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長亞當斯擬推市警培訓 增強地鐵治安

紐約市海灘開放 長島2處染菌暫關

曾經,愛是唯一

電影《曾經,愛是唯一》中文海報。(本報系資料照片)
電影《曾經,愛是唯一》中文海報。(本報系資料照片)

2008年星光燦爛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出現兩位打扮素樸的歌手,聯袂演唱同年獲「最佳電影原創歌曲獎」的〈慢慢沉寂〉(Falling slowly),其中一段歌詞好似帶著希望,將人從谷底拉出,迎向未來:

「把這正在下沉的船,轉向回家的路∕我們還有時間(Take this sinking boat and point it to home∕We have still got time)……你那雙理解我的眼睛,慢慢消逝∕我不能再回頭(Falling slowly, eyes that know me∕And I can’t go back)」。

輕柔的嗓音,配以吉他伴奏,猶如清泉之聲,扣人心弦,使我對這部音樂劇電影《曾經,愛是唯一》(Once)好奇起來。

兩位歌手:愛爾蘭籍的格倫.漢塞德(Glen Hansard, 1970-)與捷克籍的瑪可塔.伊爾格洛娃(Marketa Irglova, 1988-)正是本片男、女主角。影片描述街頭男歌手和捷克新移民在都柏林相遇的故事。男主角除了在街頭賣藝外,平日修理家用電器;女主角則是靠著賣花,換取微薄收入。看似平凡無奇的女主角在移民前也是音樂家,如今經常利用午休時間,到附近的鋼琴店彈琴。她在喧囂的廣場上聽過男歌手的創作,甚為欣賞。偶然機緣下,為了鼓舞他,兩人共同譜寫新曲。

在鋼琴店中,女主角向男主角展示她的琴藝,男主角則向女主角講解自創曲,舒緩的孟德爾頌與滄桑的吉他,兩者剛柔並濟,令人驚豔。這一幕音樂饗宴,從街頭搖滾樂過渡到古典樂,加之浪漫的歌詞,恍若柳煙杏雨,春光蕩漾,觀眾在聆聽他們的歌曲時,愛上他們,而他們自己也愛上了對方。

本片的對話極少,主要靠歌曲反映人物的心境,為故事的進展帶來新的訊息,從演到唱,敘事節奏自然真切,完全沒有遵循經典歌舞片如《西城故事》(West Side Story, 1961)、《芝加哥》(Chicago, 2002)裡突兀誇張的轉換,或是沿用華麗的服飾與龐大的演員陣容吸引觀眾。其間一幕,女主角在家為男主角的另一首歌填詞,突然發現隨身聽沒了電池,急忙出門購買。黑夜中,她穿著白色睡袍,居家拖鞋,一路沿著靜謐的街道徒步哼唱,孤獨的身影,楚楚動人,吐露愛情滋味的女聲,餘音嫋嫋。電影不落俗套,以獨特視角勾勒人物情思,輕巧地重塑當代歌舞片的模式。

影片中,男女主角經過反覆演練,成功錄製了令人滿意的試聽帶,感情也凝聚至高潮。然而,雙方各有牽絆,女子已婚,育有一兒,與母親同住。男子前不久才與情人分手。最終,女方因責任感驅使,選擇不拋棄丈夫及幼兒;男方則在她的激勵下,從失戀的漩渦中掙脫出來,準備拿著新作品,前往倫敦挽回舊愛。臨走前,他託人贈琴給女主角,算是回應這一段相知、相惜的音樂緣。導演用靜默畫面處理這離合悲歡的複雜情緒,只見,窗戶內女主角的先生自捷克來團聚,孩子啼鬧。女主角接收到這架鋼琴時,掩面驚呼。此時,鏡頭拉遠,觀眾只看到她的臉朝向窗外,深情地彈奏,宛如傳送一首動人溫馨的插曲。

