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嘿,停手」金山60歲男為阻偷竊 家門口遭槍殺

龐培歐公開中國施壓信 反嗆「不會停止講真相」

困在大雨中的鳥

雨說來就來了,沒有任何預兆,突然間傾盆而注。如此天氣在南加州是絕無僅有的,連我都措手不及,想來那隻鳥兒更是亦然。

那隻鳥兒不過想在樹枝上歇一下腳,我設想。春日最為適宜的溫度,溫吞得如同母親為孩子煮好放涼的白水,不緊不慢,不慌不忙,不必為生活奔忙,只須優雅地略帶不耐煩地啜飲。或者,這鳥兒更具備了非比同類的格調,想要欣賞一下芬芳的李子花,而耽擱了一些時間,正在自己被繽紛落英花濺淚而鳥驚心時,遭遇了突如其來的暴雨

瞬間而成為落湯鳥,真是始料未及。鳥兒其實並不太懼怕雨水,略帶油性的羽毛猶如毛氈,可以不沾染而讓水滴珠珠滾落。只是這一場雨太猛烈了,鳥兒不得不用腳爪抓緊樹枝,才讓自己不至於四腳朝天跌落在地。抬頭鳥望,頭頂只有輕薄的紅李花,一些早已不堪雨水摧殘而東倒西歪,根本沒有為之遮擋的空間;低首鳥瞰,只怪起初太好高騖遠了,棲身的枝頭比人類的房屋巢穴還高,縱身跳下只怕要落得個粉身碎骨。

對於鳥兒來說,兩難境地還在其次,危險正在一步步逼近。

危險來自於一隻貓。原本鳥兒對於貓來說,只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夢想,像是鏡中花水中月,或者是飛翔中看得見摸不著的肥皂泡。貓兒雖然一直把捕捉住鳥兒當作自己畢生的願望,但是夢想和現實看似一步之遙,實則天壤之別。貓兒,特別是這一隻,豢養在人類的鄰家家裡,終日飽食無憂,早已喪失了與生俱來的狩獵本能。

意外,來得太突然。對於貓,是驚喜;對於鳥,是驚嚇。鳥兒似乎已經察覺到所處的險惡境地,努力地撲閃著自己的翅膀,想要逃離這個暫時的落腳之處和是非之地,可是羽毛被打濕了,變得沉甸甸的,連搧動都變得十分勉強。徘徊在屋簷下的貓,看在眼中,喜在心頭。貓似乎在告誡自己:耐心,等待,一切盡在掌控中。所以,貓並不著急,甚至連起初叫囂的躍躍欲試也不再發生,貓看著鳥的眼神,漸漸有了一種得意洋洋。

雨還在下,粗牛筋繩一樣的大小和力度,鞭打在鳥兒身心。生存還是滅亡,很簡單,只是起飛或跌落。鳥兒拚盡全力,醞釀了許久,終於起飛成功,但是只滑翔兩步,就險些降落。貓已經嗅到了鳥的羽毛氣息,忍不住奔跑到雨中,等待從天而落的餡餅。只見,鳥兒掙扎了幾下,跌跌撞撞地降落在李樹一處更低的枝椏。

這處枝椏太低了,使得危險指數成倍上升,超出了原來的位置。貓只要攀登幾步就可以捉住鳥兒。貓兒不是不會爬樹的,只是用不著,那會磨礪了自己肥厚的腳掌,況且貓也不願意被雨水打濕了自己茂密的皮毛。對於生存目的為寵物的貓來說,付出這些代價並不值得。

所以,貓持著一種志在必得的心境,以守株待兔之姿,等待著鳥兒不堪負重落在地上。貓只須像一支離弦之箭衝過去,獵物便唾手而得。

自由就在眼前,不過夾雜著粗魯的大雨,鳥兒撲閃著翅膀,剪刀一般試圖把傾盆而至的帷幕截斷。一次,失敗;兩次,失敗;三次,失敗。有些時候,不是努力就能夠成功,還有天註定的命運。鳥兒是不是也有如此的想法?鳥兒幾乎聽到了貓的嘲笑聲,分明近在耳邊。恐懼有時候比死亡更能打擊當事者,害怕比困難本身更削弱僅存的勇氣。

我,不由自主以人類的思維去測度那隻被困在雨水中的鳥兒,坐在窗台邊旁觀者的我,都被滿滿的失望打濕,進而絕望地閉上眼。因為我分明看到,貓已經調整戰術,迫不及待奔上前,躍躍欲試。貓走得很沉穩,步步為營,一種天地之間唯我獨尊的狩獵者形態。

我睜開眼時,鳥兒卻已經一飛沖天,我只看到,密集的雨水的擊打中,生生扯出了一道閃電,黑白相間的鳥兒羽毛如同飛翔中銳利的刀劍,定格,劃破長空。

貓抖擻著淋濕的毛皮,也許正在不得其解:囊中之物為何不翼而飛?也許正在懊惱中安慰自己:不過是失去了一個意外的野味,而已。(寄自加州)

加州 暴雨 南加

上一則

米開朗基羅「裸體素描」拍賣2416萬美元 創紀錄

下一則

podcast讀書會+沉浸式書展 台灣老字號書店找新活路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