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22歲華裔投行實習生 墜曼哈頓鐵軌 遭列車撞擊身亡

他才13歲被迫抬屍助焚 因老媽在德州家中槍殺親姨

另一半是醫生

新冠肺炎期間,守護前線的醫護,身穿白衣的戰士,都是救死扶傷的英雄,他們冒著感染病毒的危險,成為這場疫情中最美麗的身影,閃耀著人性的光芒,令人感動。我想起幾年前常常參加醫生太太的閒聊聚會。

我台灣娘家巷口有一家陳小兒科,帶孩子回去時有點小病痛,最方便的就是找這位醫生,他太太負責掛號,常有機會和她聊天。醫師娘談及她爸爸是南部鄉下小鎮醫生,哥哥是醫生,弟弟是醫生,一心要她嫁給收入穩定又能懸壺濟世的醫生,他們會掙錢沒時間花,上班穿白大褂,手術穿手術衣,連治裝費都省下不少,加班是常態,不會去逛街購物。智商高確保下一代優生學,又能讓太太過上好日子。後來她真的嫁了醫生,同樣是醫師娘的朋友常聚會,聽說我寫幽默文章,邀我出席聽聽這群最瞭解醫生的人,是從此過著快樂的生活,還是和婚前想像的不一樣?

一位太太說,談戀愛甜蜜約會的時候,常因醫生男友中途被叫走而生氣,很久後她才能諒解,作為外科醫生,救死扶傷是他的天職,在那一刻,有人比她更需要他。「逢年過節值班應對,一時一刻不敢離位」,嫁醫生要做好面對孤獨的準備。任何急診先生都必須到場,陪家人的時間相對較少,太太得承擔起家裡的一切,為丈夫分憂。另一位太太覺得不公平的是,醫生都很聰明,吵架永遠都是他占上風。

俗話說得好,選擇了一種職業,就選擇了一種職業病。醫師太太最知道先生「病入膏肓」的狀況。比如有事沒事就洗手,看到水龍頭,就下意識伸出手來。醫生對個人衛生要求高,各有不同的特殊潔癖,比如洗完手卻順手抹在屁股位置的白大褂上,習慣用屁股或手肘開門,指甲永遠是最短的,不能忍受長指甲和甲縫有污垢,上衣口袋有黑筆紅筆記號筆、叩診錘、小手電等。

好像每個醫生寫字都特別潦草,有位太太說,她先生看完病,病人拿著藥單看了看,問著:「您是大夫嗎?」醫生說:「有什麼疑問嗎?」病人回答:「您寫的字我怎麼都看得懂?」這笑話因此流傳在醫師之間。

各種病人都有,遇到愛嘮叨的女病人,醫生們有其應對的方法。「請把舌頭伸出來。」囉嗦的女士又抱怨:「我伸半天舌頭,你怎麼還不檢查?」醫生說:「你伸著舌頭,才不會打擾我開處方。」

另一位太太說,她先生是整容醫生,看人從頭到腳掃一遍,不是想看漂亮女人,而是想找手術的破綻。所以整過容的女士最好離他遠點,別讓他有機會盯著看。

其實醫生的職業病也說明其對工作的專注。一位太太提及,她先生同學從中醫學院畢業後,去北京出差學習一年,回來時女友到機場接他,挽著他的手。因為醫生的習慣,他按了一下她的脈搏,竟然是喜脈,那段姻緣也就因此吹了。(寄自加州

手術 加州 北京

上一則

淺談罷工

下一則

母親的最後一封信(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