這部花費十五萬美元左右的小成本藝術電影,沒有想到會創下三千萬美金票房,也未曾預料歌曲能受到觀眾如此喜愛,連巨星巴布.狄倫(Bob Dylan)都為之傾倒,力邀漢塞德和伊爾格洛娃同台演出。漢塞德似乎一夜間在國際上爆紅,但其實他早就是著名的「框架樂隊」(Frame)主唱,本片的導演約翰.卡尼(John Carney)便是同一樂隊出色的貝斯手。他們與「U2」,「西城男孩」樂團,同為愛爾蘭家喻戶曉人物。

值得一提的是,漢塞德在追求音樂藝術的生涯中,特別受益於他的師長與家人。年少時,他的學習成績並不理想,唯獨鍾情音樂。校長建議他輟學,鼓勵他:「先到街上唱唱歌,開始音樂生涯,一年後,倘若覺得不好,就回來,我們再想其他辦法。」漢塞德回家後跟父母親提及此事,母親只問,這是否是他自己的意願,「如果是,那就祝你好運!兒子!」從此,漢塞德便背著吉他在繁華的街巷試唱,潛心於創作與磨練,結識志同道合的音樂人,直到走進表演家行列。

難得漢塞德母親也是位歌唱好手,只不過,年輕時為了養家餬口,曾在街上賣水果,所以特別理解兒子,積極鼓勵他追求夢想。電影中有一幕男女主角參加派對的場景,那位引吭高歌的優雅中年女性,正是他的母親。漢塞德笑稱,自己的血液裡承傳家族的歌唱基因。他的祖輩還曾經與名作家詹姆斯.喬伊斯(James Joyce, 1882-1941)一同參加歌曲競賽。

喬伊斯的父母親的音樂造詣頗高,受家風影響所致,喬伊斯除了擅寫小說外,彈唱俱佳,1920年前後曾參加歌唱比賽,差點成了愛爾蘭首席歌手。作為現代小說先驅者,喬伊斯文體奇異,代表作《尤利西斯》(Ulysses)於1922年出版,迄今已一百年,仍為人津津樂道,其眾多著作也成為當代愛爾蘭音樂人的靈感來源。電影《曾經,愛是唯一》捕捉音樂人之間細微的情感,呼應了《尤利西斯》極力呈現都柏林人內心對愛情與藝術的渴望,堪稱繼承了喬伊斯的創作精神。

女主角伊爾格洛娃,亦是來自愛好音樂的世家,父親曾擔任過家鄉的副市長,數度接待到捷克表演的外國團體,漢塞德因而認識他們一家。兩人合作演出此片之後,在眾人的祝福下結婚了。遺憾的是,漢塞德經常至外地演唱,夫妻聚少離多,這段婚姻很快走到盡頭。離婚後,伊爾格洛娃再度尋得歸宿,結婚,生子,定居冰島。而漢塞德則義無反顧地繼續他的音樂使命。

改編自《曾經,愛是唯一》的音樂舞台劇,由傑出的年輕表演者接手,在百老匯劇場,演出上千場,2012年勇奪東尼最佳音樂獎。這群專業素養極佳、面貌姣好的舞台劇演員,個個才華橫溢。但是,歌迷們似乎覺得原唱者那股未經修飾的韻味,無人能取代,影迷們更將這部歌舞片與膾炙人口的浪漫喜劇《日落之前》(Before Sunset, 2004)相提並論,讚美那流暢的即席對話和毫不造作的演技。

漢塞德和伊爾格洛娃原定2022年重啟巡迴演出計畫,無奈,新冠肺炎持續肆虐,只能作罷。想要聆聽創作歌手詮釋愛情的美妙歌聲,只能翹首以待。正如〈慢慢沉寂〉裡唱的「我們還有時間」,一切都將柳暗花明,漸入佳境。

(寄自加州)

電影 舞台劇 導演

上一則

我喜歡畫畫

下一則

媽媽的內疚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