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西維州男持步槍闖派對開火 她秒拔槍將其擊斃

德州槍案致命錯誤 19警早已待命「怕挨槍」未即刻攻堅

風水輪轉

黛安∕圖
黛安∕圖

「一、二、三、四……」蕭雯用指尖再次摩挲著手掌心中的藥片,又確認了一回數目。

那幾粒白色的小藥片已經在她的手中攢得溫熱,手心裡出的汗似乎也滲進了藥片中,捏起來有些綿軟。

她坐在餐桌旁,頭頂的燈雖然亮著,但她的眼前卻是昏暗一片。她的左膝蓋隱隱作痛,剛才她摸索著在家中走動時,不小心磕在了椅子角上。

她是看不清藥片的,所以只能一遍遍地用手指來回地數著,生怕弄錯了劑量。

近來,她的手幾乎代替了眼睛。做飯時,她靠著指尖拿捏估摸著鹽的多少;在家裡伸出手掌沿著櫃邊一路走過去,就可以幫助她安全地來到客廳;她的手也對樓梯的扶手有著說不出的親近,有了它,上下樓再也不會一腳踏空。

此時家中空無一人,除了風水輪轉動的流水聲,此外便是一片寂靜。那是一種彷彿一個人在幽深的山谷中、周遭空無一人的寂靜。若真的喊出來,恐怕也只能聽到自己的回聲。

人和命運對峙時,多半是這樣的,都需要獨自面對。

「你知道服用這種藥的副作用嗎?」大夫的問話、和他口罩上方那雙寫滿小心謹慎的眼睛又一次浮現在她的面前。

兩天前,雖然蕭雯手裡拿著已經簽過字的「知情同意書」,大夫還是不放心地又問了她一遍。

這種有效率只有百分之五十,卻有一大堆副作用的激素衝擊療法,專科醫生已經向她詳細說明過了。蕭雯心想,那又能怎麼辦呢?這是目前唯一可能防止她失明的選擇。

「那你就在每一個副作用旁邊都再簽上字吧。」大夫指了指蕭雯手上的「知情同意書」,又強調道:「沒有人可以保證,使用這種高於常規用量幾十倍的激素,就能讓你的視力好轉,也沒有人保證你可以從這些副作用中恢復正常。」

在北美,醫生讓患者簽「知情同意書」頗為常見,但如此慎重地一而再地解釋,蕭雯還是頭一次碰到。

蕭雯飛快地簽著字,「股骨頭缺血性壞死、糖尿病、高血壓、胃潰瘍、骨質疏鬆、青光眼……」這些副作用她是早已經知道的,她也諮詢過了幾位專家,知道自己腫脹的眼肌正在壓迫著視神經;她還知道如果再不治療,她眼前的一切都會變得越來越模糊,直至失明。她別無選擇。

此時,蕭雯手中的藥片,雖然輕得感覺不到絲毫的重量,卻沉沉地壓在她的胸口,甚至讓她感覺到有些窒息,需要深吸幾口氣才能獲得足夠的氧氣。沒有人知道,這些藥片進入她瘦小的身體後,會有怎樣的反應;也沒有人可以告訴她,吃完了藥後是否可以遏止住自己不斷惡化的視力。

風水輪還在轉動著,潺潺流水的聲音聽起來既舒緩又悅耳。自從蕭雯患眼疾以後,家人就去商場請來了風水輪。「流年不利!」中國人在無法解釋生活變故的時候,就會數落起了風水。

聽著那輕柔的流水聲,蕭雯覺得這藥片似乎成為了她人生過去和未來的分水嶺。吃了藥之後,風水真的會扭轉嗎?

「不,應該說那支新冠疫苗才是她人生過去和未來的分水嶺。」蕭雯在心裡苦笑道。

注射新冠疫苗後的第二天,蕭雯就感覺到眼睛癢,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會發展成現在這樣:複視、視力下降、視野缺損、色盲…… 一步一步地接近失明。

「自身免疫性眼病,你不適合再繼續打疫苗了。」這是大夫給她的結論。

新冠疫情已經兩年了,周圍的一切都改變了。街拐角的餐館關了門;兒子的高中畢業典禮也取消了;家對面的鄰居,因為疫情沒法做膝關節置換手術,不得不用上了輪椅;她的一個朋友去年也因染新冠病毒而去世了,連追悼會都沒辦法舉行。「她是一位多麼有才華的藝術家啊!」人們至今還在惋惜地感嘆。

戴口罩、還是不戴口罩;打疫苗、還是不打疫苗;封城、還是不封城;禁航、還是不禁航……太多的爭執、太多的矛盾,現在都遮罩在了窗外,此時的蕭雯,對於這些爭議都已經不再介意了。管它是Delta還是Omicron,管它是不是又要關閉學校或是餐廳,管它什麼新變種的傳播率和死亡率……她現在所關注的,只剩下她手中那決定自己命運的小小藥片。

客廳的風水輪還在轉著。蕭雯一粒一粒地吞下了手中的藥片。

在無法控制的世紀大災難面前,每個人都像滾滾紅塵中的滄海一粟,無人得以倖免,也無處可以逃避。

「風水什麼時候才會轉運?」蕭雯聽著風水輪的聲音,默默地問自己,卻不知道該去哪裡尋找答案。

(寄自加拿大)

疫苗 口罩 疫情

上一則

批普亭是侵烏凶手 莫斯科國家劇院總監辭職

下一則

「教父」上映50年 新書曝秘辛曾定位低成本黑幫電影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