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公布2022惡名市場名單 蝦皮淘寶等再入列

紐約市府推短期豁免計畫 市民免繳1.5億逾期水費利息

新加坡文學經典初識

「假如我們能找到這樣一個詞,它能最充分地表現我所說的『經典』的含義,那就是成熟。...... 它一定是成熟心智的產物。」——(英)T· S ·艾略特(註)

一個有經典的文壇才是成熟的文壇。

一個族群有了經典的文學才真正擁有了文學。

上個世紀80年代初,新加坡,剛剛建國十五年的蕞爾島國,百業待舉,但國家藝術理事會(National Arts Council of Singapore)卻沒有忽略藝術之於一個國家、一個族群精神凝聚的那道美麗的力量,設立了一個本身就具有經典意義的獎項「新加坡最高榮譽之文化獎」。獎的設立功在千秋,意味深長。這個獎項由國家藝術理事會裁選,總統頒發,授予在新加坡各個藝術領域內具有卓越成就的藝術家。正如冠名所定位的,這個獎項是新加坡藝文界最高榮之譽,代表著個人乃至國家的最高價值顯現。至此,新加坡開始建立了一個國家、一個族群關於文化藝術經典語境的長久機制。

而文學,尤其是文學中的華文文學,無可取代地成為這個獎項機制中重要的一環,這就標誌著新加坡作為一個雙語國家,一個英語大環境的國家,卻依然要建立起華文文學經典的深層企圖。如今歷經四十又一年,從1981年至今,新加坡華文文學創作領域,已有九位作家先後獲此殊榮:黃孟文(1981年得主)、王潤華(1986)、周粲(1990)、淡瑩(1996)、英培安(2003)、 西尼爾(2008)、尤今(2009)、林高(2015)、謝裕民(2021)。從以上得獎者的時間和數量上看,顯而易見,在新加坡想獲得此獎殊為不易,平均每隔四、五、甚至六年,才會有一位得主產生。如此獲獎門檻之高頗有點中國「茅盾文學獎」的經典範本意味。由此說明這九位作家代表著新加坡成熟的文筆。這閃閃發亮的文筆,為新加坡挽住了一個時代的文學精華,不僅照亮了新加坡,甚至照亮了整個東南亞。

而經典一經樹立就必須推廣,讓廣大受眾閱讀經典,認識經典,闡釋經典,傳揚經典,讓人民記住一個國家、一些時代裡必須記住的名字與文字。風骨同守,才能守住一脈文學精神,進而把一些時代里程碑式的文學成就消融進一個族群的集體記憶中去。本著這樣的理念,筆者2013年向所執教的新加坡新躍大學(現為新加坡新躍社科大學)的「新躍中華學術研究」申報了研究課題《新加坡文學經典:最高榮譽之文化獎 (華文文學)得主訪評》,獲得批准,這是首次對前五位先驅性作家做的集結性訪談,整合性記錄了這些文壇宿將難以複製的聲音;也是提出「新加坡文學經典」這一概念,並正式開啟了「新加坡文學經典」這一研究領域。

筆者有幸,能夠立在經典的近旁,聆聽它們,就彷彿和新加坡文學的歷史站在一處,聽著經典作家本人詮釋經典的聲音。在觀照他們經典書寫的同時,也觀照著他們風骨同守的文學精神。我想,幸虧他們健在,和我們一起進入了新加坡的當代文學,把史前新加坡和年輕時期新加坡知識份子的靈魂給貫串連起來了,而我則幸運地走近了他們的靈魂,至少通過近身訪談掀動過他們靈魂的一角, 成為他們文學精神的重要證人。

2018年,這本名為《新加坡文學經典:最高榮譽之文化獎(華文文學)得主訪評》在新加坡出版。它以四十萬字記錄了這座城市文壇上的靈魂的悸動,心跳的聲音。這悸動,這聲音,震動著新加坡傳統精神的消與長,回蕩著新加坡這塊土地上的歌與哭,積澱著新加坡人靈魂成長的慾與望——讀讀多好!

2022年,在新加坡著名學者王潤華、潘國駒、蔡志禮策劃下,由王潤華、張森林、趙秀敏主編的《新加坡文化獎華文作家選集》即將付梓。這部選集收錄了八位獲獎作家的代表性作品,再一次對新加坡文學經典進行集結性編輯,標誌著在新加坡文學經典的梳理與推薦上又邁進了一步。

新加坡文壇真切地出現過經典,我們正在證實它。

註:引自《艾略特詩學文集》王恩衷編譯,國際文化出版公司,1989年出版。

(趙秀敏,參編《現代派文學詞典》《比較文學300篇》《外國愛情詩鑒賞詞典》;專著《人類童年的心谷迴音——古希臘神話探幽》《張愛玲電影劇作文本解讀:邊緣的現代性》《張愛玲電影劇本研究》《新加坡文學經典:最高榮譽之文化獎(華文文學)得主訪評》。)

上一則

村上隆太陽花密集轟炸洛杉磯 The Broad博物館展出作品

下一則

紐約公共圖書館書香飄百年 疫情加速數位轉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