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講錯話隔1天 賀錦麗口誤美國跟「北韓共和國」結盟

「有大學學歷 財力反而強」 6州提告要推翻豁免學貸

滅蟻記

蘭陽平原地形像畚箕,一到秋冬,彷彿接收了全台雨水,日連夜,夜連日,日日夜夜雨個不停。連著幾天,廚房地面出現長長的幼蟻隊伍,間夾著幾隻黑黑粗壯的大蟻,像是分組帶隊般,浩浩蕩蕩大遷徙。

原本以為屋外蟻穴犯潮,螞蟻傾巢而出,後來才發現是從門旁一塊瓷磚隙縫出現,像湧出地下水般,在抵達流理台牆角時,又突然隱沒,料是出沒處暗藏蟻穴。過往,遇上一兩隻以手指揉捏。多些,抹布擦裹沖洗。如此龐大軍團,只好以酒精噴灑,醉死再收屍。

我朝出入兩端加倍噴灑,企圖水淹蟻穴,但蟻性頑強,不到半天,照樣出沒。連著幾日,一天至少噴灑酒精四五次,擦拭後,清洗抹布,蟻屍多得卡在抹布纖維裡,有種除之而快的勝利感。有時,螞蟻隊伍散亂,我得踮起腳尖跳著走,只好搬出吸塵器,集塵袋裡自生自滅吧。

酒精終究只能醉死眼前雄兵,而孔縫裡還有迷宮般的巢穴。擔憂環境汙染,加上家裡有幼兒,有貓咪,早就棄用殺蟲劑及蟻膏。尋了兩家超市,決定改用號稱天然無毒的樟腦油。

家人都上樓睡覺了,蟻群再度現身,樟腦才幾個嚏噴,效果奇佳,但味道嗆鼻也油膩,擦拭費工。翌日清晨,地面乾淨,但,不到一天的光景,又是一批敢死隊,沿著原來路線行進。我雖看不到其面目,卻深感其好戰,鬥性之猙獰,恨不得燒一壺熱水澆灌。

看來樟腦油只治標不治本,我又到超市找到一款「速必效」,號稱專業滅蟻,兩種凝膠食餌和天然菊精,套裝三合一。

一個人在樓下,難得清靜閒適,本可以看幾頁書或寫寫字,但連日來,無法定心,時不時檢查廚房,睡前再檢查一次,彷彿不先除掉這些惱人的小混混,他們就會爬進我被窩,教我無法安心入睡。

我又起身,離開書房,伸伸懶腰,往廚房行去。

什麼?螞蟻從原來行進路線又放射出兩列兵團,四丸黑壓壓的什麼鬼東西,緩緩移動中,抬轎般。我拆開「速必效」,打算先用菊精全軍噴滅再說。

仔細一看,那四座「大轎」是貓咪的飼料,飼料前前後後都連著隊伍,像是護航。顯然兩列兵團負責搬運對面貓飼料盆裡的剩餐,而牆角那列蟻軍,來來往往交頭接耳,猜是釋出費洛蒙,傳遞已找到食物了,大家警戒,小心防禦,敵人就在眼前。

這些螞蟻怎麼看待眼前這敵人?費洛蒙是否可以傳遞思想的波紋,我是他們的五指山?還是妖怪巨人?平常見他們搬運餅乾碎屑,隨即攔截抄殺,此刻卻憐憫起那麼腥的貓飼料都要搬,是否斷糧,飢不擇食?

我放下手中的菊精,仔細觀看一場逃難潮,想像自己也是其中一員。

客廳咕咕鐘整點音樂傳來廚房,我身心俱疲,早該上床了。想起一朋友說,有長年薰習佛法者,對著飛進屋內的大蚊子說「阿彌陀佛」,蚊子竟乖乖地飛到指尖上,讓他請出門。我相信。世間眾生皆有情,不然,螞蟻怎會在我撲殺他們時驚慌逃竄,怎會在我用抹布擦拭蟻屍時,遭殘存者啃咬,想必是傾畢生力氣報復洩恨。我在螞蟻身上看到人類意識。

我於是蹲下來,低頭對蟻群說:很抱歉,你們造成我很大的困擾,請不要來我家,天地何其大,快快離開,另尋其他巢穴吧。我等著奇蹟發生,然而,不知是否不同信仰,沒有加上佛號,難以引起共鳴,或者我沒有慧根,小生靈難以意會,接收不到訊息。

屋外扶桑、野牽牛、木芙蓉常見一群黑蟻花蕊間竄動,像蜜蜂般採蜜,蟻巢就藏在濃密的樹葉裡,碗公那麼大,我不靠近也不剪除,只要不闖進屋裡,彼此和平共處。但,我真的真的無法忍受屋子裡有蚊蟲螞蟻。

隊伍愈來愈壯大,漸漸地,發散成開轟趴的大陣仗,準備把我抬走似的。

終究顧不得什麼人類自大,什麼動物的情感與意識 ,大拇指壓下菊精噴頭,一層水霧瞬間讓這場轟趴安靜下來。我起身拿抹布擦拭揉洗,蟻屍密匝匝浮在臉盆上,有的還在掙扎,漸漸地就不動了。

躺在床上,已無睡意,風雨聲中想起電影鐵達尼號撞上冰山,船沉,海上大片浮屍飄移……

電影

上一則

人物/Yu and Me書店 27歲余夢勇敢追夢

下一則

米開朗基羅「裸體素描」拍賣2416萬美元 創紀錄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