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澳洲變天 工黨黨魁艾班尼斯將任總理 莫里森致電認輸

日增1.1萬例染疫 紐約州87%郡縣淪高風險

春江水暖鴨先知

一陣料峭的海風吹過臉龐,坐在觀景臺長條凳上的趙望春不禁寒顫了幾下。

天瓦藍瓦藍,匯入大海的河水歡快地湧動著,皺起一道道橫波,幾絲絮狀白雲在清冽的河面上徐徐飄移。一隻汽艇駛過,漣漪蕩漾,將水面衝出一層層瓦狀波紋,在夕陽下熠熠閃光,宛如一條條巨大的錦鱗在游弋。他不禁想起家鄉花港觀魚的勝景,心情松快了許多。北面松雞雪山已顯出黛青色。融冰山之水而成的菲沙河淌過蜿蜒曲折的山谷,衝險灘,穿叢林,終於流到了入海口。往西,河水與太平洋交匯成一體,水天一色。近處沙洲上,熬過冬天、依然乾枯的蒲葦枯枝支楞著,在晚風中搖曳,像極了趙望春低沉卻又盼望的心情。

昨天,他又被護理院一起當班來自南太島國的護工「羞辱」了一番。可能知道趙望春的經歷,那位同事一直有些看不起他,一會兒嫌他笨,一會兒又說他太慢。昨天給一位臥病老人翻身,趙望春手忙腳亂,同事對他說,你手太重了,會弄疼病人。說著像教師爺一樣向他示範:她兩手牢牢抓住隔離墊的兩角往側一提,老人順勢側臥。臨走,飄過來一句:「還是醫生呢,連這活兒都不會!」趙望春臉紅一陣白一陣,心中忿然。

移民前,趙望春曾是江南省會一所三甲醫院外科副主任醫師。大學的學霸,入職醫院後兢兢業業,憑著心靈手巧,他很快就獲得同事和病患的美稱,「趙一刀」。無論是切闌尾、肌瘤或腫瘤,他那雙靈巧的手都是一刀准,絕不拖泥帶水留下後患。在論資排輩的醫院,十幾年從住院醫升到副主任醫師,趙望春可謂業中龍鳳了。

也許是總不適應醫院裡開單提成的潛規則,他不忍心讓普通人去當冤大頭,決定嘗試一種新生活,去當真正的自然人。於是,趙望春帶著重點中學畢業班班主任的妻子和九歲的女兒移民到了溫哥華。

9月登陸後,幾經周折、三次面試後他才被一家護理院錄用,做護工。妻子一直找不到工作,整天在家發脾氣。也就半年多,女兒竟然開始了反叛期。好在他明白,不經歷煉獄的甄別,是走不到遠方的。刷碗清潔的累可以承受,精神上的磨礪卻是對意志的考驗。他常常看著那雙原本白皙柔軟、現在卻布滿細細皸裂的手,心中升起一份盼念:總有一天還會再亮一手!

沙洲不時傳來早歸候雁的嘎嘎聲,一隻野鴨漂浮在落日余暉的水面,六七隻雛仔緊隨其後,怡然划著那看似冰冽的水。此時,他的心充滿了溫暖與希望,起身沿著兩旁綴滿紫色二月蘭的小徑往家走去。

(王志光,大學教師,加華筆會理事,《加華文苑》編委。其散文、遊記、文學評論作品散見於當地華文報刊。)

上一則

看報紙

下一則

批普亭是侵烏凶手 莫斯科國家劇院總監辭職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