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重複確診風險愈來愈高 紐約歌手打了補強針 仍3度染疫

把18個月大寶寶忘在車上熱死 維州父愧疚自殺

重婚的瑞卡(上)

黛安∕圖
黛安∕圖

2011年萬聖節那天,每個人都各自穿上奇形怪樣的萬聖節裝束來上班,因為在中午十二點大樓的東主會在一樓的廣場舉行一個萬聖節派對,現場備有免費的糕點、水果、飲品,好讓在本大樓上班的人在此互動社交。當然按照慣例,會有一場化妝舞會,到時年輕男女都會一起群魔亂舞。正當派對開始之前,律所進來了一個中等身材的白人男子,我見大夥都興致勃勃地在為即將到來的化妝舞會裝扮,我又從不喜歡那樣的熱鬧,於是自告奮勇接下了這個案子。

這名男子說他叫瑞卡,這次來是要同時處理他的三段婚姻。聽到這裡,我一頭霧水,不由自主地向椅背靠了靠,問道:「什麼?我沒有聽錯吧?同時的三樁婚姻?」瑞卡一副若無其事地說:「別那樣,你們到底有沒有能力接我的案子?」一向要強的我,強迫自己耐住性子:「嗯,你先把話說完。」於是,瑞卡就開始述說他是如何荒唐地同時維持了三段婚姻。

塔娜是瑞卡的元配,是他高中同班同學。瑞卡從小就是個聰明的孩子,在高中的班裡功課很好,是個學霸。塔娜則是班花,集美麗和溫柔於一身,她內向寡言,造就了她冷豔的氣質,被男同學們稱為月亮女神。如此的郎才女貌,彼此都互相深深吸引。高二那年,在瑞卡的主動下他們開始交往,在那青澀懞懂的年紀,他們無所不聊,那年暑假過後,就意外地聊出了孩子,塔娜發現她懷孕了。他們學習和生活兩不誤,在畢業的同時,他們就已經有了一個滿一周歲的女兒米娜,而且塔娜又懷上了一個。畢業後,他們在兩家父母的祝福聲中結了婚,過上了四口之家的生活。瑞卡申請去了當地的州立大學主修會計,打算畢業後考個執照,然後自己開個會計師事務所。塔娜不喜歡讀書,就一面在家帶孩子一面去一家速食店打工來養家糊口。他們的生活過得並不寬裕,一分錢還要掰成兩半來用,時常要接受雙方父母的接濟。的確,讓一個高中剛畢業沒有學經歷的塔娜來養一家四口,真的是不容易。這兩個年輕人當初為了愛情願意付出一切,但是他們似乎忘了,他們有的只是愛情,沒有一切。

四年後,眼看大女兒已經五歲,兒子也快四歲,瑞卡就要大學畢業,這家人就要苦盡甘來。一天,當瑞卡下課回到家時,他發現塔娜的衣櫃空了,只在桌上留下一張紙條,上面草草寫著:「我不甘心讓生活將我壓榨成渣,決定出去闖蕩屬於我的人生。不要等我,照顧好兩個孩子。」當然,塔娜並沒有提她去哪裡了。於是瑞卡又做爹又當媽,一等就三個月過去,仍沒有塔娜的消息,最後不得不報警,將塔娜列入警察局的失蹤人口名單。

瑞卡這時才感到悔意,以前一門心思只為了讀書,平時和塔娜除了孩子長孩子短之外,彼此間沒有太多其他的話題和交流,他對塔娜的關心太少。他本想等畢業後好好找一份工作來回報塔娜的付出,沒想到在即將要否極泰來的時候,塔娜走了。但他還是抱有一份期待,盼望塔娜回家。然而,一晃兩年過去了,這份期待還是落空。孩子們天天問瑞卡,媽媽去哪裡了?起初瑞卡還會編故事說媽媽上班去了,後來除了無言以對之外,塔娜的不告而別使他漸漸地從心懷盼望到失望,最後到絕望,他認為塔娜是個不負責任的妻子和不稱職的母親。

隨著歲月流逝,瑞卡的生活出現了第二個女人。她叫蔓莎,和塔娜完全不同,除了長得不如塔娜,她外向、上進又勤奮,在生活上精明能幹,在工作上表現出色,連薪水都比瑞卡要高出一籌,讓瑞卡對她敬佩有加。蔓莎喜歡瑞卡的陽光帥氣又穩重,瑞卡喜歡蔓莎這樣可以同時操持家務的職業女性。他們是在一個生日派對上相識,交往不久就進入熱戀。最關鍵的是瑞卡發現蔓莎對自己的兩個孩子視如己出,孩子們也喜歡親近她。於是,他們很快就談婚論嫁。

