女嚴格管教無憂溫飽就是個好父親。可是在法庭上,面對喬治的無言與落寞和瑪莉的眼淚與哀求,艾倫都放不下他那顆固執而受傷的心靈,他並沒有心軟,於是這場官司一打就是三年,雙方在財力與精力上都元氣大傷,最後艾倫與父母及所有兄弟姊妹都反目成仇。

這邊他和父親的官司還沒有落幕,那邊他和他公司老闆和同事們又出事了。在家大家都讓著他,在公司則不然,公司講的不是親情,而是規章制度,每個人都被公平對待,沒有人始終要讓著另一個人,更何況每一個人都要讓著某一個人。在平時無事則無事,但只要稍有一點不符合艾倫的要求,他就會沒完沒了地跟你對著幹,而且上綱上線地控訴你,只要他認為你不對,他就會像鬥雞一樣對戰到底,不死不休。之後,只要有他在的場合,大家都不敢隨便開玩笑或者發表意見,他使公司裡的氣氛十分緊張。他的同事當中,有許多人為了要有個開心的工作環境就跳槽走人,留下的人就只得遠遠地躲開他,小心翼翼地做人。

不久,艾倫和喬治的律師槓上了,在法庭上的不依不撓也就罷了,在庭外,艾倫還不時地在網路上惡語中傷喬治的律師,敗壞他的名聲,說該律師支持家暴。不久之後,因為官司沒有實質性的進展,他又和我們主任律師也槓上了,他首先在網路評論上把湯姆士罵得狗血淋頭,說他拿人錢財卻躲在辦公桌後面不幹實事,又把負責為他出庭的律師傑生罵得一無是處,說他是個空長了一副嘴巴只會吃的蠢豬。我暗暗慶幸沒有經手他的案子,不然他那得理不饒人的一根筋還真會把我逼瘋。又過了不久,聽說他又和自己的房東槓上了。

就這樣,同事都避著他,親人都離開他,他的不合群和怪異,讓他與一般人格格不入,讓他在社會中孤獨地存在。他所在的公司在一次大裁員中順理成章地將他解雇,他的老闆除了省了人事的支出之外,最高興的莫過於拔除了公司多年來的刺。艾倫在旁人眼裡就像一根刺般的存在。

艾倫失去工作後,就在家給鄰家的孩子補習,又去課後輔導機構做輔導老師,當然他和學生家長和學生之間的糾紛也時有耳聞。於是他工作不穩,經濟拮据又得不到親人的接濟,先是粗茶淡飯,後來吃上一頓就指不上什麼時候才能吃下一頓,沒有多久就瘦了一百磅,因為沒有錢換新衣褲,就不得不用皮帶緊緊地扣住那直往下掉的褲子。

艾倫剛開始打官司時,常約在周五早上來找湯姆士和傑生談他的案情,有時過了飯點,就會留他下來一起享用律所在每周五特供的午餐。後來,即使和律所的關係不好,他也會現身。再後來他失了業,來得更勤。要不是親眼看到他一口氣吃下兩個盒飯和三碗餛飩再加兩碗湯麵,還真不敢相信他如此瘦弱的身子能裝得下這麼大的飯量。或許是因為同情他,我們都會在他來的那一天帶各種吃的喝的和穿的送給他,他也是來者不拒。艾倫把自己的生活過成這個樣子,是因為他的心理障礙,我清楚他是個惹不起的人,但是心裡總有一種說不出的不忍,覺得他有一個可憐的出身,卻因為在成長過程中沒有得到適當的輔導和幫助,才讓他成為了一個與眾人為敵的刺蝟,專以挑別人的刺維生。

其實,家裡就算是沒有ADHD孩子的父母,也要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多一些陪伴,少一些不切實際的期盼。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父母喜歡在孩子身上找回自己童年時所流逝的夢,希望讓孩子們擁有他們以前曾經想要卻得不到的東西,希望孩子們為自己出人頭地,於是老拿別人的孩子做攀比,逼著自己的孩子做他們不喜歡或者沒興趣的事,反而把沒問題的孩子逼成問題少年。在孩子們正處叛逆的年紀時,輕則把他們搞成鬰鬰寡歡,重則把他們推向極端。養兒育女沒有一成不變的秘笈,除了生養的天職,應該讓孩子保有一個快樂的成長過程,幫助孩子發掘他們的天賦,在他們所喜歡的事物上給予協助與引導,培養他們陽光正面合群助人的心性。除此之外,就放手讓孩子們做自己,活出他們自己的樣子,畢竟幸福之路不會是別人可以施予的,而是要孩子自己自信地走出來。

註:本文作者任職於美國律師事務所,本文由真實案例編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地點皆經過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經過,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下)(寄自加州

家暴 教育 加州

上一則

「戀戀風塵」35年前上映 當年海報超搶手 加印仍被偷

下一則

山東青島各校收到禁書令 龍應台作品在列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