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肺腺癌後再傳免疫疾病 陳文茜尖叫:不想活了

上海人事暗鬥?網傳上海副書記妻弟包攬供應物資

三千煩惱絲

開全體教師會議時,我驚訝地發現坐在旁邊的大衛的三千煩惱絲全不見了。見到我錯愕的表情,他聳聳肩乾笑地自我揶揄:「反正我的頭都快要變成地中海,與其要地方支援中央這不毛之地,不如乾脆來個痛快,聰明絕頂也挺好。」他頂上雖牛山濯濯,卻依然神采奕奕。誰說男士一定要有頭髮才帥?

大衛話題一轉,低聲問我:「你知道麗娜回來了嗎?」他朝我背後的方向呶呶嘴。我轉身一看,麗娜戴著一頂貝雷帽。我問大衛:「她不是請長假嗎?」還來不及問底細,校長已大聲宣布:「歡迎麗娜歸隊。」只見麗娜站起來脫下帽子,蒼白憔悴的臉的上面竟是光禿禿的頭顱。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站在那裡的人就是麗娜嗎?麗娜微微欠身說:「謝謝你們,我終於戰勝癌症。我回來了。」頓時掌聲四起,教師們紛紛站起來歡迎她。原來她一頭烏亮的秀髮因化療而掉光了。

說起頭髮,我記起幾年前的一天,校長突然要我到校長室。她開門見山地說:「我想和你談談我們學校的AP微積分課。你教AP微積分都二十多年了吧?」我一眼瞥見她的桌上擺著我的履歷檔案。「是的。」「我在想,我們是否應該在你退休前培養一個接班人?」她不待我回答便說:「我想S先生應該是最佳人選。」S先生原本是校長室秘書,半工半讀,去年畢業後轉做教師,擔任「代數一」的教師。校長這提議太出我意料之外,從代數一到AP微積分可是連跳五級啊!我還以為她會選擇一位有經驗、正在教「預備微積分」的同事。我望著校長,她的座椅後牆上鏡子裡剛好映出我的一頭白髮,我頓時明白了她的用意。我一怔後說:「沒問題,那就麻煩S先生有空的時候來我教室觀摩,我們也好彼此交流。系裡S先生最年輕,年輕就是本錢,有的是時間。」

我們年紀大,為頭髮煩惱也就罷了,但年紀輕輕的學生們也是為髮型而費盡心思,爭妍鬥麗。男女學生有的染成紅、藍、紫、綠等色、有的梳成豎起的雞冠、有的蓬蓬鬆鬆如戴著一團大絨球、有的把在腦勺後的頭髮鏤空出幾個字母、有的把頭髮和鬍子粘成像豪豬的刺一樣。我對「身體膚髮受之父母」的想法根深柢固,對頭髮絕不敢像他們一樣地隨心所欲。

盤點古人對頭髮的情懷,也是目不暇給。岳飛為伐金雪恥而「怒髮衝冠」,並鞭策自己「莫等白了少年頭」。杜甫心繫家國安危而「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李白的「朝如青絲暮成雪」和蘇東坡的「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將韶光易逝躍然紙上。我如今已臨花甲之年,身在異邦,想起賀知章的「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不禁惻然感嘆:「無端墜入紅塵夢,惹卻三千煩惱絲」,多少人能有楊慎的「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的豁達瀟灑?(寄自加州

加州 癌症 退休

上一則

珊妮抗疫

下一則

華裔移民之子 任布碌崙檢察官辦公室要職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