婚後,蔓莎生了個女兒莎莎。瑞卡接受第一個婚姻的教訓,常想著怎樣把日子過得豐富多采,讓度假旅遊和工作賺錢兩不誤。因為兩人都有不錯的工作,一家人的生活可說是處在金字塔的上半部。日子久了,穩定一成不變的生活應該就是一種幸福。後來,瑞卡自己的會計師事務所開張了,蔓莎也在工作中得到重用,兩人早出晚歸十分辛苦,各自在工作上的時間變多了,很多周末都不免要加班到三更半夜。

瑞卡知道他事務所的業務就快要上軌道,所以現在的忙碌也只是暫時的。他反而心疼蔓莎,因為她只會在平步青雲的同時變得越來越忙,所以他建議蔓莎辭去現在的全時工作,到他的事務所半工幫他做些管理,一方面一同創業,另一方面也不用那麼忙碌。於是,他決定在小女兒莎莎滿兩足歲的那天,邀請親朋好友在家裡開一個派對,一則慶祝莎莎的生日,二則宣布兩人的創業。那天早上,蔓莎答應瑞卡辭去她這份幹了八年的工作,瑞卡則提早下班去接孩子們回家,又順路去取訂好的佳餚和生日蛋糕。他告訴孩子們,以後爸爸媽媽會有更多的時間來陪伴他們,一路上他們互相感染著笑意,開心得合不攏嘴。

回到家,瑞卡把派對的餐點和氣球布置妥當後,親友們也陸續來到。他們盡興地聊著,就等著女主人下班回家。但是,一直等到九點也沒有見到她。在招呼眾人吃喝的同時,瑞卡的心沉了下來,難道三年前的一幕又要重演?

的確,蔓莎又給他來個不告而別,也是衣物一掃而空,不同的是,她連一張紙條都沒有留下。瑞卡每天面對著三個孩子,不知道怎樣向他們解釋,只得重新開始當爹做媽。他彷彿一連被雷劈了兩次,受到了極大的打擊,他想不通為什麼他所愛的這兩個女人都選擇不告而別。他心碎了,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只能以酒澆愁。

這樣過了大半年,還是沒有蔓莎的一丁點消息。瑞卡百思不解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其間,他事務所的秘書艾蕊不僅在工作上成為他的得力助手,她也幫忙他接送孩子、安排飲食、參加孩子的家長會等等,在生活上向他施予援手。艾蕊比瑞卡小十五歲,在面試時她只有高中文憑又沒有相關的經歷,個性內向長相普通,臉上除了年輕的稚氣外,唯一的亮點就是她那對甜甜的酒窩,若不是實在找不到也付不起適當的人選,瑞卡實在找不出原因錄用她。後來,瑞卡發現無論他如何無理,艾蕊總是輕言細語以對,任何工作上的要求她都會默默接受並認真完成,從來都不討價還價或有絲毫怠慢。對艾蕊而言,瑞卡是她的貴人,之前除了曾在麥當勞打工的經歷,她很一般的條件在許多的面試中都很失意,因此她很感恩瑞卡為她提供了這份工作,她用她的全心投入作為回報。

一天,艾蕊向瑞卡請一周假回紐約,說是去照顧正在住院的母親。瑞卡這時才感覺到艾蕊已經成為他工作上和孩子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人,他覺得他的一生中從來沒有像今天那樣渴望這麼一個人的出現,或許他早已不由自主地依賴甚至愛上了這個小女人。

他給艾蕊掛了個電話,問她什麼時候回來,他前所未有的膽戰心驚,生怕她說她不再回來了。在艾蕊回來那天,他帶著三個孩子到機場迎接她。當艾蕊遠遠地出現在他們的視野,她看起來還是那般樸素和那樣普通,可是此刻她在瑞卡心中的分量卻是不一般。當瑞卡還來不及揮手,三個孩子已然向她飛奔而去,把她團團抱住久久不放。他和孩子們把艾蕊簇擁而去了他們的家,艾蕊丟下行李,一如以往地為大家下廚,不一會兒就整了一桌子豐富的菜,五個人圍著吃著,像一家人一般笑著、說著、鬧著。

為了永遠留住艾蕊,在瑞卡的主動下,他和艾蕊去領了結婚證,這就是瑞卡的第三張結婚證。就這樣他們一起幸福地生活了三年,其間他想和艾蕊生個孩子,可是艾蕊總是說要先忙這三個孩子,對瑞卡說再等幾年。如果時間可以停格,瑞卡希望就停在當下。然而,一個人的出現打破了他們的平靜,這人就是蔓莎。(上)(寄自加州)

萬聖節 面試 警察

上一則

父母的苦心

下一則

唐璽濠為病父製作純黑巧克力 「尚唐坊」打出名號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