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最新/台「超偶」40歲男星艾成 傳7樓墜樓身亡

申請論文苦下功夫 矽谷台灣移民二代錄取4名校

醫師辭職記

聽到朋友桑尼醫師要辭職的消息,我嚇了一跳。

這年頭,工作上不如意、偶爾抱怨的朋友不是沒有,但是真的狠下心遞上辭呈的,在醫界還真是不多。尤其這兩年,疫情肆虐,打斷許多人的生活,好不容易又回到稍微正常的軌道,卻在此時毅然決然辭職,讓人百思不解。

桑尼是精神科醫師(psychiatrist),在退伍軍人醫院任職,先生是神經內科醫師(neurologist)。夫婦是印度裔,育有兩個男孩,在這個白人為主的海邊社區裡,算是罕見的少數民族。夫妻倆平時和藹可親,學校的家長們都很喜歡他們一家人。

退伍軍人醫院待遇極好,退休金也很可觀。桑尼才四十多歲,此時辭職會喪失許多利益,想是遇見了困難的事情,才會做出如此斷然的決定。

我約了她,周末下午一同散步。

冬天的午後陽光溫暖,公園人潮洶湧,碧綠的樹林在微風裡擺動著,陶然舒心。談起工作的事,才明白每個行業都有不為人知的難事,不同的醫學專科,也有各自傷腦筋的地方。

桑尼娓娓道來,她大學時代就很嚮往心理學,原本打算念博士班,後來考進醫學院,便很自然選了精神科醫師的專科。她擅長心理諮詢,懂得傾聽每個病人的煩惱,再給予妥善的醫藥治療。有時指導住院醫師,和年輕人打交道,也學到一些新資訊,對這樣的工作內容原本很喜歡。

既然如此,為什麼會選擇辭職呢?我很好奇。

桑尼嘆了口氣,都是社會亂象啊。退伍軍人本來就屬於保守派,但以前在看診時會保留一些個人意見,和醫師的互動也是禮貌的。這幾年,美國政壇動盪、疫情擾亂民心,原本精神不穩定的病人症狀更嚴重了,現在他們看診時肆無忌憚地抱怨著各種陰謀論,宣示著那些扭曲事實的媒體內容,甚至說出種族歧視的言語。

身為醫療人員,桑尼只能耐心聆聽,把這些當作是病人的牢騷或病狀,但有時言論太狂妄,還是會影響她的心情。尤其當這些病人成了診間的多數,她的工作便被一群偏激分子占據,沒有鬆懈的空間,令她心疲力竭。

在一個煩躁的門診之後,桑尼突然覺得時機到了,不想再繼續這種沒有盡頭的惡性循環。她不是不關心這些病人,但當自己篤信的科學和醫學無法再給予妥善治療時,她感到心灰意冷。加上她的兩個孩子漸漸長大,先生收入也能負擔家庭經濟,工作不是必要的,辭職便成了自然的下一步。

精神科醫師的工作本來就辛苦,而且在退伍軍人醫院照顧一群身心受過創傷、對社會不信任的人,在這個混亂的時局裡,更是困難重重。

不會捨不得一輩子奮鬥努力的醫學工作嗎?我問桑尼。

「或許吧,但我有好多想做的事呢,譬如學做印度菜、和小孩一起打網球、學畫畫。想到這些,我就充滿渴望。」她的眼睛露出光芒。

渴望,這個妝點著糖霜的字語,在忙碌的日常生活裡多麼讓人心動神馳。一生也就那麼多的時間,若是能坦然卸下工作重擔、擁抱家庭、享受人生,也是一種斷捨離的哲學吧。

夕陽下,我們繼續走著,風輕輕地吹。一片葉子從樹上墜落,順著風在空中打轉著,像個螺旋,美妙滑落在地上……遠遠看去,宛如一個女人的剪影。(寄自加州)

醫學 疫情 印度

上一則

我的車馬炮

下一則

山裡的夏天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