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欠款裁員 紐約市府早教項目亮紅燈 4成業者難準時支薪

經費吃緊?亞當斯重新評估「3-K for All」

急診室的春天

女兒小學畢業那年,先生利用暑假訂了一個歐洲十五日遊的旅行團。第一次嘛,要便宜又大碗,歐洲八個國家先導覽一下,發現哪個國家好玩,以後再一一擊破。

我們先行去了英國三天自由行,之後和旅行團會合,坐上大巴。導遊是一位英國中學的歷史老師,暑假兼差,他不僅口條好,而且知識豐富又極具幽默感,把大英帝國的盛衰、亨利八世的六位妻子等正史野史說得有聲有色,全車旅客如沐春風,連孩子們也聽得有趣。培根曾言:對青年人來說,旅行是教育的一部分。我們深感同意。

一路行去,到了柏林。那天早上參觀了御林廣塲及布蘭登堡門,大巴開到柏林最大百貨公司KaDeWe前面,導遊說下半天是自由活動時間,六點在百貨公司前面集合,大夥再一塊兒去吃晚飯。

前幾天因為興奮加上倒時差,睡眠不是太好,加上在旅行大巴上曾憋過幾次尿。到了這個如城堡般的百貨公司後,最急著要去洗手間。在洗手間解放之後,突覺下體一陣灼痛,並有尿血,心想慘了,以前有過一次的尿道炎就是這般感覺。

我與剛買好午餐的先生孩子會合,告知大事不妙。先生有些慌亂,那時尚未有手機,他記得百貨公司外面有一個電話亭,一向自許第二外國語德文比我這第二外國語法文不知溜轉多少倍的他,對著那本厚厚的電話簿,也手足無措地找不到哪裡是醫院。

這時,我小腹下方劇痛,突看到眼前開來一輛類似救護車的車子,不知哪來的膽量,如古代民女攔路喊寃一般,我雙手一揮擋在車前,車子攸然停止,下來一位男士。嚇儍了的先生及孩子們,瞠目結舌地緊隨在後,我結結巴巴語無倫次,以為把英文慢慢說就會變成德文:「膀胱,尿道,痛……」先生開竅地用上了德文解釋,男子聽懂了,示意叫我趕快上車,「去哪個醫院?我們是旅客,我先生孩子們怎麼辦?」我又在那兒用英文比手畫腳地急吼。男子指著先生孩子示意大家全部上車,於是我們一家四口,擠進了這輛德國救護車,電掣風馳般,一路呼嘯著到了一家醫院急診室。事後兒子堅持他有聽到救護車的警鈴響。

急診室的醫生來得比美國快一百倍,而且會說英文,非常慈祥地幫我驗血驗尿,確定是尿道炎之後,開了抗生素告訴我去哪裡領藥,前後大約一個多小時,付款美金$75大元。因為是周末,醫院沒有多少人,他們的大廳窗明几淨,正巧在拍攝類似美國《急診室春天》(ER)的影集,兒子女兒一邊吃著在KaDaWe買的午餐,一邊津津有味地看著男女演員演對手戲。

服下了消炎藥,休息了一會兒,身體慢慢舒服了,向護士問明了KaDaWe的方向,走路也不過四、五條街。她說你們運氣不錯,剛好碰到一部要回醫院的空救護車。接下來我們不但有時間在KaDaWe 悠閒地逛了一逛,買了點紀念品,還準時和導遊及其他團員會面吃了晚飯。我對德國的醫療服務,真是打心底佩服。

歌德說過,人之所以愛旅行,不是為了抵達目的地,而是為了享受旅途中的種種樂趣。那次德國急診室的意外之行,在當下覺得不可思議有點荒唐,但事後卻被先生小孩常常提起,似乎還有一些探險的樂趣在其中。那年兒子中文學校的暑假作業寫的暑假最難忘的一件事,不是歐洲的湖光山色、旅途見聞,竟然是坐過德國的救護車,去過德國的急診室。(寄自加州

德國 英國 加州

上一則

傑克倫敦廣場

下一則

希臘古國巡禮(中)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