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馬斯克和伍德擔心的通縮不存在?「大賣空」貝瑞這樣說

颶風「伊恩」逼近佛州 百萬居民被要求撤離

大廚好帥

第一天上班,中午一走進午餐間,就看見一個人側對著門,正在用筷子夾起一大坨粉絲往嘴裡送,褐色的紅薯粉絲上爬滿密密的細碎肉丁。螞蟻上樹,我的最愛!我轉過桌角,往微波爐走去,順便與之打招呼,竟然是一位棕色皮膚的西裔。他叫Jose,西裔美國人一個非常普通的名字。

「好帥!」我故意順著發音叫他的名字,心裡正自準備向他解釋「好帥」在中文裡的意思。

他當即笑了,一雙深褐色的大眼睛,炯炯有神地說:「是的,我是好帥,不是嗎?」邊說邊起身,右手插腰,左手搭在左胯,身體微傾、挺立,再昂頭,做了一個明星特有的姿勢。

我笑暈,反問到:「原來你知道好帥的意思啊!」

好帥擠擠眼睛,做了一個鬼臉,神祕地說:「祕密。」公司裡的同事來自於五湖四海,講中文的同胞也不少,所以好帥知道「帥」的意思,不足為怪。

好帥是做銷售的,年紀大約三十歲的樣子,典型的西裔外貌,個頭不高,健壯結實。

我的工作與好帥沒有交集,但是經常在午餐間碰到。好帥經常與他的幾個西裔兄弟們一起圍著一張餐桌,講著西班牙語,吃著墨西哥牛肉捲餅。而我也總是與華人同胞守著另一張餐桌,講著中文,品著紅燒排骨和清炒苦瓜。餘下的只會講英文的同事則另成一桌。所以整個午餐間,三種語言,三種聲調,各式飯菜味道瀰漫其間,如同一個小型聯合國。

有一天,我把熱好的午餐從微波爐裡拿出來,路過好帥的西裔餐桌,無意中一瞥,發現好帥又在熟練地拿著筷子吃米飯,就著一盒宮保雞丁。這絲毫不奇怪,因為宮保雞丁是在北美最著名的中式菜餚,幾乎人盡皆知。詫異的是旁邊竟然放著一只小碟,裡面有夫妻肺片、滷雞胗、還有一塊豬腳。這可是地地道道的中餐,幾乎沒有外族人吃動物內臟的。

我想跟好帥開玩笑,他怎麼有個地道的中國胃?怎奈他聊得正嗨,我就走到華人那桌,說:「這個好帥很有意思。我剛來第一天就看見他吃螞蟻上樹,今天又看見他吃夫妻肺片。好像也不是點的外賣,倒像是自己做的。難不成他太太是華人?」

「這有啥好奇怪的?」話音未落,就聽見隔壁的西裔桌傳來這麼一句。

一驚,扭頭,好帥正對著我大聲說到:「我是中餐大廚。川菜魯菜東北菜,酸菜餃子麻辣鍋,紅燒肘子醬牛肉……」好帥還在抑揚頓挫地報菜名。我卻被驚得差點掉了筷子。好帥的中文字正腔圓,而且是一口標準的鐵嶺普通話。

我目瞪口呆,心裡直打鼓,好在沒有說好帥的壞話,否則就糗大了。可是怎麼一個西裔會講如此熟練的普通話,還帶著鐵嶺本山大叔的大碴子味兒?

我瞪著好帥,半天沒有回過神來。講中文的、講西班牙語的同事,全都哈哈大笑起來。唯有講英文的同事驚訝地轉過臉來,莫名其妙地看著笑得前仰後合的華裔和西裔。

原來好帥在十二歲的時候,就隨著叔叔過關越境偷渡到美國,成了非法移民。他的叔叔把他寄放在一個東北人開的餐館裡打黑工,然後就隨著西裔打工大軍開赴他處。其後的日子,好帥吃住都在店裡。從洗碗洗菜開始,一路做到了大廚。老闆把一身的好廚藝傳授給了好帥,也教會了好帥一口地地道道的鐵嶺普通話。十年後,好帥終於等到了總統特赦令,順利拿到了綠卡。

好帥雖然沒有讀過多少書,中文、英文和西班牙文,讀寫均差強人意。但卻憑藉著聽說流利的三種語言,得天獨厚地成了公司裡銷售部門的能人。

從此以後,每逢我和好帥見了面,我倆的對話再無英文。「你說這事兒是咋整的啊?」「太鬧心了!」「你咋這麼慫呢?」「你可別埋汰人了。」「今天好帥啊!」「不是好帥,我老帥了!」(寄自新澤西州

華人 新澤西州 非法移民

上一則

折紙

下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螺螄殼裡擺酒席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